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获美参议院通过 中共与美国对抗进入白热化阶段

 史蒂文编译

在与警察的对峙中一名抗议者在香港理工大学的校园里站在燃烧的大火旁。(2019年11月18日)(纽约时报)

一位母亲在防暴警察面前跪下,恳求他们释放她的女儿。一位父亲从远处看到了已经好几天没见面的儿子:他正在被警察带上手铐带走。这些人声音中充满恐惧,脸上带有悲伤和愤怒,这是对校园僵持局面采取妥协做法的人性化呼声。持续与警方交火的香港理工大学在昨日稍见平息。在抗议前线出现一些新的群体:抗议者的学生家长。

一些家长在接触到前线后,改变了对抗议者向警察投掷汽油弹的想法。(纽约时报)

 本周香港局势陷入了更加极端的程度,一些极端的反政府示威者与警方互仍汽油弹,警方则以催泪瓦斯和汽油弹回击。警方在昨日的香港理工大学附近开始清场,在理工大学现场的外围有多处大火,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刺鼻的烧焦味,被警方围困和攻击的抗议者发出阵阵的哀嚎,从理工大学里面扔出的汽油弹在警方攻守的防线外爆炸,但是现场少有几辆消防车的出现。

香港理工大学抗议者用雨伞抵挡警察催泪弹 (路透社)

 《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在美东时间11月19日国会参院一致通过,这意味着该法案最后经由总统特朗普签字后成为正式法案,但是因深陷乌克兰丑闻弹劾问题不排除参议院会临时发起一场紧急命令,在香港反政府示威者和警方的冲突持续加剧,这项紧急命令会快速通过。

 虽然,新修订的禁止蒙面示威法案被香港高等法院裁决无效,但是在这个判决结果公布后不到24个小时就被中国政府否决。显然,北京对于香港的司法独立一直出现着持续的敌意,并在数年前曾开启对于具有香港小宪法之称的基本法第二十三条立法,不过在当时这一举动被数百万名香港民众一致否决。这样的矛盾持续直到现在,在这场持续近五个月的香港反政府示威游行里,中国政府一直坚持认为美国和一些持鹰派观点的政客对于香港爆发的骚乱承担主要责任,但是这样的说法一直在中国国有媒体上持续滚动出现。

 在这场抗议的初期,香港抗议者针对逃犯修订条例的出台显得十分紧张,但实际上中国政府对于这项条例的期望值一直是持很高的态度,在港府坚持不撤回条例之后,抗议者与中国政府的矛盾显得十分明显,港府撤回条例为时已晚,这是参与过这场大规模抗争运动的人们最切身的感受,如果当初不撤回矛盾还会更大。

周二,香港理工大学,学生抗议者的老师和家长们(路透社)

 中国政府对于条例的期待当初在国有媒体上的说辞尖锐,一些在中宣部和统战部组织下的海外中国国有媒体通过制造假新闻的方式来配合来自中国政府的说法。

 “如果香港局势进一步的恶化,我们该采取什么样的措施?”这是一篇来自中共党媒人民日报旗下的侠客岛上的文章观点,这篇文章的核心内容认为“香港的暴徒(抗议者)是这场社会运动的主导力量,中国政府只是使用合理的手段去制止或者管辖香港”;该篇文章在最后还称,“香港的发展一直是与内地联系在一起的,把香港同胞看作是祖国的一员”。文章没有透露北京将会采取什么样的措施来制止这场大规模的社会动荡。

 不过,一些中国建制派的官员对此表示,武警介入香港的几率会很大,因为不管从法律上还是从政治上说,这是一种正确的选择。

 在美国国会通过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之际,会不会对香港的抗议活动终止有帮助?

【视频:美国之音】美议员指责港警围困校园作法为制造人道危机

【链接:美国之音】联合国呼吁香港政府尽快解决理大校园内人道主义形势

 

卜睿哲:《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无助于平息事态

 华盛顿智库布鲁金斯协会约翰·桑顿中国中心兼东亚政策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卜睿哲 (Richard Bush)认为,美国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无助于平息香港的事态。

他说:“它将激起中国政府的强烈反应并使美中关系复杂化。我认为这不会改善香港局势,因为目前尚不清楚它会对局势带来多大的改变。”

他说,国会就这个法案达成的最终文本可能与现在众议院通过的法案文本有很大的不同。不管怎样,他希望美国的任何立法都不要让香港人承担更多他们本不想承担的风险,而他们已经承担了很大的风险。

卜睿哲认为,美国呼吁冲突双方不使用暴力并展开对话是好的,但美国无法让双方走到一起,因为双方的不信任如此之深而且二者的目标相距甚远。

随着香港的抗议规模的扩大才逐步提出了五大诉求,包括正式撤回修例、撤销以“暴动”定性示威、撤销对被捕抗议者的起诉、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彻查警方处理抗议活动的方式,以及落实普选。到目前为止,除了撤回修例以外,其他的诉求都没有得到满足。

卜睿哲认为,中国出于对国家安全的担心来看待香港的事件,也许他们的担心被夸大了,但是这使得他们(中共)很难妥协,而抗议运动(领导者)的激进主义强化了北京强硬派的地位。

数月以来,香港抗议运动的组织规模空前强化,越来越多的大中专院校的学生参与进来,不过在香港经历过数次的抗议活动之后,这些年轻的学生似乎变得更加清楚中共对于香港实施什么样的社会治理模式。这也使得台湾对于一国两制的实施更加担心。

卜睿哲:北京对美国的指责没有根据

他不接受北京有关美国干涉香港事务指责的事实。他说,美国行政当局在这个问题上非常小心,根本没有证据表明美国想搞乱香港。他还指出,特朗普总统在美中没有达成贸易协议的情况下根本不想做任何冒犯习近平主席的事情。

国务卿蓬佩奥星期一在香港警方与抗议者在理工大学发生对峙后表示,美国对香港不断加剧的政治动荡和暴力表示严重关切并呼吁各方在不断升级的冲突中保持克制。他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香港政府应该对半年来民主抗议活动期间发生的事件展开独立调查,包括审查对警方不当行为的指控。

他说:“香港政府负有主要责任。”

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星期一也表示,北京和香港的领导人必须“缓和紧张局势”。他说,他正在努力推动《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全院表决。在他看来,这是特朗普政府可以用来支持香港抗议者的“重要工具”。

参议院少数党领袖、来自纽约州的民主党籍参议员舒默星期二呼吁参议院尽快通过得到两党支持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重申美国对香港人权与民主的支持。

这项法案的通过的情形远远超出人们的想象,中国国有媒体在法案通过后数小时后,对外发布了中国七个政府部门对于这项法案的不满和抗议,但是这似乎并没有引发舆论对于这些法案的谴责。有分析认识认为这是一个很明确的信号,这是中共在与美国对抗的结果逐渐显现,国务卿蓬佩奥在柏林墙倒塌三十周年之际曾公开表达出美国的对手不是中国而是中共,这样的结果无外乎将北京在那个时候被彻底激怒。实际上,中共裹挟民族主义的事件时有发生,政治感言对于中国民众而言是被禁止发表不一样的说法。

摩擦还是对抗到底,在香港这场抗议中,中共与美国对抗的身影一直持续并隐藏式的显现。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