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马耳他也一党专制

 作者:张智斌

 前些日子,郑也夫先生发表了《财产公示,请自常委始》一文,在海内外华人圈里再一次燃起了反腐的话题,有不少人主张,在现在的中国谈反腐其实并没有太大的意义。而这引起的话题,却让我想起也是在前些天读的、发生在马耳他的一个反腐案例。关于此案,英国BBC、《泰晤士报》、《卫报》;美国CNN、《华盛顿邮报》、《纽约时报》;加拿大CBC、《环球邮报》等一长串国际知名媒体都在做深度追踪报道。当然在中国,这或许会另当别论——虽然也有粗浅的报道,但是否能去深究其根底,还真难说。

 马耳他是地中海上一个很小的岛国,面积仅仅316平方公里,人口才区区49.4万。对于某些中国人来说,如果不是荷包涨得发慌(马耳他也是投资移民的好去处,相对欧美发达国家而言,马耳他的投资移民条件要求相对较宽松。马耳他还是欧盟税率最低的国家之一,在那里注册公司也可以与设立离岸公司相媲美),或想放松身心,去享受一下那里得天独厚的阳光、空气、沙滩和海水,那些以大国国民自居的国人对这样的小国往往是不放在眼里的。

 我相信没有多少中国人曾经听说过达芙妮·卡鲁阿娜·加利奇亚(Daphne CaruanaGalizia,1964年8月26日~2017年10月16日)这个名字,尽管她的名字经常出现在许多国际知名媒体上已经两年有余。关于加利奇亚的故事,我却觉得非常值得每一个中国人去了解和思考。

 谁谋杀了加利奇亚?

 加利奇亚是马耳他的一名调查记者、作家和反腐斗士,她的博客“实况评论——达芙妮·卡鲁阿娜·加利奇亚的笔记本”(Running Commentary — Daphne CaruanaGalizia’s Notebook)点击量甚至不亚于马耳他发行量最大的日报《马耳他时报》(Times of Malta)的发行数。数十年来,加利奇亚不畏恐吓和威胁,常年累月地调查和揭露政府官员的腐败、裙带关系和涉及的利益输送,指控当地博彩业和有组织犯罪的洗钱活动,报道马耳他投资移民项目中存在的种种问题,指名道姓地指责公职人员的违法行径,为此她不得不去应付诽谤和侵害名誉的法律诉讼,曾经还两度被马耳他警方逮捕。她在《马耳他时报》周末版和《马耳他独立报》(The Malta Independent)上开辟专栏发表她的调查文章,她在博客中不断披露各种调查消息,在2016年至2017年间,加利奇亚还公布并指控了几位马耳他政要涉及巴拿马文件(Panama Papers)的丑闻。

 2017年10月16日,加利奇亚在离家不远处,被安置在她汽车上的炸弹炸死,年仅53岁。加利奇亚遇害引发了马耳他和国际舆论的强烈反响,马耳他民众、欧盟委员会和国际社会共同谴责这一暴力事件,强烈要求马耳他政府彻查案子,并将凶手绳之以法。

图一:马耳他民众手举达芙妮·卡鲁阿娜·加利奇亚(Daphne CaruanaGalizia)的像片,集会强烈抗议对加利奇亚的暴力谋杀,要求政府彻查案子,将凶手绳之以法。(图片来源于网络)

 究竟是谁在背后策划谋杀了加利奇亚?加利奇亚数十年来一直在调查和报道马耳他政府高官和富商的腐败行径,2016年巴拿马文件披露后,加利奇亚便着手调查马耳他商业巨头约根·费内奇(YorgenFenech,1981年11月23日出生)。费内奇是“图马斯集团”(Tumas Group)的掌控人,旗下拥有马耳他多家赌场和酒店;他也是马耳他、德国和阿塞拜疆跨国公司“燃气发电”(Electrogas)的董事,他操控的项目“燃气发电”向马耳他国营发电厂输送天然气,其从阿塞拜疆输入的天燃气成本竟比市场价高出一倍还多,而且“燃气发电”的背后还与马耳他许多高官存在千丝万缕的关系。同时,费内奇还拥有在迪拜注册的离岸公司“17黑”(17 Black)。

 加利奇亚在对流出的电子邮件进行分析研究后发现,费内奇的公司与马耳他现任总理约瑟夫·穆斯卡特(Joseph Muscat,1974年1月22日出生)的两名亲信——马耳他总理办公室主任凯斯·辛布瑞(Keith Schembri,1975年7月26日出生)和马耳他旅游部长(也是前能源部长)康拉德·米兹(KonradMizzi,1977年11月4日出生)所拥有的秘密离岸公司存在利益关系。2017年11月16日她被炸身亡时,她在自己的博客“实况评论——达芙妮·卡鲁阿娜·加利奇亚的笔记本”上贴出的最后一篇博文便是《骗子辛布瑞今天上了法庭,抵赖自己不是骗子》(That crook Schembri was in court today, pleading that he is not a crook)。这背后的水实在太深,马耳他人民不干了,他们游行抗议,要求政府彻查真相。

 好在马耳他还不是一党专制。在公众的压力和反对派议员的逼宫下,马耳他警方开始调查案件。调查中有一名污点证人——一位充当中间人的出租车司机——以获得免除刑事处罚的豁免权作为交换条件,向警方供出了马耳他大亨约根·费内奇涉及此案——此人正是加利奇亚遇害前曾经重点调查的对象之一。2019年11月20日凌晨,费内奇显然已经获得内部消息,正乘坐豪华私人游艇准备逃离马耳他,被警方拦截依法逮捕。

 在进一步的深入调查中,约根·费内奇供出了另一名重要人物——马耳他总理办公室主任凯斯·辛布瑞。2019年11月26日,凯斯·辛布瑞接受了警察的询问,随后宣布辞职。当天,马耳他旅游部长康拉德·米兹也宣布辞职。而马耳他经济部长克里斯琴·卡东纳(Christian Cardona,1972年出生)则自己宣称暂时停职。这三人都是马耳他工党(Malta Labour Party)成员,有媒体报道,他们涉嫌从约根·费内奇在迪拜注册的离岸公司收受了贿款,同时还涉嫌其它非法行为,正在接受检方调查。

 2019年11月30日,费内奇被指控合谋杀害加利奇亚,以及资助犯罪组织和合谋实施其它犯罪等多项罪名出庭接受调查。费内奇否认了全部指控,但并未提出保释要求。

 事件正在逐步发酵,马耳他总理(也是马耳他工党领袖)约瑟夫·穆斯卡特也越来越按捺不住了,加利奇亚家属、反对派议员和愤怒的公众联合逼宫要他辞职。2019年11月30日,在对费内奇进行法庭调查后,加利奇亚家人表示:“我们现在要求总理辞职,议会应该立即指示对总理进行自由、全面的调查,同时对辛布瑞在达芙妮遇害案中所扮演的角色进行彻查。”

能否给人民一个公正的交代?

 达芙妮·卡鲁阿娜·加利奇亚遇害案牵动了无数人的心。这里面所包含的问题,已经远不只是为加利奇亚个人的遭遇和命运去伸张正义的问题,而是延伸到一场正义与邪恶较量这样的大是大非的原则问题。也正是因为这个缘故,发生在马耳他这个小国的加利奇亚遇害案,在全球事务纷繁复杂的今天,仍然能够成为许多世界著名媒体关注焦点的原因所在。

 根据现在已经披露的调查结果显示,在爆炸发生后不久,警方便以杀人、携带并引爆炸弹和参与犯罪组织等罪名逮捕了直接实施谋杀的三名嫌疑人。路透社报道说,三名嫌疑人在预审中都否认了对他们的指控,他们因实施谋杀获得了15万欧元的赃款,目前他们正在等待司法审判。但是,人们真正希望看到并要将其绳之以法的,是那些幕后指使策划暗杀的大人物。

 2019年11月30日,马耳他总理约瑟夫·穆斯卡特和司法部长欧文·鲍尼奇(Owen Bonnici,1980年5月24日出生)在出席一场调查加利奇亚谋杀案的会议时,俩人被守候在会场外的愤怒民众投掷了鸡蛋。鲍尼奇说,在过去两年里,马耳他相关部门对被指控参与加利奇亚谋杀案的嫌疑人进行了审问,确定了涉案的“中间人”,并用赦免他的罪行作为交换条件,获取幕后主使者的确凿证据,并逮捕提审了主使人。加利奇亚遇害案还在调查之中,鲍尼奇说,“我们希望能够真相大白,赢得这个案件,体现出真正的法治”。

 而欧盟紧急调查委员会赴马耳他特使苏菲·海伦娜(Sophia Helena in 't Veld,1963年9月13日出生)表示,当她与马耳他总理约瑟夫·穆斯卡特和司法部长欧文·鲍尼奇举行会谈后,心里感觉“不放心”。她说欧盟与马耳他政府之间的信任已经严重破裂,而穆斯卡特几乎没有做什么去弥补这场信任危机。

 马耳他工党的反对党则表示,他们将会在议会进行抵制,直到总理约瑟夫·穆斯卡特辞职。2019年12月1日下午,马耳他民众再次聚集在首都瓦莱塔(Valletta),强烈呼吁马耳他总理约瑟夫·穆斯卡特对加利奇亚遇害案和政府高官的腐败行为负责,要求总理引咎下台。据英国《卫报》报道,穆斯卡特对此表示,在案件调查彻底结束后,他会考虑辞去总理的职务。有当地媒体报道称,穆斯卡特已经提前录制了辞职的电视讲话。

 

图二:加利奇亚的博客“实况评论——达芙妮·卡鲁阿娜·加利奇亚的笔记本”(Running Commentary Daphne CaruanaGalizias Notebook)永远停在了20171016日她被谋杀的日子。当天她发出的最后一篇博文是:《骗子辛布瑞今天上了法庭,抵赖自己不是骗子》(That crook Schembri was in court today, pleading that he is not a crook)(图片为加利奇亚博客的屏幕截图)

 事件发展至此,或许有人要问:同样是工党出身的司法部长欧文·鲍尼奇,是否能够公正地去处理这个有诸多工党高官涉案的案子?

 这正如欧盟紧急调查委员马耳他特使苏菲·海伦娜女士所担心的一样。确实,历史的经验早就告诉人们,任何一个能够一手遮天、不受制约的利益集团,都会毫无顾忌地不惜作恶甚至杀人去为利益集团自身谋取不当利益而不必担心法律的惩处。这正如阿克顿勋爵早在1887年就已经断言:“权力导致腐败,绝对的权力绝对导致腐败。”(Power tends to corrupt and absolute power corrupts absolutely.)

 因此,同样具有工党身份的司法部长欧文·鲍尼奇能不能相对公正地去处理涉及多名工党高官在内的加利奇亚遇害案,关键因素就取决于鲍尼奇手中的权力是不是受到制约,以及受到多大程度的制约。很显然,如果鲍尼奇和他所属的工党掌握着至高无上的绝对权力,套用一下阿克顿勋爵的名言,那么对加利奇亚遇害案的处理也就绝对不会公正——我相信,这样的例子,对那些看惯了“绝对权力”处事的读者来说,早就已经司空见惯了。

 为了回答前面所说的同样是身为工党的司法部长欧文·鲍尼奇能不能相对公正地去处理加利奇亚遇害案这个问题,在这里有必要谈论一下马耳他的政治和政党概况。

 马耳他1964年9月21日颁布独立宪法,确立君主立宪制政体。1974年12月13日宪法修改后,成为马耳他共和国,但仍保留在英联邦内。修改后的宪法规定总统为国家元首,由总理提名经议会投票同意产生。总理产生于选举中占议会席位最多的党派,其负责组建内阁和政府工作。

 马耳他的议会为一院制,称众议院,议员由普选产生。马耳他的党派主要有两大政党——工党和国民党(Nationalist Party)及其它一些小政党构成。在1998年、2003年和2008年举行的三次大选中,工党都以微弱劣势输给了国民党而成为反对党,直到2013年大选时工党才以比国民党多出9个议席的优势胜出成为执政党,党魁约瑟夫·穆斯卡特出任总理并组建内阁。在2017年6月3日举行的最近一次大选中,工党再度胜出继续成为执政党,在众议院67个议席中占据了37席(反对党国民党占28席,民主党占2席),约瑟夫·穆斯卡特连任总理。

 在2017年大选四个月后,加利奇亚遇害案发生。随着调查的深入和丑闻被不断挖掘和揭露,在工党执政期间,就算工党可以暂时一手遮天,即使总理约瑟夫·穆斯卡特和司法部长欧文·鲍尼奇为了自己和党的利益考虑,有意想掩盖真相、草率处理此案,但在民主选举、多党竞争、司法独立、媒体开放的马耳他,他们也已经不敢轻举妄动了,因为一旦他们落下把柄,下次大选时,手中握着选票的马耳他人民不会放过他们;工党的反对党——国民党更不会轻易放过他们;独立的司法也决不会饶了他们;自由的媒体也永远记得他们——这才是真正有效的监督和制约机制。

 由此可见,所谓的反腐,在缺乏民主选举、多党竞争、司法独立、媒体开放这些基本的监督和制约要素下,任何信誓旦旦的口号,甚至是装模作样的财产公布,都是无法能够真正令人信服的,而且越是罪大恶极的腐败,还越有可能伪装得更加隐秘,虚假的反腐只会形成越反越腐的局面。

 所谓的社会黑,无正义,其实乃权力黑,无约束。幸好,马耳他还没有黑到一党专制的地步。

 如果马耳他也一党专制

 或许有人会问,如果马耳他也是一党专制,加利奇亚遇害案又会有一个怎样的结果?

 甲:“这案子,看来也只能查到某一级别为止,找个替罪羊顶罪吧?”

 乙:“或许那个开出租车的中间人会突然发生车祸,人死了,线索也就断了。”

 丙:“不,那个商人费内奇知道得实在太多了,他在看守所里必须尽快去‘躲猫猫’,否则有人肯定会睡不着觉。”

 甲:“反正凯斯·辛布瑞和康拉德·米兹应该没事。总理约瑟夫·穆斯卡特更不会有事,他没有涉及其中,对他确实什么证据也没有。他一定会继续当马耳他的总理,并对加利奇亚遇害案作出重要指示:‘加利奇亚案,不管涉及到那一级,不管涉及到谁,都必须一查到底,依法严惩,给人民一个公正的交代!’”

 乙:“他们这些人都没事,那这样怎么能平息民愤呢?”

 丙:“把那些闹事的、扔鸡蛋的都以寻衅滋事的罪名抓起来!还有,要是还不能平息,就把那个司法部长欧文·鲍尼奇搞掉,让他涉嫌腐败,双规他,把他弄成谋杀案幕后的那只黑手——谁叫他不是早点把案子洗刷干净,把火浇灭?真是脑子坏了,不该多管的事情查得那么起劲,党性哪里去了?”

 甲:“你们搞那么复杂干嘛?当初就不应该去炸死加利奇亚,找个黑帮用刀杀了她,伪造一个抢劫杀人的假象,警察竭尽全力也破不了案子,这样不就得了?几个月后,还有谁会记得她?我们还怕她儿子去上访?”

 乙:“其实都不用这么搞,只要把媒体控制住,网络管制住,加利奇亚从哪里去发稿子?如果再不安份,将她散布谣言、寻衅滋事弄进去,或者把她在精神病院里关上一阵子,看她还老实不老实?”

 丙:“不,来硬的那是最后一招。还是先把她统战一下,我们不差钱,给她一个位子、一叠票子,并经常提醒她偏离了马耳他党和人民的正确道路会是多么危险,我想她就不会成为那种人了,她现在或许正以胡锡进为榜样,喊叫着‘媒体姓党’表忠心,隔三岔五的在《马耳他时报》上力竭声嘶地歌颂党呢。哈哈哈……”

  2020年1月12日,温哥华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