牟传珩:透视中美贸易战的背后——21世纪的国家精神之战

 

中美贸易战硝烟自2018年7月始,至今已历时近一年。近来,随着战火加剧,国内再次大肆掀起民族主义狂潮,《英雄儿女》《上甘岭》等反美旧影片又被国家电视台炒播就是例证。然而在本作者看来,如今从中南海的掌舵人,到北京胡同里的红袖章大妈,都必须重新思考一个问题——中美贸易战的终极问题是什么?

 

这绝不是世界老大与老二间的战争

 

中美贸易冲突以来,在国内许多媒体“不惜一切代价”,要“奉陪到底”的高调喧嚣下,许多人产生了一种狂热的民族主义情绪,以为中美之间,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似乎真的是一种等量级对手之战。其实一个连芯片都依赖他人的国家,一夜之间便被扒了底裤,中兴、华为都是例证。中美贸易战根本不是什么世界第一与第二的争夺之战,而是比尔盖茨与“红领巾”之战。一个以“不得妄议”“四个意识”治国的N衰弱国家,怎么可以与“批判精神”立国的世界巨人扳手腕?

 

众所周知,中国不是百姓之国,而是赵家一姓天下,被百姓戏为“赵国”。借用邓朴方的意见,赵家掌舵人首先要知道自己“几斤几两”。2017年,美国的人均GDP是赵国的7倍,在世界185个国家和地区中,赵国人均GDP排名74,美国则是第8。就连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刘世锦,都在一次发言中说了大实话:“反映一个国家实际发展水平的最准确指标还是人均收入水平。中国人均GDP按照最新汇率计算也就刚刚超过9000美元,还没有到1万美元,而发达国家一般都在4万美元以上,美国是5.8万,欧洲几个国家超过8万美元了。”仅从人均GDP,赵国已落后美国至少40年!再论科学,此据,中国科学院发布了《2017研究前沿》报告,遴选了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中的143个热点前沿:在引领未来的前沿研究上,美国领跑87个前沿的发展,赵国则是24个,呈现出压倒性优势。论军事,中美更无可比性,就连一贯持赵家人立场的张召忠都说:“中美军力差距巨大,美国就是原地不动,中国20年也追不上。”这些还仅仅是个“硬实力”的量比对,根本不能揭示中美不是等量级对手的本质问题。

 

美国何以能领衔、影响全世界

 

一个国家的教育,才是其“软实力”的基石,正所谓“百年大计,教育为先”。美国的教育,从小就培养学生的异议意识,引导学生崇尚冒险、实验与批判的价值取向。赵国教育落后的症结,不在于是否实行了“素质教育”,而在于从小就培养学生学唱赵家赞歌,崇信赵家教条,做赵家驯服工具,和承袭、积累赵家已然的结论。赵家所谓的“三好学生”、“少先队员”,都是听话、跟走的乖孩子。这从教育的出发点上就羁绊了学生的批判思维与异议能力。我们有多少创新性的人才,从小就被这种裹足型的教育范式扼杀在摇篮里了。而赵国的舆论媒体,则推波助澜地成为了褒奖“听话、跟走”的功利主义导向。尤其是关押、审判异议人士,更是扭曲了全社会的价值取向。即使国家实行了素质教育,又怎么可能让被精神裹足的“红领巾”们,与连鞋子都扬弃了的比尔、盖茨们赛跑呢?难道赵家的政治精英们真的没有读懂?

 

美国之所以能在经济、军事、科技、文化领域始终保持领先地位,谜底不仅在于资本机制推动的社会竞争,更在于它的人民是批判的群体,它的国会是批判的大脑,它的媒体是批判的喉舌。异议颠覆不了美国的制度,反而成为了他们不断创新的国家精神。美国的强大(我们可以不认可美国的完美,但却无法否认他的强大),是与他们的人民敢于开诚布公地批判政府,和政府勇于开诚布公地容纳批判分不开。美国的国家精神是其科技创新成果的取之不竭的源泉。人类社会发展史实一再印证,谁拥有最彻底的不断批判与更新的国家精神,谁就会创造出最先进的自由制度与科技体系,谁就无庸置疑拥有领衔、影响全世界的凝聚力。

 

中国有这样的议员与政府吗

 

在赵国,一切异议的表达,都会被打成“敌对势力”。而在美国,自1966年以来,总统每每发表完咨文以后,都要面对反对党在电视上质疑、反驳。例如,1970年,民主党员就在一个电视上节目上对尼克松发表的咨文进行反驳;1973年,美国电视又播出了对尼克松发表的国情咨文的反驳稿;总统里根于1982和1985年发表国情咨文之后也遭到了反对派的公开批判;直到今天的特朗普,依然要面对全社会更多的异议与批判。人们不该忘记,1941年12月7日,日本偷袭珍珠港导后总统罗斯福发表演讲,要求国会对日宣战,全民真诚拥护。但当时在众议院里却有1票公然反对罗斯福的宣战要求。这个“胆大妄议”的反对者竟是一个小女人,美国国会议员杰尼特•兰金。兰金是个和平主义者,她当时坚持反对的理由很简单,反对任何战争。这张聚焦舆论的反对票,当即引爆了一部分美国人的愤怒。为了避免她受到伤害,可贵的美国政府,竟把唯一公开反对自己的女议员,派车安全护卫回家。具有民主精神的美国执政者们深深地懂得,无论她的做法能否被人接受,她毕竟捍卫了作为一个议员真实表达“异议”的权利。后来,正是这位敢于触犯政府与众怒的女议员兰金,继续积极进行反战活动,越战期间,她在华盛顿领导了数千名妇女参加的抗议示威。为帮助低收入妇女,她还建立了杰尼特•兰金基金会。她于1973年去世,享年93岁。为表达对兰金的敬仰,举国崇尚“异议”精神的美国人民,将她的铜像安放在美国的国会大厦,以示永久纪念。今天的赵国,有这样的议员吗?有这样的政府吗?

 

在美国国会中,永远有一群不起立、不鼓掌的人。他们中既有必须保持公正的姿态最高法院的大法官;也有反对派的议员,他们都是用自己独立的方式向政府表态。这就是美国议会政治中,极其可贵的永远“不起立、不鼓掌”群体。异议批判颠覆不了美国的国家制度,反而成为了美国不断创新的国家精神,这才叫真正的自信!由此可见,尊重与保护公民的批判、变革社会的国家精神,是一个强大的政府维系其国际声望和政治、经济、科技、军事、文化发展的根本驱动力。

 

中美贸易战结局已经不言而喻

 

毋庸置疑,美国国家精神支撑的创新成果,是当今全球经济发展的重要引擎,也是赵国这些年来经济发展的必要条件,更何况世界上没有任何国家可以每年给你3000多亿美元的贸易顺差,一旦美国终止了对赵国这种条件的提供,所谓“中国速度”的神话将被重挫。万众一致,没有异议声音,这并不是和谐的表现,更不是兴旺发达的象征,但却毫无疑问是在源头上阉割了国家的综合创新能力。100%的赞称,是100%的假象。这一点今日的朝鲜都能做到,但却做不到科技领先!当今美国的全球优势地位,靠的不仅仅是美元、航母、好莱坞影片,而是美国不断创新的能力。网上有一篇真知卓见的文章《中国依赖美国的根本不是什么经济和贸易,而是发展的原创驱动力》,已经涉及了这一本质问题。

 

赵国不是早就提出过“思维创新,理论创新,制度创新”的口号吗?但无论在何领域,不容许对赵家家规、原则和结论进行批判,一切创新都是空谈。透视中美贸易战背后的较量,其实正是人类走向21世纪的“不得妄议”治国与“批判精神”立国的国家精神之战。这才是中美贸易战的终极问题。当下,在赵国人大会上连“废除国家领导人任期制”都无人异议的社会生态中,试图要借助民族主义对抗情绪与体现普世价值的美国国家精神决裂并“奉陪到底”,其结局已经不言而喻了。

 

本文的结论是:中美贸易战要想实现双赢结局,中华民族必须首先接受批判精神的洗礼!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