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权农民周德才致全国人大代表及政协委员的公开信

【编者按】原题为:先天下之忧而忧 后天下之乐而乐,并且公开信最前面附加三个呼吁:作为民主党派人士、政协委员、人大代表,我们不能心甘情愿的充当中共执政党的傀儡和欺骗工具!我们至少不能忘记一点:是人民养活了我们,我们对国家和人民应该负一点点的责任吧!由于中共执政党“反法律、反法治、反市场经济”的行为而导致两岸关系日益紧张和中美贸易战持续升级的形势,非常清楚的表明:中国的安全与发展亟待民主党派、政协委员、人大代表们真正的发挥出应有的监督作用!

周德才因为帮助其他农民维权被当局判处5年徒刑,其辩护律师就是709最著名的王全章律师。周德才2017年出狱。其后写了这封公开信,当时无处发表。信中继续为蒙冤农民呼吁,揭露了中共司法的黑暗。

尊敬的民主党派人士、政协委员、人大代表朋友们:          

   大家好!

   我是河南省固始县农民周德才(身份证上的姓名“周得才”),因为“捍卫中国法律”和“拯救中国法治”而组织老百姓维权,所以被执法机关以“聚众扰乱社会秩序”强加罪名判刑5年。五年的监狱生活让我发现——中国象赵作海那样的荒唐冤案比比皆是呀!

中国的冤假错案为什么这么多?纠正冤假错案为什么又那么难?中国的司法腐败为什么会如此严重?——恰恰都是因为中国缺乏监督。

2012年2月28日夜晚,我被羁押到信阳市罗山看守所6号监室, 碰上一个被羁押了5年多的“冤大头”叫刘世龙,公检法执法机关认定刘世龙涉嫌杀人,后来有很多事实和证据证明,案发时刘世龙确实不在事发现场,检察院不得不撤销了对刘世龙的起诉,但却不肯放人;执法机关先逼着刘世龙写出“不上访、不追究赔偿、不向社会讲出自己冤案的真相”的“三不”保证后,才答应以“取保候审”释放刘世龙;而刘世龙坚持要求执法机关赔赏并追究责任,拒绝写“三不”保证,所以执法机关就一直不释放他,在我转押回固始县看守所的 2012年3月29日下午,刘世龙继续羁押在罗山看守所6号监室里。

我被押回到固始县看守所后,遇上孙凤奎、曾万富、祁志忠等嫌 疑犯,他们共同向我讲述一个被刑讯逼供而致死的叫袁福星的包庇犯,浑身被打的伤痕累累,牙齿全部被打掉;执法机关认定袁福星的儿子袁义军杀人,认定袁福星包庇了他的儿子袁义军;最高人民法院于 2012年3月1日下达了不予核准袁义军死刑的裁定;袁福星不识字,由孙凤奎将其裁定读给他听,当袁福星听到“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和驳回重审”时,激动的一个劲的说“共产党还是有清官的!”,于当天夜晚发病,在送往医院的途中死亡,据看守所的警察说袁福星临死前嘴里还在一个劲的念叨着“共产党还是有清官的!”。据固始县看守所所长徐剑、副所长张明华跟我说,袁家父子的一审判决书所认定的事实、证据和作案过程前后矛盾,疑点甚多,十有八九是冤假错案;因为我是小有名气的中国维权农民,两位所长之所以和我说实话,是希望有一天能够通过我昭雪袁家父子的冤案。

5 年的监狱生活,我大部分时间被羁押在开封市河南第一监狱十 二监区一分监区的三楼上。那里一共关押着138个左右(有时多一两 个,有时少一两个)的犯人,由故意杀人和故意伤害而致人死亡的命案不到60宗,就在这不到60宗的命案中,由法院判决书认定的陈华、张海滨、肖继军、杨怀学等4宗杀人命案明显是由执法机关人为制造出来的冤假错案!

不是因为陈华、张海滨、肖继军、杨怀学等人一直不认罪就说他们是冤案;而是法院的判决书暴露出来的明显问题与证据恰恰可以证明这几人是冤案!

特别是陈华的案子,判决书认定陈华以承诺一千元钱(没有给现钱)的报酬雇佣同案犯李保卫投毒杀人;而认定李保卫的投毒作案过程在客观上根本就无法成立:判决书上认定李保卫骑着单车到离自己家十几里地的、而且自己从来都没有去过的(判决书认定李作案前没有去过)食用菌厂院子里的厨房里投毒,食用菌厂院子里还有两条恶狗,居然能投毒杀人成功,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判决书上采纳李投毒最主要的证据就是李保卫画出了自己作案时 行走的路线图和厨房各物品摆放的具体方位图,这就更神了;就算是 专业的绘图人士,如果没有具体地的地点、环境作为参照,光凭着记 忆要画出自己仅仅去过一次的地方时所行走的路线图、特别是那个地 方很多物品的具体摆放方位图,根本就做不到;更何况李保卫当时是 在投毒作案,在心理紧张的情况下,他能记清楚、记准确自己走过的 路线吗?他能记清楚、记准确厨房里的很多物品摆放的具体方位吗? 完全可以肯定:所谓李保卫画出的“自己作案时行走的路线图和厨房各物品摆放的具体方位图”要么是有人手把手画出来的,要么根本就不是李保卫画出来的!

 2009 年6月份,黄河滩区的河南封丘县曹岗乡清河集村农民张好峰因为举报村支书许洪振侵占集体土地、贪污等事实。7 月 3 日凌晨零点30分左右,村支书许洪振的第三个儿子许振军带领李克强、赵文杰、邢阳阳、许宗义等人手持凶器,突然闯进张好峰的家,将张好峰和儿子张海宾、还有张好峰的妻子常卫云打伤。张家报警后,经法医鉴定张好峰的妻子常卫云被打成轻伤,公安机关虽然将李克强、赵文杰等人刑事拘留,但没过几天就以“取保候审”将这些人全部释放。仅仅过了十六天,也就是 2009 年7月19 日夜晚,许振军又带领李克强、赵文杰、邢阳阳、许宗义等人手持砍刀,第二次突然闯进 了张好峰的家。这一次张好峰和儿子张海宾有了防备,双方发生了搏 斗,许振军受伤身亡。法院先是以故意杀人罪分别判处张好峰死刑、张海宾死缓,案件后来被最高法发回重审;重审后虽然进行了改判,但仍然以故意杀人罪分别判处张好峰、张海宾父子二人死缓。

据张氏父子代理律师的申诉书陈述,当时黑暗中双方搏斗,张氏父子是与许振军、李克强、赵文杰、邢阳阳、许宗义等人是面对面的对着干;而许振军的致命伤口是背颈部,只能是许振军自己带来的一伙人从背后(可能是失手)将许振军砍死的。如果是张氏父子砍死了许振军,法院应该对张氏父子使用的砍刀与许振军的致命伤口进行司法鉴定后再确立为证据,但执法机关却没有这样做。

而在一次法庭庭审时,当张氏父子的代理律师提出将李克强、赵文杰、邢阳阳、许宗义等人使用的砍刀拿出来与许振军的致命伤口进行比对和司法鉴定时,对方纠集的很多人(申诉书上的陈述是村支书许洪振用钱雇佣的黑社会恶势力)竟然敢大闹法庭,而且法庭当时就宣布休庭了。

执法机关为什么不敢将李克强、赵文杰、邢阳阳、许宗义等人使 用的砍刀与许振军的致命伤口进行比对和司法鉴定呢?

是不是要掩盖事实而庇护真凶?是不是要故意嫁祸陷害张氏父子?

河南高院的终审判决书对众目睽睽之下的很多人大闹正在开庭法庭、而法庭当时宣布休庭的事实为什么只字不提?

河南高院的终审判决书对2009年7月3日夜晚许振军第一次带领李克强、赵文杰、邢阳阳、许宗义等人手持凶器闯进张家,将张好峰的妻子常卫云打成轻伤的事实为什么只字不提?

河南高院的终审判决书对李克强、赵文杰等人被刑事拘留后,没过几天就被公安机关以“取保候审”释放的事实为什么只字不提?

李克强、赵文杰等人被刑事拘留后有公安机关开出的刑事拘留证是证据!

李克强、赵文杰等人被刑事拘留几天后就以“取保候审”而释放,又有执法机关开出的“取保候审”书也是证据!

李克强、赵文杰等人在“取保候审”释放后为什么又敢第二次手持凶器夜闯张家行凶?

这些事实完全可以证明是执法机关在背后指使许振军、李克强、赵文杰、邢阳阳、许宗义等人这样干的,执法机关才是这个案子的幕后直接操作者!

执法机关为什么要这样的“执法”呢?

在中国,地方政府勾结开发商以强占老百姓土地而牟取暴利,而执法机关一直都是合伙的参与者,执法机关一直都在充当着开发商 “抢劫”老百姓的暴力工具!

在中国,执法机关为了利益往往会打着“执法”的幌子从事一些 以制造伪证而栽赃陷害、以毁灭证据而包庇真凶等反法律、反法治、 反正义、反人权的犯罪!

这样的事实和证据比比皆是,不容抵赖!

肖继军、杨怀学两人的判决书上所认定的杀人证据根本就不能作 为证据使用,这里我就不再剖析他们两人的案子了;将来有人将他们两人的判决书发布到媒体和网站,让全社会一齐审理他们两人的案子。

   河南第一监狱十二监区一分监区三楼上138名在押犯人中,不到的60 宗命案,就有4宗命案明显的是冤案!

   还有一宗被判处无期徒刑的邢占保抢劫案也明显的是冤案。

   法院判决书认定邢占保伙同其他两人参与了多起抢劫,判决书上 还认定邢占保等三人在实施抢劫的过程中还打伤了很多受害人;但判决书在陈述法庭庭审质证时,却丝毫没有提到“被打伤的很多受害人”指证是邢占保等三人抢劫和打伤他们;既然很多受害人没有说是“邢占保等三人”抢劫和打伤他们,法院的判决书怎么能硬说“是邢占保等三人抢劫和打伤了这些受害人”呢?难道不能是其他人吗?

据邢占保自己对我说,一审法庭质证时,法庭让那些受害人指认邢占保等三人,而当那些受害人都说“没有见过这几个人”时。法庭竟然立即宣布休庭,后来就下达了判处无期徒刑的一审判决书;一审判决书下达后,邢占保等人提起上诉,但法院方面却不进行二审询问和调查,而是直接下达了维持一审原判的二审裁定书。据邢占保说,他自己是一个农民孩子,父亲死的早,母子俩相依为命,家里穷请不起律师,没有人帮助辩护;一开始认罪是为了把“无期”变成“有期”,自己好走出监狱昭雪冤案;变成“有期”后又不认罪是因为自己确实没有参与过任何抢劫。邢占保说的是真是假我不能肯定,但法院的判决书确实有明显的问题。

我在监狱期间,很多人经常把他们的判决书硬往我手里塞、硬让我看,但我实在不想看那些多的判决书!

我走出监狱时,羁押在河南第一监狱十二监区一分监区三楼上的不到60宗命案的犯人中就有4宗是冤案,依这样的比例(4比60,冤假错案率超过百分之六接近百分之七)则可以大致评估计算出中国现有的在押犯人中有多少是冤案。

中国的执法机关制造冤假错案的手段之恶劣令人发指!

中国的执法机关制造冤假错案的数量之多又令人触目惊心!

“拯救中国法”治迫在眉睫、势在必行!

“拯救中国法”人人有责,匹夫有责!

中国的法律早已成了一纸空文而失去了公信力,作为中国的民主党派真的应该肩负起“拯救中国法”的历史使命!

中共执政党一边口口声声的“依法治国”,另一边却继续变本加厉、不择手段的打压陷害维权人士和异议人士;这种公然“反法律、反法治、反正义、反人权”的行为正越来越引起全世界的一致公愤!

美国之所以对中国发动贸易战,除了贸易失衡、贸易逆差等经济因素外,同时也是为了对中共执政党长期的“反法律、反法治、反正义、反人权”的行为进行必要的制裁!

台湾民众对大陆的中共执政党“反法律、反法治、反正义、反人权”的行为同样深恶痛绝,所以才有越来越多的台湾民众支持民进党搞“台独”!

南海本来属于中国的领海,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民主国家一起跟着美国来中国的南海进行“航行自由巡航”?

同样是因为所有的民主国家都愤恨和敌视中共执政党长期以来的“反法律、反法治、反正义、反人权”的行为!

正是中共执政党“反法律、反法治、反正义、反人权”的行为,才给中国的领土主权和国家安全带来了严重的挑战!

当初作为中国的维权农民,我为了“拯救中国法治”,才不得不组织老百姓维权;所以被中共执政党打压陷害、关进监狱整整5年。

之前为了拯救中国法治,我“身陷囹吾仍忧其民”;现在为了创新发展,我“身回自由又忧其国”!

正是“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

希望民主党派人士、政协委员、人大代表都能够发扬“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精神,认真履行监督职责,就我为您们所起草的“联名上书”进行签名联署;只有您们发挥出应有的作用,中国才能有安全和发展,中国的老百姓正在看着您们!

发展农民(也是维权农民)周德才2018年9月2日于杭州市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