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卫大台湾·纪念古宁头大捷的意义

曾建元
国立台湾大学国家发展研究所法学博士
国立中正大学传播学系访问学者

“保卫大台湾,保卫大台湾,保卫民族复兴的圣地,保卫人民至上的乐园”

民国三十八年十月二十四日深夜,中国人民解放军陈毅第三野战军叶飞第十兵团由第二十八军军长萧锋领军,突击福建省金门县。由中国大陆一路战败退到海上的中华民国国军各部队残兵败将背水一战,竟众志成城,扭转乾坤,痛歼近万解放军,从此两岸隔绝,教中华人民共和国梦断台湾海峡,无法血洗台湾,统一中国。而国军经此胜利,终于稳住大台湾形势,守护住中华民国。十二月初,台湾省各界迎接行政院长阎锡山率领中央政府迁都台北,次年,中国国民党总裁蒋中正复任总统,保台有功的东南行政长官兼台湾省政府主席陈诚经第一届立法院同意出任副总统兼行政院长,韩战随即爆发,美国决心协防台湾,东亚冷战结构于焉成形。古宁头大战,正是台湾生命共同体的胎动,惊天动地的历史巨响。

(古宁头作战地图)

这一场战争的胜利,是陈诚「保卫大台湾」的战略佈局执行下的成果,而「保卫大台湾」的大战略规划,就是中国国民党总裁蒋中正在年初总统引退前的精心设计,在大西南和大台湾之间,将中华民国的反攻基地最终选在海上。为此,他在一月底下野前即将上海中央银行国库黄金和国立故宫博物院馆藏文物搬迁台湾;任命了前参谋总长陈诚出任台湾省主席,加强台湾空军、海军佈防;设立十四个编练司令部,重建国军;在华中军政长官白崇禧之外,以汤恩伯为京沪杭警备总司令,强化长江防御,建构东南各省防卫体系;更将总裁办公室迁到台湾,与李宗仁代总统分庭抗礼。


民国三十八年四月,南北和谈失败,解放军全面渡江,白崇禧和汤恩伯皆遭遇叛变,几乎不战而溃,台湾戒严,陈诚出任东南军政长官,陈毅三野则由华东一路而下,如摧枯拉朽,终于进抵福建,以漳厦战役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十月一日成立的开国献礼。金门防卫战成为红朝解放台湾的关键决战。

金门国军主力为福建省主席李良荣第二十二兵团,由东南军政副长官兼福州绥靖公署代主任汤恩伯监军,东南军政副长官罗卓英向粤东胡琏第十二兵团借调高魁元第十八军协防,另有东南军政副长官兼台湾防卫司令孙立人、青年军唐守治第八十军、郑果第二零一师由台湾调防配属于第二十二兵团沉向奎第二十五军。陈诚在台北召见胡琏,命其接任福建省主席,与李良荣兵团换防金门,而就在胡琏兵团主力第二船队刚由汕头出海,叶飞已下令萧锋趁此空档抢攻金门。

解放军由北方南来,不谙水性与风向,时台海已颳起东北风,厦门湾波涛汹涌。解放军计划从金门北岸咙口由邢永生第二四四团夜间抢滩登陆,截断金门为东西两部,再分别击破守军。不料,咙口海滩停有第十二兵团第十八军李树兰第一一八师战车第三团第一营第三连杨展第一排前日下午演习故障的第六十六号M5A1坦克车和两辆护卫守夜的坦克车。杨展排长匆忙接战,十八岁射手熊震球装填穿甲弹,摸黑盲射竟正中解放军弹药供应船,引发剧烈爆炸,照亮夜空,如烽火迅速通知守军全面应战,而海上解放军兵船相连,则因风起助长火势,陷入一片火海,成为国军坦克活靶。二十五日天亮,源源不绝自海上而来的解放军已有部分抢进岸边子母碉堡,青年军二零一师傅伊仁第六零二团奋起肉搏抵抗,死伤惨重,成功阻挡解放军进击。战况稍歇,第一营陈振威营长命两辆坦克回防,留下第六十六号独立作战,嘱咐「车在人在」。副驾驶曾绍林殉难,熊震球连续作战七小时,染红咙口海面。而后技术员欧晓云赶到,修好战车,方才转进其他战场。

第六十六号战车等一夫当关,使解放军截断金门之攻击计划无法奏效,队形凌乱,加以弹药不足,运兵船折戟,后勤不到,登陆解放军深入战场,反而陷入国军阵地。惟解放军毕竟身经百战,徐博第二五三团仍从湖尾海滩突破青年军二零一师雷开瑄第六零一团防线,兵锋直抵金城,汤恩伯命李良荣授权高魁元统一指挥全岛部队,高魁元命全军反攻古宁头半岛,两军绞杀于安岐平原。李树兰第一一八师尤其勇猛,二十六日上午十时,胡琏由罗卓英陪同抵达金门,由水头登岸,自高魁元接过指挥权,全力攻进古宁头,装甲部队支援战力,第六十六号战车开到,熊震球开砲轰击解放军最后据点北山古洋楼。二十七日上午,解放军最后全数在北山海岸与内陆遭到歼灭。此后解放军再也无力登陆金门。

战后胡琏正式接任福建省主席兼金门防卫司令,他一手新建于江西的第十二兵团,战力惊人,乃改制为金门防卫军,镇守前线,是台湾海上长城。李树兰第一一八师被蒋中正授以「虎军」荣誉,纵横战场的战车第三团第一营M5A1坦克车被誉为金门之熊,小兵立大功的第六十六号战车就陈列在古宁头战史馆广场,第三连第一排的青年装甲兵曾绍林、熊震球、欧晓云、欧阳钧、甘其学等人年轻的画像,就像唐朝凌烟阁上的功臣画像,被永远刻在咙口海边的安东一营区内。

七十年过去了,很多人看到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力强大和军容壮盛,就不记得古宁头大战,不记得原来我们的自由民主和幸福,是七十年那场战争打下基础的。在古宁头大捷七十周年的今天,我们该怎麽来纪念这一场胜利呢?


  首先,关于这场战争的意义,我们的总统要有历史的高度,肯定这是确立两岸分治、使宪政民主薪火得以在台湾传承和发扬的重要历史转折。没有这场胜利,没有国军的血战牺牲,美国已准备等待尘埃落定后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早就不会有中华民国和宪政民主的台湾了。因此,这是一场保卫民主自由的战争。

  其次,我们要肯定这是台湾生命共同体历史的起点。以江西人为主力、沿途徵调客家人、潮汕人组成的胡琏兵团,以及福建人为主力的李良荣兵团,还有各省知识青年组成的孙立人青年军,他们在金门为后方全体台湾人民所留下的鲜血,曾浇灌我们的国土,开出自由之花,也已经融入我们当代台湾人的血脉当中,是当代的唐山公。因此,这也是一场保卫台湾人民的战争。

  第三,国军在有限的作战空间中拥有相对的战力优势,这是国军能够彻底击溃解放军的原因。今天国军战力远甚于当年,美国的支持和国际的同情,更是当年不存在的条件。古宁头大战能够胜利,我们也就不必担忧未来两岸一旦战争,我国将无力抵抗。须知,和平不能靠乞求,面对强权,只有实力才能根本维护两岸的和平。保持区域局部的优势,坚定为自由而战的信念,对侵略者产生一定的吓阻力,我们会赢得和平。

  第四,当年参战的国军官兵,许多是被拉伕强徵从军的,如胡琏兵团在闽西汀州、粤东梅州、潮州各地都有以「抢救青年」为名的抓兵,过程中对于当地民众生命财产都造成相当程度的伤害。中华民国应当向非志愿从军来台的官兵和他们的家族郑重致歉和感谢,不要让他们的子弟因为为台湾作战而难以告慰父母。

  第五,当年古宁头大战,还有在原属金门县的大嶝、小嶝岛战殁的第二十五军范麟第四十师欧阳维发第一一八、吴屏藩第一一九团官兵,还未入祀于太武忠烈祠,国家应当招魂迎接英灵回国永飨。

  第六,古宁头大战老兵少数健在者也已年在九十,特别是熊震球、欧晓云等永远的上士,他们的功勳足以载入史册,应当受到国家的公开表扬,以作为全体军人的典范。我们国家正是因为拥有像他们一样尽责和勇敢的小兵,才能真正和敌军进行决战。

  第七,古宁头大战是中华民国生死存亡的关键一役,保卫大台湾和弃厦保金的战略规划者,正是蒋中正,成功的执行者是陈诚,而打赢金门保卫战的部队,是由出身中国国民党陆军军官学校(黄埔军校)的嫡系将领李良荣、胡琏、高魁元,以及台湾防卫司令孙立人新练的第四军官训练班新军。无论他们的日后人生际遇与历史功过如何,在那一场战争中,他们都是保卫大台湾的英雄,值得我们的尊敬与怀念。

  第八,金门古战场上仍然满佈著当年草草掩埋的两军战士遗塚,这是中华民族的悲剧。中华民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对于未来中华民族的发展图像有不一样的价值立场,这是台海战争与对峙的根源。为了彰显人道精神,我也建议总统亲临古战场,安慰解放军受难游魂,盼望两岸人民今后不再为暴政和政客野心驱策,为侵略战争无谓牺牲生命与自由。

第九,感谢金门马祖前线人民在战争时期为大台湾的牺牲付出,台湾族群多元,国家一体,无论两岸会发生甚麽样的情况,我们都不会抛弃我们金马的兄弟姊妹们。

  

民国一○八年十月二十二日

台北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