王维洛:一带一路、坝占世界中的一次借东风和走麦城

——厄瓜多尔的科卡科多辛克雷大坝工程

 

厄瓜多尔科卡科多辛克雷大坝工程是“一带一路”中的十大水库大坝工程之一,是央企获得的第一个EPC总承包项目。2016年11月18日习近平与厄瓜多尔总统科雷亚共同按下键钮,宣告辛克雷水电站正式竣工发电。两年之后,美国《纽约时报》发表文章指出该工程选址、设计、施工等诸多问题。本来,这个工程的选址和设计都不是中国人做的,和中国央企没有直接关系。但是央企签下的是EPC总承包合同,就要承担选址、设计等全部的责任。宴席上的菜肴很美,吃相很难看,忘记了吃完后的责任。

本文通过科卡科多辛克雷大坝工程与黄河小浪底大坝工程的简单比较,揭露了一个令人费解的问题:为什么中国央企在一带一路工程中,在海外投资水库大坝工程时,单位投资比国内的水库大坝工程要低,工程投资效益比国内的水库大坝工程要好?厄瓜多尔的科卡科多辛克雷大坝工程与黄河小浪底大坝工程相比是这样,缅甸的密松大坝工程与长江三峡大坝工程相比也是这样,尼泊尔的西塞提大坝工程与西藏雅鲁藏布江上的藏木大坝工程相比还是这样。

 

 

2018年12月26日美国《纽约时报》发表了《中国在厄瓜多尔建了一座大坝,它带来了什么?》的文章,引起人们对厄瓜多尔的科卡科多辛克雷水电站的关注。

一、一带一路和坝占世界

习近平于2013年提出“一带一路”的概念。但是搞“一带一路”的真正目的是什么?是在全世界推广中国模式?是消化中国的剩余产能?是构筑人类命运共同体?是悄然地掌握别人的国家重器?是帮助别国走上富强的道路?是用债务增强朋友间的友谊?习近平自己并没有讲清楚。如果用习近平“既要——又要——”的模式理解,大概可以略知一二。对“一带一路”褒贬不一,随着时间的推移,认为“一带一路”是一项好大喜功的工程,终会落得费力不讨好的结果,持这类看法的人越来越多。可以说,厄瓜多尔的科卡科多辛克雷大坝工程曾经是“一带一路”、坝占世界中一个十分成功的工程,瞬间又变成了一个失败的案例。

在“一带一路”工程中,中国媒体宣传比较多的是铁路或者高铁的建设,高速公路的建设,港口码头的建设,发电厂等的建设这些项目,比较少提的是中国央企在海外建设的水库大坝的项目,可能是因为水库大坝工程的政治敏感度很高,在受援国往往遭到一部分民众的激烈反对,也遭到国际上组多非政府组织的激烈反对。比如在苏丹、缅甸、巴基斯坦、尼泊尔的一些水库大坝建设项目,中国往往是费力不讨好,结果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但是屡败屡战是中国央企的一贯作风,因为有中国政府政策的保护。如果一个水库大坝的项目挣钱了,其中的一大部分就进入央企高管的口袋里,人民币变成美元留在外国;如果一个水库大坝的项目赔钱了,央企高管个人不会有任何损失,赔钱部分转回国内由中国纳税人承担,债留中国。

其实,央企在海外的修建水库大坝工程,规模做得很大,投资占的份额也很大,外国媒体称中国是“坝占世界”。在厄瓜多尔由中国水电集团建造的科卡科多辛克雷大坝工程就是所谓“一带一路”中的十大水库大坝工程之一。对于中国的“一带一路”工程来说,厄瓜多尔的科卡科多辛克雷大坝工程的政治、经济意义十分重大。

首先,科卡科多辛克雷大坝工程是中国央企第一次在拉丁美洲市场获得的水库大坝项目。拿下这个工程,就是在拉美市场占领了一个桥头堡,之后就是依靠桥头堡去扩大阵地了。

其次,科卡科多辛克雷大坝工程是当时2010年中国水电行业在国外承建的最大的水库大坝项目,鼓舞中国的士气;

第三,科卡科多辛克雷大坝工程是厄瓜多尔历史上第一个使用中国资金的项目。项目的实施,打开了中国向厄瓜多尔输出资本的大门。根据《纽约时报》文章的介绍,中国给予厄瓜多尔约190亿美元的贷款,这笔钱不光是用于这座名为“科卡科多辛克雷水电站”的大坝工程,还用于大桥、高速公路、灌溉、学校、卫生诊所及其他六座大坝的建设。

最后,这是中国央企获得的第一个EPC总承包项目(Engineering Procurement Construction的缩写)。EPC总承包项目是指公司受业主委托,按照合同约定对工程建设项目的设计、采购、施工、试运行等实行全过程的承包。科卡科多辛克雷大坝工程的造价为23亿美元,几乎全部由中国水电集团支配使用。

二、科卡科多辛克雷大坝工程

科卡科多辛克雷大坝工程位于厄瓜多尔的东北部,距离首都基多135公里,距离雷文塔多火山很近,而雷文塔多火山是一座活动的火山,不断地喷发火山灰。

据说建设科卡科多辛克雷大坝工程的主要目的是满足厄瓜多尔70%的电力需求。后来又改为40%的电力需求,并可大量出口哥伦比亚。最后改为满足三分之一的电力需求。

科卡科多辛克雷大坝工程为EPC总承包工程,根据总承包合同,工程包括下列内容:

——首部枢纽工程

首部枢纽工程又包括两座大坝和沉砂池组成。一座大坝是混凝土溢流坝,坝高39米,大坝长267.2米;一座大坝是混凝土面板堆石坝,坝高31.8米,大坝长143.0米,总填筑方量24万立方米;沉砂池宽119.0米,长150.0米。

——输水隧洞

输水隧洞长24.85公里,开挖直径9.15米,衬砌后直径8.2米,输水隧洞的引用流量为每秒222.0米。

——调节水库

由进场道路、混凝土面板堆石坝、溢洪道、导流洞(兼放空洞)、两条压力管道的取水结构等组成。其中,面板堆石坝坝高58.5米,大坝长141.0米,总填筑方量38万立方米。调蓄水库库容有效库容为80万立方米。

——两条引水隧洞

两条引水隧洞将水库的水引到地下厂房的发电机组,引水隧洞是混凝土压力管,各长1400米,内径5.8米,在末端400米用钢管衬砌,内径5.2米。

——地下厂房和发电机组

地下厂房长192米,宽26.0米,高50米。安装8台冲击式水轮发电机组,总装机容量150万千瓦,年发电量88亿千瓦时。水轮发电机组为中国哈电集团所生产。

——其他工程

其他工程包括永久运行村、输电线路和架空索道等,其中永久运行村总建筑面积1.5万平方米,包括办公室、公寓、集体宿舍、餐厅、超市、诊所、小学校、设备检修服务车间等等。

三、科卡科多辛克雷大坝工程与黄河小浪底大坝工程的简单比较

为了让读者容易理解,现将科卡科多辛克雷大坝工程与黄河小浪底大坝工程做一个简单的比较。为什么拿这两者做比较,是因为中国媒体在宣传厄瓜多尔科卡科多辛克雷大坝工程的优点时,都喜欢拿科卡科多辛克雷大坝工程与黄河小浪底大坝工程做比较,说科卡科多辛克雷大坝工程发电装机容量比黄河小浪底大坝工程小30万千瓦,小六分之一,但平均每年发电量比后者多37亿千瓦时,多72.5%。

中国的许多政治家、许多院士、许多媒体在做宣传时总是犯一个同样的错误,宣传伟大成就的同时,不小心把之前掩盖住的缺点又暴露出来。

下面是科卡科多辛克雷大坝工程与黄河小浪底大坝工程简单的比较:

工程名称

总装机容量

年平均发电量

投资*)

建设工期

中国黄河小浪底水电站

180万千瓦

51亿千瓦时

347.46亿元

1991至2009年

厄瓜多尔辛克雷水电站

150万千瓦

88亿千瓦时

157.09亿元

2011至2016

 

*) 厄瓜多尔辛克雷水电站的投资为23亿美元,按2009年1美元相当于6.83元人民币计算,折合人民币157.09亿元。如果按1991年1美元相当于5.33元人民币计算,折合人民币122.59亿元。这里采用对小浪底水电站有利的2009年的汇率1美元相当于6.83元人民币。

 

工程名称

千瓦装机容量投资

指数

每千瓦时发电量投资

指数

中国黄河小浪底水电站

19303元

100.00

6.81元

100.00

厄瓜多尔辛克雷水电站

10473元

54.26

1.79元

26.28

从这个简单的对比中可以看到,中国黄河小浪底水电站的投资效益太差了,千瓦装机容量投资19303元人民币,是厄瓜多尔辛克雷水电站10473元人民币的将近两倍;每千瓦时发电量投资,中国黄河小浪底水电站是6.81元人民币,厄瓜多尔辛克雷水电站为1.79元人民币,黄河小浪底水电站是辛克雷水电站的将近四倍。

这里就提出了一个令人费解的问题:为什么中国央企在一带一路工程中,在海外投资水库大坝工程时,单位投资比国内的水库大坝工程要低,工程投资效益比国内的水库大坝工程要好?厄瓜多尔的科卡科多辛克雷大坝工程与黄河小浪底大坝工程相比是这样,缅甸的密松大坝工程与长江三峡大坝工程相比也是这样,尼泊尔的西塞提大坝工程与西藏雅鲁藏布江上的藏木大坝工程相比还是这样。都是用中国材料,中国的水泥,中国的钢材,中国制造的水轮发电机,算上运费也是国外的工程要比国内贵。都是用中国工程师、中国技工,在海外工作,还要支付津贴。看看中国在反腐运动中不断被揭露的贪官,他们家中藏的几亿乃至上千亿的现金,他们海外账户上的巨额美金,这些钱从哪里来的?有人揭露,在中国做水库大坝工程,三分之一的投资额是用来行贿的。周永康的儿子在四川的一个水库大坝工程中就收到几亿人民币的好处费。中国做工程的流传一句话,“金桥银路钻石坝”。修建水库大坝为家长利益集团带来的利益最大。在中国修一条高速公路的单位造价和在欧洲的单位造价一样,但是中国央企在欧洲和别人竞争高速公路的项目,报价往往只是人家的一半。央企在马来西亚的签下的高铁项目,换了政府后,马来西亚不干了,央企把价格砍了一半,希望马来西亚回心转意。最初马来西亚高铁项目的单位投资额,也比国内高铁项目要低,现在还要减一半,那国内高铁项目的价格都是天价。在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做水库大坝项目也是一样,单位造价都要比国内低许多。最终吃亏的是谁?上当受骗的是谁?当然是中国的纳税人!

当然,中国国内的水库大坝工程造价高的另一个好处是所创造的GDP也高,中国GDP是按照产出法计算的,一个大坝工程的总投资一千亿元人民币,所创造的GDP最少也是一千亿元人民币。如果把这个大坝工程的总投资拉高到两千亿元人民币,所创造的GDP也翻了一倍。国外多采用收益法或者支出法,投资下去,只有产生经济效益后,才有相应的GDP。中国的政治家需要GDP的高速增长,根本不注重工程的经济效益。经济效益太低是中国经济的致命伤。

四、科卡科多辛克雷大坝工程最辉煌的一天

2016年11月18日是科卡科多辛克雷大坝工程最辉煌的一天。这一天正在厄瓜多尔进行国事访问的习近平在总统科雷亚的陪同下,出席了由中国援建的位于首都基多的厄瓜多尔公共安全应急指挥中心联合实验室揭牌仪式,乔内医院奠基、科卡科多辛克雷水电站竣工发电视频连线活动。在辛克雷水电站,专程前往现场的厄瓜多尔副总统格拉斯通过视频,向习近平介绍整个工程进展和完成情况。之后,习近平与科雷亚总统共同按下键钮,宣告辛克雷水电站正式竣工发电。

风水轮流转。2017年科雷亚总统已经下台,流亡欧洲比利时。前副总统格拉斯因贪污被判处六年监禁,在厄瓜多尔的监狱里服刑。力主科卡科多辛克雷大坝工程上马的前电力部部长莫斯克拉应受贿一百万美元而被判刑五年。只是厄瓜多尔与中国有一点不一样,没有为前高官专门设计的秦城监狱,罪犯们可以继续在那里享受荣华富贵。

五、科卡科多辛克雷大坝工程最黑暗的一天

2014年12月13日,科卡科多辛克雷水电站工地发生一起严重塌方事故,造成正在施工的13人死亡,其中3名中方员工和10名厄瓜多尔工人,另外还有7名工人受伤。塌方事故发生在引水隧洞施工过程中。

据说事故发生后,中国驻厄大使馆立即成立应急处理小组,启动境外生产安全事故应急预案以及驻厄中资企业安全联席机制,协调当地军警和急救单位对伤员进行紧急救助,维护当地现场秩序。同时中国驻厄大使馆要求中国水电集团立即采取必要措施,排除安全隐患。由于科卡科多辛克雷大坝工程是EPC总承包项目,所以中国水电集团必须对这一事故承担全部责任。

无独有偶,2014年4月1日晚,中国葛洲坝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在厄瓜多尔承建的索普拉多拉水电站发生爆炸事故,造成正在施工的4名中国工人死亡。

《纽约时报》在《中国在厄瓜多尔建了一座大坝,它带来了什么?》的文章中又把长江三峡工程拉进来说事,说在建设三峡大坝时,由于不当的安全措施导致100名工人死亡。在中国,推崇的是“一将成名万骨枯“。在2018年12月18日举行的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年的纪念会上,习近平盘点了四十年来在基础建设方面的成就,其中提到了高坝矗立,但是有谁还会记得高坝下面的枯骨?当习近平与科雷亚总统共同按动科卡科多辛克雷水轮发电机的按钮时,有谁还会记得引水隧洞中丧命的那13名亡魂?

六、因吃相难看而不得不承担的责任

《纽约时报》在文章中对科卡科多辛克雷大坝工程的选址、设计、施工质量等问题提出了置疑,比如:科卡科多辛克雷大坝工程“坐落在一座活火山下,缕缕火山灰喷入天空。数十年来,官员们一直对这座大坝发出警告。地质学家表示,一场地震就能将其抹去”,“如今,就在大坝投入使用仅仅两年后,数千道裂缝正在瓦解坝体。水库被淤泥、沙子和树木堵塞。而工程师唯一一次让设施进入全面运行,就出现了剧烈震动,导致国家电网短路”,说的就是大坝工程的选址、设计、施工质量等问题。

本来科卡科多辛克雷大坝工程的选址和工程设计问题和中国水电集团并没有直接的关系。

1927年9月美国一位名叫约瑟夫·H·辛克雷(Joseph H Sinclair)的地质学家发现了在这个地方可以建设水电站。现在科卡科多辛克雷大坝工程中辛克雷就是为了纪念这位地质学家

1986年2月,厄瓜多尔政府组织科卡科多辛克雷大坝工程可行性研究,意大利与比利时的公司参与,1992年完成了可行性研究报告。大坝工程的选址和大坝工程建设的初步设想在那次可行性研究报告中已经落实。2008年8月,意大利ELC公司在1992年可研报告基础上,进一步完成了科卡科多辛克雷大坝工程设计工作。大坝的选址和设计工作都是由其他的外国公司完成的。大坝工程选址距离活火山太近,风险太高;大坝所在区域地震活动太强,造成数千道裂缝正在瓦解坝体;大坝工程设计不合理,以至于水库被淤泥、沙子和树木堵塞,这都和中国水电集团并没有直接的关系,因为大坝工程选址和工程设计都不是中国人做的。

但是——但是,2009年10月5日中国水利水电建设集团公司和项目业主——科卡科多辛克雷公司签订的是《EPC总价承包合同》。什么是EPC承包合同?

EPC是指公司受业主委托,按照合同约定对工程项目的可行性研究、勘察、选址、设计、采购、施工、试运行(竣工验收)等实行全过程的承包。工程总承包企业对承包工程的质量、安全、工期、造价全面负责。

中国喜欢追求第一。虽然在科卡科多辛克雷大坝工程之前,中国央企在拉丁美洲已经拿下许多工程项目。两年前在南美洲亲眼看到中国央企的巨大影响,从一下飞机开始,到坐车四处走走,到处可见中国的香烟、商品,中国央企正在施工建设的基础设施。但是那时中国央企还没有在拉丁美洲拿下一个EPC总价承包合同。中国水电集团非常在意要创造一个第一, 为中国央企签下第一个EPC总价承包合同。当中国水利水电建设集团公司签下这个EPC合同后,中国媒体一片欢呼:这是中国央企在该地区获得的第一个EPC总承包项目。既然是EPC总承包项目,承包方就必须对大坝的选址和设计工作承担全部责任,尽管可能的选址和设计工作并不是承包方完成的。

为了拿下第一个EPC总价承包合同,忘记了承包方所要承担的责任,吃相未免有点难看。

七、厄瓜多尔是否能偿还贷款?

中国水利水电建设集团公司和厄瓜多尔科卡科多辛克雷公司签下《EPC总价承包合同》,其优势在于中国政府、中国外交部、财政部、中国进出口银行和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的全力支持,特别是资金支持。2010年6月3日中国进出口银行与厄瓜多尔财政部在中国北京正式签署了科卡科多辛克雷大坝工程的项目贷款协议。整个项目合同额23亿美元,由中国进出口银行提供85%(约19.55亿美元)的买方信贷。厄瓜多尔的投资部分,就是坝址与工程所需要的土地部分。这是当时中国对外投资承建的最大水电站工程项目,也是厄瓜多尔史上外资投入金额最大的水电站工程。

问题的关键是,厄瓜多尔是否有能力按时偿还贷款?厄瓜多尔是否准备偿还贷款?

拉丁美洲国家分为两大阵营,一个阵营是倾向古巴的左翼政府,有如委内瑞拉、玻利维亚等。玻利维亚总统府楼上的大钟,是朝左走的,即逆时针走的,不是朝右走,不是顺时针走的;另一个阵营是倾向美国的右翼政府,如现在的巴西、秘鲁等。巴西原来是属于左翼阵营的,经过最近一轮选举,上来一位巴西的特朗普,右翼政府掌权。因此,拉丁美洲国家政局不稳,政权左右变更,难以预料,政治、经济风险都大。

厄瓜多尔本来属于倾向美国的右翼阵营,还为美国缉毒侦查飞机提供空军基地。而2016年与习近平一起为科卡科多辛克雷大坝工程按下启动键的厄瓜多尔总统科雷亚,则是古巴卡斯特罗和委内瑞拉查韦斯的追随者,反对美国。2006年科雷亚在选举中获胜当上总统,在厄瓜多尔掀起一场反美、反对国际金融帝国的运动。科雷亚想通过扩大政府支出来加快经济建设,但是由于厄瓜多尔拖欠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高达32亿美元的债务,这两个组织限制厄瓜多尔政府随意扩大政府支出的行为,引起科雷亚总统的极度不满。2008年底,科雷亚总统宣布拒绝支付32亿美元的债券利息,成为世界上一个大新闻。2009年科雷亚更是以七折的价格回购了九成的债券,让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蒙受巨大的经济损失和声誉损失,造成很坏的影响,但也让厄瓜多尔蒙上了无赖的恶名。

在科雷亚掌权的十年中,中国成为厄瓜多尔的好朋友, 来自中国的钱支持了厄瓜多尔科雷亚政府。厄瓜多尔成为了中国一带一路在拉丁美洲的一个重要节点,一个桥头堡。

可惜,科雷亚不是定于一尊的掌权者,他也无法更改宪法,让自己在总统的位置上永远坐下去。说实在的,科雷亚的智慧不如玻利维亚的总统,玻利维亚修改了总统的任期,由四年变为五年,依然保持只可以连任两届的规定。但是两届任期从执行新的任期算起。这样总统的任期就延长了。2017年科雷亚下台,后流亡到比利时。副总统格拉斯因贪污被判处六年监禁,被判刑的还有前电力部部长。

习近平说,三峡工程是大国重器,一定要掌握在我们自己的手里。同理,科卡科多辛克雷大坝工程也是厄瓜多尔的国家重器,厄瓜多尔人民也会要求将国家重器掌握在自己的手里。利用习近平的这句话,厄瓜多尔就可以将科卡科多辛克雷大坝工程完全收回自己手中。然后可以用对付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债务的办法,来对付中国进出口银行的贷款。这种可能不是没有,因为中国政府交的朋友,无赖为多。中国的纳税人看到白花花的银子撒出去,用金钱结交的朋友最后一个个反目为仇。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