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中国的区块链和暴政vs比特币和自由

作者:Alex Gladstein  2019年11月5日

翻译:Anna Yunpeng Chen

原文刊登在Bitcoin Magazine,链接:https://bitcoinmagazine.com/articles/op-ed-in-china-its-blockchain-and-tyranny-vs-bitcoin-and-freedom

Alex Gladstein是人权基金会(Human Rights Foundation) 的首席战略官,也是奇点大学(Singularity University)的客座讲师。他在一系列的活动中都谈到了比特币对自由的重要性。

  

2019年10月24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就中国如何把区块链技术作为国家优先发展项目发表重要讲话。他表示,中国将会“在区块链这一新兴领域占据领先地位”,并探索其在“人们日常生活中的应用”。中国收视率最高的新闻联播节目在黄金时段对习近平的讲话进行了报道,第二天,中国官方宣传媒体《人民日报》在头版刊登了一篇关于习近平谈区块链的报道。中国最大的搜索引擎百度上关于“区块链”的搜索量增长了200%。

需要注意的是,习和他的团队正在推动的“区块链技术”与促进比特币强势的技术是非常不同的。共产党区块链的账簿不会根据工作量证明和与中本聪共识进行更新,而是根据“当权者意志”进行更新。习近平的区块链将高度中心化,以实现最大程度的控制,并将成为改善监控和社会工程的工具。这和比特币完全相反,比特币的特点是开源、去中心化、不受审查和匿名。

区块链数字人民币:“欲盖弥彰”

与中国政府可以轻易操纵和审查的互联网不同,共产党当局无法控制比特币的价格,也无法有效阻止民众买卖比特币。因此,他们决定给比特币创建一个竞争对手,而不是全面禁止比特币,因为全面禁止将造成巨大的黑市交易,并可能使比特币吸引更多的关注。中国的统治者企图通过推出一种新的数字人民币与比特币和Libra(Facebook发行的一种数字货币)抗衡,叫“区块链”只是为了满足市场和名义上的需要而已。他们想做一项新技术的领跑者,以用其掩盖真实目的,但这只是欲盖弥彰。

据中国人民银行(中国的中央银行)的高层介绍,数字人民币的目标是最终取代中国的“M0”基础货币供应。这意味着:用一个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数字货币来取代所有的纸钞和硬币,而这种货币很容易实施监控、冻结和没收。

在中国,现金已经濒临灭绝,大部分日常交易都是通过像腾讯的微信和阿里巴巴的支付宝等应用完成的。过去10年里,支付方式从纸钞向社交媒体平台的转变,对中国“警察治国”的极权统治非常有帮助,因为他们可以随时向腾讯等公司询问用户信息。但本身就是一个监控平台的货币,更适合该国政府。

独裁者的梦想:消除监控的第三方合作

如今,中国共产党不得不与商业银行和科技公司等第三方合作,以控制和了解资金流动。将来如果数字人民币成功的话,央行自己可以实时了解中国所有货币的去向。这种无所不知的金融监控是独裁者的梦想。

数字人民币区块链项目的主要目标是明确的,在过去两年中,许多政府官员多次公开声明:

  1. 用可追踪的数字货币代替现金
  2. 实现人民币全球流通
  3. 规避美国和其他国家的制裁
  4. 削弱SWIFT和现有的全球支付网络
  5. 缓解公众对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的渴求
  6. 将目前由不同银行和公司拼凑而成的庞大体系压缩成一个简单易懂的总账本

从目前公开披露的情况来看,数字人民币将由中国央行创制,然后出售给银行和企业,包括腾讯(Tencent)和阿里巴巴(Alibaba)。根据中国人民银行高层的声明,用户将下载一个移动钱包,用现有的钱兑换新的数字人民币。然后他们就可以开始把这些钱用于日常习惯性的消费。

每一次交易发生时,政府都会实时知道,而不必询问第三方。交易将受到密码的保护,以减少盗窃,只有正式所有者才能转移资产。当然,习近平和共产党是例外,他们可以通过后门进入任何人的钱包。

支持政治压迫的经济手段

在中国人民银行面临又一次经济衰退而刺激中国经济的选项越来越少的情况下,数字人民币可能会给他们提供对抗衰退的新方法。试想一下:他们可以通过点击一个按钮,将一大笔新的数字人民币精确地存入每个大学生或每个汽车工人的个人账户。借助数字货币,共产党官员将使用区块链技术,来延长一个建立在残酷和恐惧之上的政权的寿命。

请记住:习近平目前正在主持将数百万少数民族穆斯林-维吾尔人关押在劳改营;西藏正在进行的几乎全面的文化灭绝;香港的民主正在被摧毁;不断威胁“解决”台湾问题;以及人类历史上最大的基础设施项目“一带一路”的扩张。在一波数字殖民主义浪潮中,该项目正在各发展中国家安装监控技术和电信设备。

为了推动数字人民币的发展,中国共产党已经通过多种方式对中国公民进行区块链技术的教育。中国苹果商店最受欢迎的应用程序“学习强国”已经在区块链上添加了区块链信息内容,就像国家媒体和官方政府应用程序普及了这一主题一样。就在习近平发表重要讲话的几天后,中国共产党甚至推出了一款新的手机应用程序(名为“链上初心”),以鼓励党员“在区块链上”宣誓效忠共产党。

所有这一切的背后,是中国政府加强对经济控制、行使金融主权的总体目标。习近平不想让美元、Libra或比特币在全球处于领先地位。他想要赢得新的货币空间竞赛,他选择通过将人民币放在一个中心化的数字账本上来实现此目标。

对人权的威胁

从短期来看,这可能是习近平的一大胜利,也是人权的一大损失。如果这项技术能按计划实施,并能以足够快的速度推出,那么不久之后,数字人民币将不仅成为中国的金融支柱,还将成为从南亚到拉丁美洲的所有“一带一路”国家的金融支柱。更重要的是,中国积极推进创建一种数字国家货币,这将引起连锁反应,激起政府和企业的兴趣,他们可能会追随北京的脚步,建立自己的数字货币监控系统。

我们不用怀疑他们的意图和能力,如果我们关心人权和自由,就不应该为他们欢呼。

但从长期来看,这可能是一个巨大规模的战略失误。比特币能够通过创造一个政府无法控制的平行经济,将货币从国家分离出来,这是唯一可能挑战习近平极权主义目标的手段之一。不幸的是,对习来说,要主持这样一个面向数亿人的大规模公共区块链教育项目,而又不让越来越多的人最终醒来了解比特币几乎是不可能的。

比特币和自由的特洛伊木马?

审查互联网是一回事。政府可以禁止提及天安门广场,人们基本上不会拿自己的生计冒险去了解1989年6月4日发生的事情,也不会向朋友们八卦禁忌话题。但让人们远离一种表现良好、没有进入门槛的金融资产,则完全是另一回事。政府可以让人们远离互联网,但让人们远离比特币将困难得多。

在《黑客帝国》(The Matrix)中,主角尼奥(Neo)被墨菲斯(Morpheus)给了一个选择:要么选择服用蓝色药丸,继续留在他已知的舒适安全的世界里;要么选择服用红色药丸,冒着掉进兔子洞的风险。数字人民币就是蓝色药丸。有许多人对蓝色药丸没有意见——甚至可能是绝大多数人,他们乐于遵守规则,不愿拿他们舒适、便利的生活处境冒险,去做任何可能危及现状的事情。

但世界上也有很多Neo,也会有很多人想要接受比特币的红色药丸,尤其是当它无法被审查,难以追踪,而且相对于价值起伏不定的数字人民币,它的价格每年都在上涨的时候。

中国共产党希望趁着“区块链”这股热潮,创造一种前所未有的用于监视和控制目的的新货币。至少在短期内,他们可能会成功。我们不用怀疑他们的意图和能力,如果我们关心人权和自由,我们就不应该为他们欢呼。唯一的一线希望是,最终,数字人民币可能会成为比特币的一个巨大木马,中本聪,而不是习近平,会笑到最后。

这是Alex Gladstein的客座文章。本文所表达的是作者的个人观点,不代表BTC公司或《比特币》杂志的观点。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