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暴力持续升级 煽动情绪和偏颇报道何以令人信服?

 

史蒂文

抗议者周二在香港中文大学校园与防暴警察发生冲突。(纽约时报)

在为了平息本周的街头抗议,警察们闯入了香港中文大学、香港理工大学和香港大学,并在前两所大学里投放催泪瓦斯。这一举动在几所学校引发了冲突。 香港中文大学校园内的冲突最为危险。警方周一进入位于香港东北部的港中大校园,逮捕了五名学生,然后在学生奔逃之际向一处体育场释放催泪弹。港中大校长段崇智(Rocky Tuan)试图调停,学生们要求警察释放那些当天下午被捕的人,并让警察离开校园,而警方则指控学生向下面的公路投掷物体。

大火被当做校园抗议者和警察之间的路障。(纽约时报)

 警察闯入了港中大校园并逮捕了几名后来被控犯有暴动罪的学生,在这之后,港中大的校园就变成了竖立起屏障的抗议营地。学生、校友和来自其他大学的学生占领了校园内的一座桥,并点火和投掷燃烧弹,以阻止警察进入校园。防暴警察于周二夜晚撤离。警方说,截至周三晚间,抗议者仍占领着校园。

在香港城市大学,一名工作人员护送一群大陆学生离开校园。(纽约时报)

 警方表示,他们“在多次警告无效后”,“使用最低所需武力……以协助离开现场。”警方还说,在抗议人群投掷砖块、汽油弹和射箭后,他们采取了行动。警方发言人江永祥(Kong Wing-cheung)对媒体说,暴徒对无辜民众不分清红皂白,任意使用暴力,这样的例子太多了。他还说:“香港的法治已经被推到崩溃边缘,蒙面暴徒鲁莽地将暴力行动升级,还奢望不会受到惩罚。”

周三,沙田,香港中文大学的抗议者。(纽约时报)

 在香港多所大学对目前情况评估后宣布本学期的课程即时结束,一些在香港大学就读的内地学生在接受到来自北京驻港机构中联办的指示后开始撤离香港,暂时回到深圳。这样一场撤离运动被中国官媒进行夸大式的报道,一位在中国民族主义小报《环球时报》工作的记者在中国社交媒体上发文称,越来越多的在香港的内地学生开始向记者们求助,以便可以带离正在混乱中的香港。

 这些记者都是亲北京媒体的,多数是来自中国官媒驻港记者。不过,这次行动似乎是来自中联办的指示并不是一些学生自愿撤离。一般来到香港留学的学生其在中国内地的家庭背景非同寻常,这也是为何一些在港的中国内地学生不愿意表达出对这场运动的看法。如果表达出与中国官方不一样的立场,家人会遭到严厉的警告。

9月,香港中文大学的游行。(纽约时报)

 不过,这样的情况在中国内地出现了很大程度的改变。一名在中国江苏省教书的大学老师因为在社交媒体上发表一些与当局持不同立场的话语而遭到严重警告。还有一些来自中国内地其他多所大学的学生对于香港几个月以来的抗争活动也是持与中国官方不同的看法,很有可能当局会采取进一步的行动来遏制这样的行为发生。

9月,香港中文大学的抗议艺术涂鸦。 (纽约时报)

 中国官媒以一种持续煽动和偏颇的报道模式来解读香港局势,在闭塞的中国媒体环境中,这样的消息很容易被接受。中国官方和官媒多月以的来一直在指责西方媒体对于香港事件的偏颇报道,认为这样的报道是有损中国的国际形象和香港的经济地位。包括对于香港从今年六月的反修例以来的事件解读,中国官媒不愿呈现一个真实报道,这是来自中国共产党的意图。

 煽动民族主义情绪在几个月以来逐渐发生减少,并开始注意转移事件焦点。一些亲北京的团体在香港多处示威者聚集较多的地方采取一些冲突措施,来试图激化与示威者的矛盾。有分析认为,这是一种策略,最大的目的是让以“暴乱”为借口进行镇压。西方媒体在报道香港反政府示威游行的时候一直与中国官媒采取不同的态度。

香港警方打破了一项不成文的规矩,即除非有特殊情况,否则不得进入大学校园。(纽约时报)

 这是一种在不同话语下的社会模式产生的不同的结果。当美国发生占领华尔街运动的时候,美国本国的媒体也是持与政府与示威者两方不同立场的报道,如果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中国,这样的报道模式是被禁止的,因为没有一家传媒想惹上政治官司。

 在香港持续数月的冲突事件中,对于媒体的新闻道德也是一直在深入探讨。新闻道德在两种社会制度下显得截然不同,一边是以新闻事实为依据进行报道,另一边是以维护政治稳定进行报道。显然,在共产主义国家和资本主义国家里对于新闻道德的标准各不相同,这也是造成新闻信息来源的真实性的需要考量的主要原因。

 中国官媒强烈批评西方媒体经常妖魔化香港政府和警方,对于示威者的暴力行为视而不见。而西方媒体以中国官媒捏造假新闻,传播文革式的语言。双方互相指责,这也是当今中国官媒与西方媒体的最大区别。

香港中文大学内,抗议者与防暴警察发生冲突。(纽约时报)

 为何示威者会攻击来自中国内地的学生?这样情况虽然是个案,但是这似乎表明香港示威者对于一些来自内地中产阶级背景的学生产生很大的敌意。抢夺工作和土地,让一些香港年轻人没有办法继续在生存下去,这些人似乎被称之为新的教育殖民者。

 在中国大陆,学生发起过要求全面政治变革的运动,尤其是在1919年和1989年。20世纪60年代末和70年代初,美国校园里爆发了反越战抗议活动。

 自6月初运动开始以来,香港的学生活动人士每周一直都在以一种令人疲惫不堪的节奏生活:周末去抗议,周一来上课、准备考试,还要抽时间申请实习或工作岗位。

要求民主的抗议者在香港浸会大学校园外的一处路障聚集。(2019年11月13日)(纽约时报)

 近几个月来,警方已逮捕了数百人,按照法律规定,又很快将他们释放。

 周二夜幕降临时,学生活动人士在路障附近进行了交接班,他们从一座著名的八米高的橙色尸体雕塑旁走过,这个名为“耻辱柱”的雕塑是为了纪念1989年中国政府在天安门广场附近对支持民主的学生和工人进行的大屠杀而建。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