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欺欺人的“习氏民主”

邓聿文

 自习近平上台后,民主似乎与中国绝缘,以前的中共领导人,哪怕最反民主的毛泽东,也不避讳“民主”二字,但习近平除了在十九大报告等文件中不得不提民主外,其他公开场合和讲话,就根本不谈民主了。“民主”二字在中国的文宣和学者的论文里,也几乎很少露面。

(图片来自推特图库)

然而,十九届四中全会刚开完习近平南下为进博会而对上海的考察中,却突然唱起“民主”颂歌来,官媒也不失时机进行了报道。习在考察一个街道市民中心的法律草案意见征询会时,指出,“我们走的是一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发展道路,人民民主是一种全过程的民主,所有的重大立法决策都是依照程序、经过民主酝酿,通过科学决策、民主决策产生的。希望你们再接再厉,为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继续作贡献。”

在这里,习将“人民民主”或者“中国特色的民主”界定为“全过程的民主”。什么是“全过程民主”?也即所有的重大立法决策都是依照程序、经过民主酝酿,通过科学决策、民主决策产生的。通俗地讲,整个重大立法决策过程都贯穿民主程序。在他的心目中,“全过程民主”体现了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民主的优越性,是比西方资本主义民主更先进的民主。

先不谈所谓“全过程的民主”是不是真的严格按民主程序而来,这个“民主”颂再好不过地暴露了习对民主的无知。他把民主仅仅视作立法或决策民主,而且是“重大”立法和决策才需贯彻民主。但这充其量只是民主的一个方面,且非是民主最重要的方面。现代民主首要和基本的是民众有选举权,特别是国家最高权力的选举,必须保障民众的选举权,才谈得上让人民当家作主。如果民众连这个最基本的民主权力都没有,就不可能真正有立法和决策的民主。习指的立法决策都依程序、经民主酝酿,通过科学决策、民主决策产生,充其量不过是一种民主作风,显示的是当政者对不同意见的雅量和涵养,因为它没有扎实的制度保障,虽然表面看来它也有规则和程序,但不过是装饰品,如果当政者没有这样的民主雅量,人们能耐他何?就算有这样的雅量,可征询的对象也是与政府走得近的学者和商人等,反对派的意见他不会征询,普通民众也是进不了这个民主决策的圈子。

所以,“全过程民主”是一种假民主。了解“全过程民主”的人都清楚,或许整个过程都发扬了“民主”,可相关的参与者所提的建议或意见,是否真正是他们想说的,而不是揣摩领导、投其所好,只有他们自己清楚。当然,这不妨碍习近平扛起“民主”旗号,把中共的这套制度和做法包装成“全过程民主”,用来忽悠大众,并同西方进行民主竞争,意思是:谁说中国没有民主,西方有选举民主,中国有立法的“全过程民主”。

习此时“醒悟”民主的重要,应该不是他的想法,而是背后有高参指点。民主是个好东西,多年前,中国就有学者大声呼吁。但这个好东西被西方抢去,西方占住了民主的道德高地,一方面是因为西方确实比中国民主,虽然西方的民主也有很多问题,但中国不是民主的多寡,而是民主的有无;另一方面,在国家形象的传播上,中国也被西方敲打着,中国的声音和话语权听众很少。这与中国笨拙的传播形式和手段有关,但根本的是中共自己不是一个民主的政权,在民主领域无东西可宣传。因此,时不时被西方舆论敲打,搞得中共非常被动。这种情况由来已久,习近平这几年由于做的很多事情是反民主反人权的,尤其被西方舆论敲打的厉害,连带所及,使得国内民众对中共和习近平的看法也趋负面和悲观。此种情形持续下去,势必对习近平实现雄心壮志构成绊脚石,因此需要扭转,化被动为主动,参与和西方的民主竞争。

有人会说,中共在民主领域是空白,且人权纪录恶劣,如何同西方竞争民主?这不要紧,民主可以无中生有,将中共的治国经验说成民主。大概在高参点拨下,习近平恍然大悟,民主这个好东西,不能拱手让与西方,让它们独占道德高地,中共也可打民主牌。之前24字社会主义价值观里,“民主”排名第二,说明中共打民主牌并不是一时心血来潮。这应该就是他此番考察上海“全过程民主”出笼的背景。从这个角度看,它不会是一个孤立的表述,若无例外,这将是一个过程的开始。事实上,我们已看到,在四中全会的公报中,习近平用一整段谈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尽管中共的社会主义民主政治不脱人大、政协、统战、民族区域自治和基层群众自治这老一套,但既然提出要确保人民依法通过各种途径和形式管理国家事务、经济文化事业以及社会事务,想必接下来在上述政治制度上会有一些新的安排,以体现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全过程民主”的优越。

某种程度上,这可能会构成对西方民主的一定挑战。因为中共的政治构架是中国整个政经体系的基础部分。四中全会使外界看到,习近平在构筑一个中共国家治理的“现代化”版本,这个版本也包括了“中国特色民主”。假如这个版本的政治框架真的在习提出的几个时间段协助中共实现了预期的经济目标,那么届时不仅中共会大树特树其“中国模式”新版本,而且非西方世界也可能认为习的确创造了一个不同于西方的国家治理的现代化范式,从而引来效仿者。

我说的这种情况是“如果”。现在不好预料习的这个国家治理现代化在2035更别说2050年是否会取得中共宣传意义上的“成功”。二三十年的事在历史的长河里是朵浪花,但对一两代人而言,时间却不短,各种可能皆会出现。不过,有一点应该肯定,在历史长段中,习的治理范式及附着于这个范式的“全过程民主”即使在某阶段“胜利”了,也不过像“三个代表”一样一时吹得震天响,最后也难逃被尘封于中共“故纸堆”的命运,就像习上台后对待其前任的理论一样。何况人们需要的是真正的民主,而非目前这种做做样子、甚至连样子都不做的假民主。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