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习共的“甩锅”

曾伯炎

李锐在世时,悔恨自已任组织部副副长,圈了只小学文化的小习入接班人队列,这是他插着氧气管向美国之音记者说的。还留下一句睿语:“毛病成习,积习难改”在网上流传。

 习学毛专权,改了宪法的任期制,要定于一尊,并且把政治局的同志关系改为君臣关系,都要向他汇报、听他指示。毛的专断恶习传导在习身上,伟光正那光环却罩不住。当前这武汉肺炎冠状病毒爆发的责任,无法不追责到一尊本人,他担不起了,于是让湖北武汉两书记为他背了锅。可是这冠状病毒酿成了世甼大祸,这责任也就不是找个人背锅那么简单了。这锅,先由钟南山放话:源头并不一定在武汉,再由外交官们编造:军运会的美军引毒中国。大外宣与五毛再造势,把祸的源头,甩锅给美国和特朗普总统,看似嫁祸于人的好计。

 这下,特朗普难再说习总是他好朋友了吧?这虽像戏言,贸易战打得那么白热化,不也没有撕破脸?但这黑锅甩来,则是很要命的。何况,特朗普正面临他连任选举,这中美关系,难说不是到了这40年来的冰点与拐点了吧。

 其实,美国人近百年来一贯友好中国,常犯对中共误识、误交、误判的错误,且一误再误。这回甩锅向美国,也许会砸清醒那些给习共交朋友的政客,让他们认清匪性结合痞性暴发后的真面目与真厉害了吧。

 从前,那些有“中国通”之名的,如司徒雷登、费正清、谢伟思等,都受过中共的骗,至于民主党的奥巴玛、克林顿左派不说了,就是右派的进过老毛菊香书屋的尼克松,和做过中国大使的老布什,谁不做了老毛与老邓的棋子。他们被利用完了,便丢弃一边。当年,老毛还说:“别了,司徒雷登!”今天,小习出手却把他惹下塌天大祸的铁锅,甩在美国头上,叫美国去背这世界百余国遍染瘟疫之罪,这比恐怖组织劫持飞机撞世贸大厦更厉害吧?比塔利班与巴格达迪搞的恐怖活动更可怕吧?至于叙利亚、伊拉克闹的生化武器,更是根本不值一提了吧?

 不久前,王沪宁弄出了一本《厉害了,我的国》。看来,他们的邪恶与阴狠,还真是厉害!厉害得出乎常识与常规,甚至出乎人们的想象。

 原因是他们这厉害,就在做事无底线。其反复念叨的党性,本质就是反人性。而这种特性,他们祖师斯大林早就说过:“共产党人是特殊材料制成的。”但是,很多人对中共的认识有错误,他们总把中共与欧共、苏共看作一样。哪知这党诞生于痞子运动,与工人运动是很有区别的。当年,有个专栏作家汤远烈,请他批评中共、帮党整风。他出于幽默感,便拿斯大林的特殊材料作题材,画个草包漫画,讽刺那特殊材料是草。结果他被打成右派,后自杀于劳教营。他们这匪党治国,确有草包一面,李锐的叹息与懊悔,不也就是看到这特殊材料那草包的一面吗?但他们窝里斗的残酷和屠杀人民的凶暴就另当别论了。8964他们发社论污学生动乱,再扬言杀20万人稳定20年,近两万热血青年与市民惨死于血腥镇压,那特殊材料的厉害,就不能以草包解释了。近来甩武汉病毒这锅甩给美国,更是流氓阴狠的本性毕露。

而且,他们这材料还特殊在,你喂肥他,暴发成世界老二了,但他缺乏合法性且做贼心虛,认为只有做世界老大,才有安全感。老毛接受了赫鲁晓夫156项工程项目的援助,但毛泽东反而看不起赫鲁晓夫,要自己做老大。今天,在美国帮助下,中国成为世界老二了,中共不同样不忘教育它的党国子民:“美帝亡我之心不死!”

 他们这一伙特殊材料,不仅造出特殊的党,特殊的社会,还被美元喂出特权阶级,而不是美国盼望的中产阶级。这特权阶级很怪,把钱与二奶藏在美国,房买在美国,儿孙的书也读在美国,但骨子里从不改仇美反美。而且在国内,还繁殖出由太监奴性与共产党性结合的马屁阶级,他们集历史邪恶丑鄙于大成,让义和团保皇派还魂红卫兵,再还魂为今天保皇的马屁帮和粉红愤青。这大外宣利用欧美的新闻自由,不已经闹出几百家马屁媒体来混淆真假,占领美国舆论阵地,能小视其厉害吗?

 因此,这倒打一扒并嫁祸美国、甩锅世界的中共,是特殊材料的共产党人,绝不能以现代政党去认识他了。今天,有人给他命名赤纳粹。其实,这只是类比,他们邪性劣根超过了纳粹。希特勒还讲人种优生,要良种化人类,中共则是从痞子运动起家,就是要人类劣种化。纳粹戈培尔还能以自杀承担失败责任,中共却是不担责的。那卸责手段,就是学老毛开七千人大会推脱责任,而习比毛开得更大规模,是十七万人大会。老毛还敢有点检讨,习则尽是表功掩过。李锐讽的“毛病成习”所成的习,今天集中表现在学七千人大会和甩锅上了。

 但是,老毛那诡谲与阴狠,小习却学得徒有其表。毛寻找给他背黑锅的,打江山是蒋介石,坐江山找刘少奇。给蒋介石背不抗日黑锅,又给刘少奇背走资派黑锅。关起门来弄这种甩锅亊件,很容易欺哄国人而得手。小习要美国总统为他武汉病毒亊故背锅,是公开于世界,用梁家河大学问操作,就很难蒙蔽世界了,这锅很容易就被甩回了北京。

 毛泽东不抗日,只顾扩军扩地盘,却要坐享抗日胜利果实,还把不抗日这锅,甩给蒋介石,诬蒋坐峨眉山,胜利后下来摘抗日胜利的桃子。那时,毛可利用知识份子反蒋与愚民无知,他还真蒙过去混过去了。后来,他觉得联日抗蒋之阴谋还可能露出马脚,于是又灭口潘汉年,把漏洞堵住。现在,习学这种毛甩锅蒋介石,却无真正知识份子可利用。唯可用者,马屁帮、小粉红、五毛加愤青。那些马屁虫尽是用马屁向习交換利祿的宵小之徒,如外交官赵立坚,刚一造谣,就被抓住。而老毛用的愚民,今天很多人已正在由网民转化成智民,不再得心应手了。因此,学毛那样甩锅老蒋,已失去社会条件,甚至也是红二代的任志强发万言书,也在造反了呢。

 毛泽东还甩锅刘少奇,组织红卫兵大乱天下去打倒,将大跃进饿死人的锅,叫刘少奇背了,而且把刘还搞死了。毛泽东要做世界共运领袖的野心弄出的大漏洞,是林彪在七千人大会上挺毛,说这错误恰是未按毛思想去做才犯的。于是,毛打造几个学毛思想的先锋,叫全国人民学雷锋、工厂学铁人王进喜、农村学大寨陈永贵。这3人,却都学的毛思想,都是毛泽东的好学生。毛泽东在文革前就这么为他甩锅刘少奇作了几年的舖垫。那锅,文革一开始,便甩给刘少奇给他背了。请问:美国总统特朗普,还是刘少奇吗?不住中南海的特朗普,可组织红卫兵去揪斗他就犯吗?小习闹出的,乃是反弹出美国对其邪恶认识更深,除恶决心更坚决罢了。

 小习上台后,那句“不否定前30年”的话,就预告他将老毛的负资产大包袱背上了,且真是一步步向毛回归。最具标志性的是从宪法取消任期制和宣传上“定于一尊”。毛那一尊有打下江山作基础,习要一尊却难以把“选择性反腐”作基础。小习玩刻舟求剑去仿毛甩锅,引得政治家、政论家要求派世界科学家组团,去澄清病源产生地。武汉P4生物研究所的秘密讳莫如深,不敢开放给世界调查,反而捂着盖子去贼喊捉贼,这是否被逼急了的金蝉脱壳之计呢?

 小习爱拿俄国普京作自已的榜样,但普京比他聪明,不去背前苏联的包袱。普京在莫斯科建政治死难者纪念碑,他不敢学。俄国教科书上纠正十月革命为政变,他还是不敢学,仍然窝在毛思想幽灵做的鬼打墙里,背着毛的政治负资产大包袱去充当伟大英明领袖。这甩锅美国,慌乱中已显示他说的“有一千个理由必须搞好中美关系”那些话,也成屁话了。

 其实,毛泽东的锅也没甩出去,祸也未嫁到他人头上。审判“四人帮”仍是变相审判他,审判波尔布特等反人类罪犯,也是在审判毛这教父。毛泽东的罪责怎么也不可能洗掉了。有人说,甩锅是以攻为守策略的运用,我看实是无耻之尤的垂死挣扎而已。根据虚假政绩自吹自擂不说,现在,转为在万千无辜死亡的尸体上为自已唱赞美诗,还要死者的亲属与同袍向有罪责者感恩!有人批评他们:无德、无能与无耻,而当今中国,正由这么一批三无人士,在表演“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的历史循环的悲剧呵!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