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斯科巨星卡罗尔·威廉姆斯: 彻夜劲舞,宝刀不老

 

作者:罗伯特.科隆布Robert Golomb 2019年9月14日

翻译:Anna Yunpeng Chen

原文链接:
https://www.publishedreporter.com/2019/09/14/disco-great-carol-williams-still-dancing-the-night-away/
  

 

20世纪70年代,歌手兼词曲作家卡罗尔.威廉姆斯凭借她的迪斯科歌曲获得了成功,成为公认的迪斯科代表人物之一。她的歌曲《More》在发行后的几个月内就跃居排行榜前十名。照片来源:卡罗尔.威廉姆斯。

纽约-

“好的音乐作品能经久流传,而好的舞蹈音乐更加会流传更久”。传奇歌手兼词曲作家卡罗尔·威廉姆斯(Carol Williams)最近在接受我的采访时如是说。在20世纪70年代的迪斯科时代,威廉姆斯为开创迪斯科音乐的先河做出了杰出贡献,她的乐曲曾飙升至音乐排行榜的首位。我本以为威廉姆斯会滔滔不绝地证明她是最好的,但她并没有这样做。

威廉姆斯说:“包括ABBA、比吉斯、Cool and The Gang在内的伟大的迪斯科乐队,以及同样伟大的迪斯科独唱艺术家们,如Donna Summer(2012年去世)、Grace Jones和Gloria Gaynor是迪斯科时代真正的明星”,“今天,去俱乐部,去婚礼,去参加任何特别的庆祝活动,你仍然会听到他们的音乐,看到不同年龄、不同背景的人从座位上站起来,随着音乐起舞。与这些音乐艺术家相比,我对迪斯科音乐的贡献更小。”

威廉姆斯提到的这些艺术家当然值得她赞誉,但威廉姆斯并没有给自己应得的赞誉,因为她对迪斯科音乐界的贡献绝不是“更小”。

她的贡献始于20世纪70年代中期。当时许多迪斯科艺术家,包括上面提到的几位,还在为让主流电台节目播放他们的唱片和唱片的销售而努力。而这一切从1976年威廉姆斯发布唱片《More》开始发生了标志性地改变。这首歌在发行几个月后,就在几个主要的唱片排行榜上跃居前十。业内一些人认为,这首歌开启了迪斯科音乐商业上的成功,使得当时这一新兴流派的许多其他艺术家也很快随之获得成功。

依然如几分钟前一样,威廉姆斯始终不自夸对迪斯科音乐的贡献,但我认为她功不可没。

威廉姆斯说:“虽然我对自己的第一首热门歌曲感到非常自豪,但我从未认为它对迪斯科音乐的巨大成功有任何历史意义”,“正当《More》在1976年排行榜上的排名还在不断上升的时候,我已经开始考虑未来,并筹划创作和演唱新歌奉献给大众。”

威廉姆斯做到了。不久之后,在《More》大获成功的鼓舞下,威廉姆斯开始着手她的第一张专辑《Lectric Lady》。1977年发行的专辑《归来》成为音乐广播节目的主打曲目,而《爱是你》则成为全球迪斯科爱好者的最爱。

接下来的两年,威廉姆斯获得了更大的成功。1978年,在与歌手兼制作人托尼·瓦洛尔Tony Valor的二重唱中,她录制的《爱来到我身边》这首歌几乎在一夜之间走红。1979年,她录制了自己的第二张专辑《卡罗尔·威廉姆斯的反思》。这张专辑里有后来迪斯科音乐史上最著名的两首曲子:《告诉世界》和《彻夜劲舞》。

歌手兼词曲作家卡罗尔·威廉姆斯:她最著名的单曲《More》是在迪斯科刚刚进入主流时即广为流传,并被普遍视为早期迪斯科音乐的经典曲目。

当描述这两首歌对迪斯科音乐界的影响时,威廉姆斯暂时把她的谦逊放在了一边。她说:“连很多迪斯科评论家都对《告诉世界》和《彻夜劲舞》给与了好评,并认可这两首歌推动了迪斯科成为主流音乐艺术形式的发展。”

这两首热门歌曲也进一步把威廉姆斯的事业推上了巅峰。在她从明星跃升为超级巨星的路上,她从法国巴黎、菲律宾马尼拉到加拿大的蒙特利尔,为不同国家和地区迪斯科俱乐部的忠实粉丝们演出。然后又回到美国,为同样喜爱她的本国迪斯科俱乐部的忠实粉丝们演出,从纽约到洛杉矶,她经常与包括Thelma Houston, the Village People 和James Brown在内的巨星们同台演出。

在这段时间,威廉姆斯引起了几家主要电视网络制作人的注意,他们很快就让她在黄金时段的音乐节目中担任主要角色。五十多年前,威廉姆斯出生于新泽西州蒙特克莱尔的一个中产阶级家庭,是一位非裔美国女性。

她说:“对于像我这样来自工人阶级家庭的人来说,被当作明星来对待,与世界上一些最伟大的歌唱家、词曲作者和音乐家一起工作,是一种美妙的经历。”

20世纪80年代,尽管迪斯科音乐的流行度开始下降,威廉姆斯的事业仍在继续腾飞。凭借节奏布鲁斯音乐,她获得了新的明星地位,并凭借《Can 't Get Away from Your Love》(1982年)、《You 've got the Bottom of the Line》(1983年)、《What 's the Deal》(1987年)和《Queen of Hearts》(1989年)等历久不衰的热门歌曲继续保持在音乐排行榜的首位。

在解释她如何能如此天衣无缝地将音乐从迪斯科转向节奏布鲁斯时,威廉姆斯说,“对我来说调整并不难,因为两种风格有共同的音乐根源,都可以追溯到20世纪40年代的黑人表演。当我改变风格时,唯一需要提醒自己的是,迪斯科是为了让人们做好跳舞的准备,而节奏布鲁斯是为了让人们做好恋爱的准备。”

在上个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的鼎盛时期之后的30年里,威廉姆斯继续通过她的音乐让人们“准备好跳舞”和“准备好坠入爱河”,她经常和她的10人乐队一起做迪斯科音乐的回顾演出。她的名字和音乐在国内和国际上仍然享有盛誉,她曾在美国、西欧和日本各地挤满观众的音乐厅演出。

不知疲倦的威廉姆斯告诉我,她觉得世界各地的巡演是令人振奋的,而不是令人疲惫的。

 “不断地从一个国家飞到另一个国家,从一个城市飞到另一个城市,从来没有让我感到厌倦,”她说。“相反,从一个节目到另一个节目,当我看着我的歌迷随着我的音乐起舞歌唱时,我感到无比的兴奋、自豪和快乐。”

威廉姆斯告诉我,没有巡回演出的时候,她就在纽约皇后区的录音室里,每天花上10个小时创作新歌,把迪斯科、节奏布鲁斯、嘻哈、摇滚和爵士乐融合在一起。其中三年前由她与她的音乐家儿子小德-凡尔纳·威廉姆斯(De-Verne Williams Jr.)共同创作、制作和演唱的《It’s Gonna Be Different》在英国大热,位于英国主要排行榜的前五名。(她还有另一个不在娱乐圈的儿子和一个年幼的孙女,她是著名的Wilson Pickett’s的音乐总监和小号演奏家老德-凡尔纳·威廉姆(De Verne Williams)的遗孀,丈夫1988年去世)。

威廉姆斯说,和她的儿子一起创作这首歌是一次非常棒的经历。她儿子是世界前40位的Deverne& the Vintagesoul乐队的主唱,

威廉姆斯说:“作为一名母亲和艺人,能和我才华横溢的儿子一起创作并一起演唱了一首如此成功的歌曲,对我来说,就是梦想成真了。”

小德-凡尔纳·威廉姆斯和他的乐队在演出中照片来源:小德-凡尔纳·威廉姆斯(De-Verne Williams Jr.)

 对威廉姆斯来说,不久的将来和刚逝去的过去一样重要。威廉姆斯是“黑胶唱片传奇”的董事之一,这是一个为前迪斯科时代的DJ提供各种形式帮助的非盈利组织。9月17日,将在她的家乡皇后区的Amadeus夜总会举行一场特别的颁奖典礼,以表彰那些音乐界的无名英雄,她正在帮忙落实最后的安排。

她对这个活动这样描述:“活动是为了纪念和表彰20世纪70年代播放我们唱片的那些DJ,当时所有唱片都是黑胶唱片,为了播放迪斯科音乐,这些DJ经常不得不与保守的电台经理抗争。所以可以说,没有他们勇敢的倡导,迪斯科音乐永远不会被广大听众所接纳。”

9月28日,也就是不到两周之后,威廉姆斯打算来证明她的音乐总是能吸引到“广大听众”。当晚,她和德·凡尔纳将一起在汉普顿海湾举行的户外圣热纳罗宴会上表演迪斯科/R&B复兴秀。威廉姆斯承诺,她和她的儿子将演唱她70年代和80年代的热门歌曲,以及《It 's Gonna be Different》和近期他们各自或共同创作的其他歌曲。

威廉姆斯说:“我可以预见到一点,每个人都会随着音乐起舞。”

毫无疑问,他们会的。

(完)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