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举粉碎”成绝响,谎言治国到尽头

关风祥 (北京)

 从春节前后的风雪交加,到如今窗外桃花盛开,两个月来的瘟疫肆虐,闹得人心惶惶,气氛萧杀,非但校园空荡荡如鬼城,就连小区的晨练公园,也难见人影。男女老少都宅在家中,苦闷已久,百无聊赖。多亏手机和微信普及,大家不再跟外界隔绝。就算封网删贴,也难干净彻底,何况我的学生不乏翻墙高手,常转发妙文。因时间充裕,用手机沟通的机会比以前更多。除垃圾贴让人烦恼,需花时间清除之外,玩手机确有其乐,起码能缓解封闭中的无聊与孤独。

 最近两周,大家议论最多的话题有两个,一个是瘟疫在中国的表面缓和,与在全球的快速蔓延,形成反差;另一个就是任志强的讨习宏文和被抓事件。围绕瘟疫的媒体大战,舆论已趋泛滥,今天老关不想多谈。倒是“大炮事件”引发的微信热议,有后来居上势头,刺激老关手指发痒,不得不撰写这篇文字。

 一,真假虚实的上书与“政变”传闻

 先是“大炮”发文(有说被人出卖),口无遮拦指点“皇帝新衣”,犀利程度远胜他以前批评“党媒姓党”。于是普遍认为,不可能是任本人所为,假托(甚至栽赃)的可能性更大。后来事态发展证明,还真是他本人撰写,敢作敢当。颇令外界大惑不解:这等勇气,来自何处?

 更蹊跷的是,大炮被抓不久,便传出香港陈平转发的一封公开信,呼吁“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要“研究习近平执政的对错去留”。紧接着,又传出马云、柳传志牵头,多位著名企业家,通过李克强上书今上,要求释放任志强,启动市场化与政治改革。最近消息更离奇,说王岐山面见习近平,以辞职换取任志强自由,且已被习接纳,准备让亲信接任。又接着,说李瑞环、温家宝、李岚清、胡启立、田纪云五位党国元老,联名致信习,要求善待任志强、王岐山。消息还说,元老“上书求情”的事,远比任志强案“震撼性”更大,说是一场“政变”,或者酝酿中的“政变”,亦不为过,云云。

 引发争议的是,上述传闻的真假虚实如何?什么行动才能叫“政变”?古今中外,有公开透明的“酝酿政变”吗?凡属政变,都是地火运行,“一举粉碎”,哪有先制造舆论,让政敌预做准备的“上书政变”?于是,许多“政论家”纷纷发话,说上述传闻是胡编乱造,都是为了点击率,根本没有可信度。老关跟几个老头聊天,大家开始也怀疑真假。可是,事态以捉摸。如果把几个传闻的时间巧合,与震撼度递增联系起来思考,隐约觉得,或许不全是空穴来风。说不定,政治生态正发生前所未有的变化,使许多原来不可想象的事情,有了某种可能性,甚至合理性。且听我们的另类思维,供网友参考或拍砖。

 二,“一举粉碎”模式难以重演?

 不错,从中共历史看,权力传承无章可循,路线改变突如其来,已成习惯。虽有党纪国法的空洞文字,实际上并不遵守。有人说,政变的定义,仅指下级犯上作乱,推翻原有权力架构。而上级整肃下级,只属违法乱纪,称不上政变。也许此论有理,或者从书本上查到权威说词,这里不想深究。但在老关看来,但凡不按规矩办事的重大权斗政争,破坏自己制定的党纪国法,用非常手段解除政敌职务,剥夺自由,甚至致人死命的行为,均属政变,或者准政变。文革也好,六四也好,都是政变,其中毛周整死刘少奇、贺龙、彭德怀、林彪等;华国锋、汪东兴抓捕四人帮;邓小平杨尚昆罢黜华国锋、胡耀邦、赵紫阳等等,都是不折不扣的政变行为,有的血腥恐怖,有的貌似文雅,但实质一样。

 历次政变的共同特征,是避开程序,策划于密室,并动用专政手段。突如其来,“一举粉碎”。最突出的戏码有两次,一次是肉体消灭林彪团伙,用全国战备为掩护;另一次是抓捕四人帮,把“怀仁堂”变成“白虎堂”,堪入好莱坞大片。后来整垮华国锋凡是派,收拾胡赵改革派,看上去文雅一点,但残酷性并不逊色。当然,这里涉及上整下还是下整上问题。表面看,都是上整下,大整小,其实不尽然。比方,抓捕四人帮的最初动议,据说并非华国锋提出,而是地位较低的叶剑英、汪东兴等人策划,然后找华国锋背书,如果华不接受,就连华一块儿收拾。老华知趣,加入团伙,否则,就成了抓捕“五人帮”。罢黜胡耀邦的时候,胡还是名义上的总书记,权位最高,但是,八老在邓家开个所谓“生活会”,就硬把胡拉下台,难怪耀邦放声大哭。他未必痛惜乌纱帽,而是对程序的无奈而伤心。所以说,政变这事,未必分什么地位高低,更在乎实力大小。老华也好,胡赵也好,名义地位虽高,却没有牢牢掌握刀把子,指挥不动御林军。

 转看如今任大炮事件,不难发现,随着权威递降律的不可抗性,如今中共的政治生态,的确发生了史无前例的变化。在毛邓时代,不必大喊“定于一尊”,可事实上的一尊地位,几乎稳于泰山。他们手握的暴力实权,跟政治对手的实力不成对比。就算已辞去名义职务,但实力不减。一旦决定对谁下手,猎物们没有还手之力。

 反观如今的习近平,权威递降程度实在太大,德不配位,徒托虚名,难怪被元老耻笑。当然,如果他一味蛮干,霸王硬上弓,下令抓捕重判任志强,甚至“一举粉碎”任的支持者同情者,把他们打成另一个“反党集团”,大张旗鼓的判决和宣传,也许能够做到。估计御林军们不至于抗命,宣传喉舌也不难添枝加叶,编写《五七一工程纪要》之类的假材料,自圆其说。但麻烦的是,他和他的贴身班底,还有毛周或邓陈当年的威望与能力吗?能轻易摆平事后不可避免的更大反弹吗?要知道,习的权力不是选民给的,也不是下级奉上的,而是元老们授予的,是在派系斗争的夹缝中,临时勾兑的结果。既如此,他不可能对元老们的警告掉以轻心。只要等级授权制不改,老人干政就不可能绝迹。从习的优柔寡断畏首畏尾看,就算狗头军师王沪宁、栗战书,还有枝江新军一帮小伙计在背后撺掇,他也难下“一举粉碎”的决心,因为善后工作风险太大。同理,习的对立面,也没有足够的权威和实力,对习王栗等人“一举粉碎”。所谓“麻杆打狼两头怕”,恐怖平衡将长期存在。于是我们看到,任志强案出现胶着状态,真真假假的公开信、劝诫书陆续出笼,后继行动和事态发展,不知伊于胡底。

 三,谎言施政老路已到尽头

 有人根据马云、柳传志等官商勾结的“原罪”说,断言他们不可能联署声援任志强的公开信,说他们没这个胆量。这也让老关匪夷所思。切不说神州大地几乎没有哪个亿万富翁,可以宣称自己对官商勾结免疫,但也不能据此推论,他们就没有民营企业家的苦衷,永不想一吐为快,缺乏在适当气候下呼吁变革的良心与勇气。果真如此,任志强何必铤而走险?其实,在所有变革大潮中,往往是登高一呼者稀,蜂拥呐喊者众。就算任大炮的举动跟他们毫无关系,那么,如今大炮有难,而且代表他们的心声与共识,如果此时居然连屁也不敢放,那是否也太小看了他们?

 至于退休元老为此发声,是否真实?我也无从考证。但仅仅根据他们以前的经历,就说他们绝不可能,恐怕也有武断之嫌。在老关看来,今天中国的形势,已经大不同于他们在位的时候。当年的局面相对平稳,没到今天的糟糕程度。如今内外交困,凶险接踵而来,不可能不让他们忧心忡忡。就算仅仅关注身家性命和财产安全,也让他们寝食难安。习王的治国无能和全面倒退,已把国家带到悬崖峭壁,再继续沿恶政往前走,一场比文革浩劫还要严重的家国灾难,恐难避免。在此关键时刻,稍微还有一点清醒头脑的党国大佬,如果都不敢站出来说话,倒是有点奇怪。至于效果大小,是另一个问题。留下掷地有声的警告,比稀里糊涂同归于尽要好,起码良心上有个交代。

 于是我们看到,谎言治国的老套路,到习王这一茬,已经蜕变成谎言叠加,也就是不停用新谎言掩盖旧谎言,所以朝令夕改,顾此失彼,笑话迭出。尽管然近来有识之士,陆续抛出针对习近平的犀利文章,但都没有任志强的万字雄文震撼力大,引发一波波后继行动。揭穿皇帝新衣的舆论浪潮,终于出现空前迅猛之势,让老关不由刮目相看。隐约觉得,谎言治国的老套路,或许到了不得不改弦更张的历史性一刻。

 最大的治国谎言,莫过于马列毛思的邪论“私有制是万恶之源,公有制才是人间天堂”。为维护这个老谎言,不得不制造更多的新谎言。其实治理国家之道,说到底还得靠市场经济和民主政治,两者都要求起码的诚信与言论开放,权力制衡,简化的说法就是“讲真话办实事”,否则国家难治理,世界市场也无法运作。因为中国鼓励讲假话,打击说真话,所以举国上下充满欺诈互害,无官不撒谎,处处玩诡计,最充分的表演,莫过于官媒头条和外交部发言人的答记者问。骗来骗去,终于导致贸易战升级,还引出疫情大爆发。好在“物极必反”,时至今日,终于走到姗姗来迟的历史拐点。任志强发的这一炮,或许标志拐点的开始。草拟本文的时刻,忽见《人物杂志》对任志强的一篇专访,文章结尾说:“他既是红二代,又是体制的尖锐批评者;他是国企的领军人物,又高喊‘消灭国企’;他信仰共产主义,又认为实现它的途径只有‘民主’、‘宪政’与‘市场经济’。”

 对于这段文字,我想做一点修正,把“共产主义”改成“社会主义”。因为“共产主义”以消灭市场为目标,而社会主义,则不但不消灭私有制和市场经济,而且实践证明,只有严格规范的的私有制和市场经济(当然以宪政为前提),才是实现社会公平正义的唯一途径。舍此另觅蹊径,都是扯淡。大炮的这个结论,跟我主张的“资本社会主义”殊途同归,

 在权力斗争和政策分歧僵持不下的时候,如果双方实力悬殊,一方可以轻易“一举粉碎”另一方的话,那么,破坏规矩的一方,很可能继续沿用老套,用新谎言粉饰旧谎言,以便维护自己的“合法性”。如今双方势均力敌,起码不再像从前那么悬殊,谁也别想对另一方“一举粉碎”了。老关由此隐约感到,这种新态势,倒有可能启动一种看似奢望的“桌面谈判”,无论是召开全会,还是什么扩大会议,无关宏旨,只要建立新游戏规则,说真话讲道理,用投票决定输赢,就不难找到和平改良的途径。果如此,则是国家民族之福。

 老友讥讽我盲目乐观,忘了党国黑箱操作的“优良传统”和历史惯性,对社会转型的困难和残酷估计不足。究竟谁是谁非,且让今后事态发展验证。就在我即将发出稿件的时刻,突然传来不幸消息:说任志强绝食五天,引发心脏病,已经去世。再经核查,又说“看见被救护车拉走,送中日友好医院抢救”。只怕凶多吉少。

 让我们为志强兄虔诚祈祷,祝愿他大难不死,能活着看到历史拐点的来临。

 2020年三月30日凌晨

于北京寓所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