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陈云遗言》看赤疮

裴毅然

吾华百年赤祸,根在马列赤说误导,引错价值方向。

1995年3月初,“第一代无产阶级革命家”陈云住院,一月余间,与当时中共政治局常委及元老彭真、杨尚昆、万里、薄一波、宋任穷、宋平等频频谈话。4月10日,陈云去世;5月10日中央书记处整理出《陈云同志住院期间和中央领导同志、部分老同志的谈话》(1.8万余字),涉及八个方面:中央权威、党风社会风气、政治思想工作、宏观调控、农业农村、发挥工人作用、改革开放中打好“中华牌”、对西方不能存寄幻想。

5月29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中央军委办公厅将《谈话》下发全国各党政单位,要求全国认真学习。此件亦被称“陈云遗言”,从中可看出中共指导思想的许多硬伤,细细辨析,信息多多。

本文只评析其中明显僵化保守之处,剖析中国所受“赤疮”。众所周知,前三十年毛泽东时代,陈云托病不朝,十年没说话,毛泽东斥为“老右”,因为陈云反对大跃进、抵制共产风。按说,陈云相对务实,思想相对解放,不至于太保守。可偏偏在邓小平时代,陈云成为党内高层保守派头子,极大掣肘“总设计师”的改革开放战略部署。而陈云所执持的武器,正是他十年不说话期间反对的“社会主义”。质言之,陈云反对的只是毛泽东的极左,他所追求的仍是正宗的“左”——马列主义。

姓资姓社

陈云对江泽民、李鹏说:

我们共产党干的是社会主义事业,最终是实现共产主义事业,这一点非常重要。我看不少同志淡薄了、遗忘了,有的人从行为上已经背离了、背叛了。我们的经济建设是社会主义的经济建设,经济体制改革是社会主义经济体制改革,这些基本概念不能搞糊涂。照抄照搬西方资本主义的一套是行不通的,还要碰壁的。就是西方工业国也不是一个模式。在一些部门、地方碰了壁,搞了一团糟,还不清醒,还自以为是「敢想敢闯」。这种情况的发生,中央要及时纠正、发出通报。[①]

陈云对万里、薄一波说:

我们搞的是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公有制基础不能动摇削弱,而且要在建设发展中增强。中央加强宏观调控是正确的。中央要控制掌握经济、财政大权。一些权下放了,有问题的,要收回,果断地收。

显然,陈云还在坚持“共产主义”革命目标,还不承认共产主义公有制失败,不承认全球共产党国家发生过的巨大赤难,不承认马列主义已为实践惨烈论谬。1990年代,中共党内甚嚣一时的“姓社姓资”之争,源头即在于对改革开放方向的定性。陈云代表党内原教旨派要求“不忘初心”,执意坚持公有制为主导的社会主义方向,故才有对江李这段“谆谆教导”。

“主义”治国

陈云对彭真说:

我们在四项基本原则的教育、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的教育、社会主义道德教育、共产主义理想教育等方面是脱节了。这是我们工作上的一个大的错误和教训。我们在这方面付出的代价是不小的。如果我们在今后若干年内对这些方面的教育不抓好,不摆正位置,我们的建设事业、国家持久稳定都会受到严重挫折,整个党的事业和国家前途都有夭折的危险

这段话清晰暴露“老一代无产阶级革命家”的赤伤根源——以“主义”治国、以“理想”治国。他们寄望用红色教育改变国人的价值标准,似乎只要抓了红色教育,就能改变本私人性,变“利益优先”的自然序列为“主义第一”、“集体第一”。

可见,中国共运从一开始就被领歪,成了唐吉诃德式愚蠢的“与风车作战”。红色教旨并非尊重人性,并非以人民之是为是,以人民利益为标准,而是以红色“主义”为标准,不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而要人民全心全意为“主义”服务。

从历史理性的价值顺序上,当代文明政治当然民众选票第一,因为选票表示多数民众的利益诉求,政治人物只能顺应民众的利益诉求,怎么可以用自己的“主义”去强行规范民众?这不是标准的价值倒置么?

重要信息

中国大陆媒体一律赤化,报喜不报忧,只能一边倒地“歌德”,习近平时代尤甚。全国亿万民众只能从小道消息探知一些真相。《陈云遗言》不经意间起了有意味的“拾遗补缺”。

陈云对宋平、薄一波说:

近几年来,农村动乱、请愿事件不少,这是不稳定的情况。解放快46年了,我们还不能做到让人民都吃饱穿暖,我们共产党是有责任的。

陈云还向江泽民、宋平着重交代:

要坚决维护中央权威,以保证政令畅通……损害中央领导权威的,都要受到批评;影响大的,必须从组织上解决,不要姑息。

陈云清晰透露六四开枪的“最后下决心者:——

对于策划推翻党中央、中央政府的暴乱,对于由外界敌对势力作后台唆使、支持的反革命动乱,今后如发生,必须果断、及时采取措施解决,镇压暴乱是完全必要的。当时我们老同志还是完全一致支持小平同志的决定。[②]

1990年代前期农村的动荡、中南海政令有所失通、邓小平对“六四”的责任,一斑窥豹,一叶知秋矣。“六四”之功,中共高层无争无夺,一直无人领受。1995年,总政收缴《戒严一日》,不愿为历史留下“自供”铁证。[③]到底是不光彩的活儿,谁都往后缩。这段陈云遗言,则为历史清晰留证。

结语

从价值误导上,“第一代无产阶级革命家”还真挟共产以飞仙,抱马列而长终,以得谥“马克思主义革命家”为荣。尽管亲历毛时代恐怖、大饥荒、文革被“打倒”,他们仍终身奉持赤说,尊为绝对权威,终始不渝遵从。

赤潮祸华,彻底搅乱意识形态,尽拆历史理性,吾华深受赤伤,还在延綿不绝。这不,习近平还在“不忘初心”、还在坚持“社会主义方向”,全然不知其配以“民族主义”的“社会主义”正在朝纳粹主义狂奔。

 

 2019-9-30  Princeton

 

注释:

 

[①]黎自京:〈中共文件:陈云遗言〉(上),《争鸣》(香港)1995年7月号,页18~20。

[②]黎自京:〈中共文件:陈云遗言〉(下),《争鸣》(香港)1995年8月号,页22~23。

[③]钟楼:〈总政治部收缴《戒严一日》,《争鸣》(香港)1995年12月号,页35。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