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僅是反送中,我們做的是反極權爭民主的公民運動

——香港民陣在東京的報告會

《議報》特約記者 立云

2020.01.26  於東京

 週日(26號)晚間,在東京明治大學研究生院,由明治大學現代中國研究所牽頭主辦,香港的民間人權陣線團體的召集人岑子傑和副召集人陳皓桓,做了一場非常精彩的報告會。名為《香港的年輕人因何而戰》。

報告會在日語版的《願榮光歸香港》的歌聲中開始,兩個香港年輕人一個人梳理歷史脈絡,一個人介紹香港現況,一位聰明活潑,一位瀟灑俊逸,娓娓道來生動的新聞故事。

那個叫陳皓桓的副召集人,從他出生之前的8964天安門事件開始歷史因由的敘述,說到九七回歸,說到雨傘運動的前因後果,再緩緩延續到2019年的反送中(反修例),他的發言的最後,語出驚人的說,“這不僅是反送中也不是反修例,我們做的是反極權爭民主的公民運動!”

(演講會現場,這裡有香港那位梁俊傑義士自殺現場照片,他提出的最後遺願,成為了「五大訴求」口號的來源)

 那位叫岑子傑的傳奇人物,一直站著講述了香港故事,他從03年50萬香港人上街遊行抗議23條說起(就是那個時候民陣成立了),說到香港人心裡有兩個很大的目標就是「民主」和「自由」。再向人們解釋何為「勇武派」何為「和理非」,而暴力事件是如何漸漸出現。他提到了戴耀廷教授的文章,深有感觸的說,希望踐行戴教授提出的“用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方式挑戰法律,也就是「公民抗命」”來引發世界關注,以此為香港人爭取最大的政治優勢和北京政府力爭,爭得真普選。

“不達目的香港人絕不罷休!”他做了這樣的結束語。

(岑子傑在報告會現場)

 演講結束的時候,主持人鈴木教授說,這是第一回完全由學生提出,牽頭,組織的一次報告會。非常好!

老師的話令我意識到,這是日本大學裡的公民教育課,這是香港青年用血的代價付出得來的智慧與見識,日本的青年立即就明白,主動的受到鼓舞而成為自己的力量。這是民主社會健康發展後,青年茁壯成長的實例!

 

(來自陳皓桓的臉書)

 會後有了一點點自由時間,我問了岑子傑幾個問題:

  1. 請問對SARI疫情的看法。

岑:新型肺炎疫情變得那麼嚴重,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因為政府對出現的一些問題,首先採取的是封鎖信息的方式,比如我們在網上看到一些消息,政府會出動去把人抓起來,直到這個問題變得非常嚴重的時候,政府才會面對才會處理,但那個時候已經錯過了最好的預防階段,這就是我認為因為沒有民主沒有新聞自由,而導致的我們所有人要付的代價,不單單是一個地區可能會影響到整個國家,或者整個地球,現在日本和美國都已經有了這個肺炎的案例了。

香港方面,我覺得我們的特首,是站在香港人服務香港人,還是站在北京這一邊為這個政權服務,這是問題所在,如果要服務香港人,為了香港人的健康,特首應該要做出防禦的措施,但是這些措施可能會讓北京覺得丟臉,那麼特首會如何處理。你可以看到跟內地相比,香港的總體醫療水平比內地好,那麼會不會有一些內地的市民會抱著一些希望,想到香港來求醫,會不會導致把病毒帶到香港來,這有一個很大的風險,如果特首要處理這個問題,可能要對內地來港的人做出一個很強硬的措施,這又可能是北京不希望看到的,我們的特首有沒有這樣的承擔,願意為香港市民做一些保障的措施?而這還只是一個很小方面的問題。 

  1. FB上一些言論說,因為國內人民沒有強硬的反抗北京政權,所以中國人到現在還不能得到民主自由,你怎麼看這樣的說法?

岑:我感覺是,每一個地方有每一個地方的環境,香港比較幸福的是,我們離北京比較遠,而且在香港在歷史上一直是國際的焦點,這讓香港比較有能力去做一些反抗,而且在「一國兩制」之下,雖然可能「一國兩制」一直在崩壞中,已經不是原來承諾的那個樣子,但是北京政府至少還是不能明目張膽的去打壓香港人,香港人還是有機會去表達我們的訴求,能夠做我們的示威,因為基本法里寫到了我們香港人有示威的自由,共產黨暫時做不到禁止。但是內地,他們在微博上寫一個帖都會有很多審查看看有沒有罵習近平,他們要反抗的代價真的有點大,但是,他們真的是不想反抗還是不敢反抗,這才是問題的關鍵,我覺得內地有他們的困難,但我相信沒有一個人會真的放棄自己應有的權利。 

  1. 我聽一位老師講過香港人的身分認同問題,你也看到8964一代人為了爭民主自由已經抗爭了三十年了,三十年來,到現在有的人還不能回家,我很想知道,你們有做好三十年抗爭的覺悟嗎?

岑對這個問題,莞爾一笑,說:那麼共產黨有沒有他們的覺悟,他們可能看不到2047?

歷史告訴我們,沒有永不倒台的政權,而人類一代一代繁衍不息,可能我這一代人看不到民族自由,但是我也希望朋友的下一代能夠享受經過我們努力爭取來的民主自由。我們沒有一個人可以控制未來,也沒有一個政權可以控制未來,現在的我們只能是做好現在。我們有清楚的目標,至於什麼時候成功,我不知道,但我不會因為可能的機會太少而不去做。

我沒有想過覺悟,我只想到會受苦會付代價我們也會抗爭到底,我相信我們是對的。讓我看,現在的武漢人都應該揭竿而起來反抗了!

你問我30年,我還想問,他們共產黨有沒有害怕他們堅持不到30年?誰知道呢!

 (报告会现场)

香港的年輕人是為了「自由」「民主」的遠大理想而走上街頭的,而中國政府,面對滾滾而來的民主世界潮流,難道仍舊無動於衷嗎?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