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克维尔笔下的政治“僵尸”

连晨

独裁专制社会,溜须拍马舔菊成风,这是不用说的。独裁者高高在上统揽一切、决定一切、支配一切,无论是升斗小民还是朝廷做官的,其生存福祉完全仰赖“皇上大人”的恩赐,人格上断无平等可言,因而说几句阿谀奉承拍马屁的话,换些许残羹剩饭加虚无缥缈的平安,实乃势之所趋 制度使然,大家应怀抱一种“理解之同情”的心来看待,过多的指责,显然是有违宽厚之道与国情的。

但溜须拍马舔菊这等事不可做的太肉麻,太过分。尤其是对一个颟顸自负又缺乏基本文明素养的暴君,舔菊舔的太肉麻了,马屁拍的太过分了,就有可能在其羊皮揭去显出狼相时,让舔菊者陷入“其言也过”助纣为虐的尴尬。

2020年1月10日的《学习时报》上,就登载有这样一篇舔菊奇文,我先摘录部分内容在下面:

近平同志的贵族气质,是骨子里透出来的。他讲话沉稳而有哲理,语言平实,却能深入人心;他走在大堂上,有一种气定神闲、不言自威的风采。无论是和英国女王乘坐皇家马车,还是和美国总统奥巴马、特朗普在一起会谈,他的气场都足以镇得住场、压得住阵。他这种贵族气质,又不是‘拒人千里之外’的高傲,而是源于他的平民情怀,以他丰富的执政经历和强大的自信为前提,是长期积累和沉淀的自然外化。平民情怀和贵族气质,就像一枚硬币的两面,和谐地统一在近平同志身上。

我的一位朋友看了上面的舔菊文,写了两个字的读后感:呕吐!

我想说的却是,把一只吃人不吐骨头的恶狼描画成一只温顺典雅的猎犬,不需要太高明的技巧就能做到。但问题在这里:狼总是要吃人的,而且它不是偶尔吃一吃,而是经常吃甚至天天吃,再高明的画师,也无能改变狼的这一本性。所以狼吃人的画面和场景,靠舔菊文是无法掩盖的,需要另外一些人出来为其隐瞒事实,遮盖真相。但正如一位智者所言,魔鬼的手掌,终有漏光的地方。一个缺乏教养、不知文明为何物、视普世价值为洪水猛兽的小丑、暴君,他的丑恶嘴脸和反文明行径,总是会在下意识间流露出来,这实在是没有办法的事。有言道“从血管里流出的是血,从水管里流出的是水”,那么从下水道里流出的只能是污泥浊水了。

对于习近平这个小丑,暴君,我认为用托克维尔在《旧制度与大革命》中下面这段话来描绘才叫形神兼备且恰如其分:

我们在历史中见过不少领导人,他的知识结构、文化水平、政治判断力和价值选择,会停留在青少年时期的某一个阶段。然后不管他活多久,也不管世界上发生多少变化,他都表现为某一时刻的僵尸。如果某个机缘,让他上了大位,他一定会从他智力、知识发展过程中停止的那个时刻,寻找资源,构造他的政治理念、价值选择和治国方略。这种人的性格一般都执拗、偏执,并且愚蠢地自信,而且愚而自用,以为他捍卫了某种价值,能开辟国家民族发展的新方向。其实,他们往往穿着古代的戏装,却在现代舞台上表演,像坟墓中的幽灵突然出现在光天化日之下,人人都知道他是幽灵,他却以为自己是真神。但是,他选择的理念,推行的政策,无一不是发霉的旧货。

 习近平究竟是属于前者描绘的“贵族”呢,还是后者描绘的“僵尸”,我想用不了多久,历史就会给出答案。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