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导带头吃喝,小贩摆摊占街,何如红包解渴?

作者:金仲兵

 多地下发红头文件,“领导干部要带头吃喝”!这新闻涉及南京秦淮区、安徽省、浙江宁波鄞州区、江西省商务系统,文件要求自费,限于百元以内。另外还有浙江金东区也发文(据查核应属金华),倡议机关干部到餐店用公餐,注意使公筷。

疫情阴影仍未散去之际,各地方不约而同祭出“带头吃喝”的经济急救章,还是暴露了不少问题。

 一、 决策依法无据,隐患很多

带头吃喝,虽说只是倡议书形式,但仍是红头文件,好说不好听,看着着实辣眼睛。想必看过《人民的名义》、熟悉国情者当知道上行下效的道理。领导亲自了,下面不表示一下吗?于是金东区“22位党员干部响应” ---其中多少是主动自愿,多少是隐形胁迫下的行为表态?

无法知晓决策者的思维方式,但理解他们迫切恢复地方经济的心情。不过上级带头下馆子,想要针对输出的绝不仅是下属,而是广大群众。如果向社会展现出疫情无碍的利好,群体自然跟风。这倒是符合国情,但是不是误导?领导们可以一人一桌安全用餐,普通民众如何安排?

疫情未消,风险尤存,大厅广众之下的聚众共餐风险在决策科学性和流程上缺乏专业评估,与特殊时期的管制要求有冲突,明显是与防疫工作对着干。

公共场所戴口罩,仍是当下防疫标配,而共餐时又不得不取掉口罩,且围桌而坐,面面相对,飞沫共享,这安全吗?退一步讲,哪怕解除了管制,从公共卫生和文明礼仪的角度,对传统的聚众共餐形式也应该重新反思,并拿出新的改革方案。

一切的一切,都在警示我们:中国再也打不起第二场湖北保卫战,况全国乎?!

 二、摆摊占街忽然合法,临时还是永远?

光明时评文章:成都允许临时占道经营,要烟火气!

街角飘来一缕焦香的味道,难道是我梦中的小烧烤?看到“烟火气”,忽然想起来原来人间还需要有烟火气。真佩服文人的浪漫,竟然管贩夫走卒们原来私设摊点、乱摆乱放的违法行为用文艺的语言给予溢美和肯定。从视若仇敌到含情脉脉,这左右极度摇摆的撩人姿势让俺们有点吃不消,反转得让人无所适从。

现在经济不景气,市场急需人气,于是不分高低贵贱,不论户口本外,皆以合法待之。那么原来的赶尽杀绝式管理是否成为过去式,此后私设摊点永远合法吗?有没有法律法规保护,防止明天翻脸不认人?

除了法律诚信,还有诸如:环境保护要不要?城市市容美观要不要?诸多污染型企业会不会放松管制大面积重开?

虽然饥不择食,寒不择衣,但还是要防止急功近利的功利主义扰乱了经济决策的科学和理智。

 三、 雨露均沾,共克时坚

1、对不起领导,有人没钱吃饭

疫情重压二个月,社会底层的贩夫走卒们无不面临开工难和就业难大考,许多已事实倒闭和失业。疫情一旦宣告结束,法律意义上的倒闭潮和失业潮不可避免,企业债务和家庭债务也将推动新的司法诉讼高潮来临。有人襄中羞涩吃不起饭,并非太空臆言。

当下的悖论是,官员们对大众消费吃不惯,但为了带头不想吃也得吃,明显有压力;百姓很想吃,却没得吃。如此上拒下盼的失衡状态,完全可以像南京和宁波那样,给民众派发全国通用功能的消费券。最好是红包,以防止地域性排外。让大多数中下群体有饭吃,慢慢恢复生产和就业,从底层和多数启动,以量变求质变,这才是共渡难关,雨露均沾。

当然还会有“吃跨财政”的老调,但在经济世界老二面前,在财政开支可控的百分点三到五之内,在削减大项目和行政成本后的支付转移安排下,真的无妨国体。至于“养懒人理论”,在先活下来的温饱当先之际,还是稍后再议吧。

虽国有国情,但也有共性。同样在疫情压力下,世界不少国家都主动打开国库,用派发财政红包的形式“开仓放粮”。除了美国刚宣布用一万亿向国民派发红包和减免中小企业税费外,加拿大也砸出820亿加元(约合567亿美元)给全国人民发钱,一人6千!其中包括价值270亿加元对个人和公司的直接支持,以及对家庭和企业价值550亿加元的临时税收延期。此前,先后有澳门、香港、日本、韩国、新加坡、德国等都已向国民发放补贴。这说明他们既有让利与民的友善和诚信,上下一体,也懂得经济拉动的发力点,并不是大项目和少数领导带头吃快餐,而是广大民众手中有钱后的经济参与能力。

2、饮食行业变局

有此一疫,人们对传统饮食行业的大堂式共餐形式必将提出新要求,餐局布局将变脸。

同时,由于对共餐感染的忌讳,饭店消费也会减少,人均一分的点餐分食会增多。如果传统餐饮放下身段,为外卖服务和产品提供升级换代,也会迭代原有产品,重塑产业链。

饮食行业变脸,从政治上、行业上、商业上、饮食习惯上、卫生意识上、行为礼仪上都将产生大变局,传统美食和舌尖中国当以另一面目呈现。

二〇二〇年三月十九日星期四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