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力量负责人杨建利博士就代表微信受害者

起诉腾讯一事接受记者采访

《光传媒》记者:有关起诉腾讯,自通告发出至今,已有一段时间,很多人都十分关心这件事情,我的朋友中也有人在问我。我初步拟出了下列六个问题,还请您能一一答复。同时,也希望您一切顺利。

1·起诉的时间表,目前的进度;您觉得起诉腾讯这件事最大的难点是什么?

集体诉讼微信是一个复杂的、法律专业性要求很高的工作,我们没有非常确定的时间表。目前的进度情况是,我们已经建立了三位诉讼律师组成的律师团队,对适用法律、诉讼策略进行了初步研究,在律师团的指导下,我们建立和公布了规范化收集案件的平台WeChatlawsuit.com,我们还组建了由15左右组成的常效工作团队,律师团队和工作团队都是定期会议,当然在疫情期间都是电话会议。工作团队正在整理和翻译第一批案子,下个星期将交给律师团队研究。

 起诉微信的最大难点是两个,其一,腾讯知道某一天会有人要诉它,所以它花大量资金雇佣律师团队在它的用户合约、总公司和子公司之间的法律关系、境内和境外的运作规定上都做了手脚和准备,在法律层次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挑战;再则,微信背后是中国政府,我们其实同时在和两个巨大的魔鬼作战,一个大卫拼两个哥利亚,中国政府已经开始动手破坏我们诉讼工作,我们收集信息的平台WeChatlawsuit.com被中国政府封了,在中国已经不能登录。我们正在设计另外的渠道。

2·微信对中国人的生活影响巨大,自通告发布以来,吸引了许多关注,不过,关注和您获取的资料还有不太一样,所以想了解下,您目前得到的反馈如何?

的确是,微信用户在中国超过10亿,微信之恶在于它用(政府支持)的市场垄断的商业能力把10亿多人捆绑在它的社交平台然后又将他们置于政府的监控之下。支持我们行动的人很多。刚才讲了,我们用两种方式获取和诉讼直接有关的反馈,一是我讲的规范化平台,另外我们根据朋友反映的信息,主动去接触那些可能成为原告的人。我们的策略是从若干有力的案子开始集体诉讼,其他的案子可以陆续加入。

3·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前两天提到,封号禁言是最无耻的一招。当然她是指的推特,在中国大陆无法正常使用的一款社交软件。但这也意味着,推特也有封号禁言的做法,这个和微信的封号有什么差别?

中国政府的无耻在于不让民众使用推特,用防火墙把网民封在国内,而又派自己的外交官使用推特做大外宣,再把大外宣出口转内销来愚弄民众。华春莹所说封号的无耻一招,她的政府每时每刻都在做,网警无所不在无孔不入,很多网民因此被迫害,遭受经济和精神损失。微信封号是政府操控微信而实施的行为,和政治迫害相关联,而且受害者无处申诉。推特封号是私企行为,和政府没有半毛钱的关系,是自己平台的规则所致,被封号者可以申诉,若认为推特违法,可以在法律层次解决纠纷。如果私人公司设置的平台不涉及垄断和政府行为,封号不是言论自由这个层面的问题。

4·中国政府和腾讯之间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这种关系对商业的影响在哪里?

腾讯是靠政府的关系在社交平台的市场成为垄断,微信总部有政府部门进驻,直接负责微信的监控工作,至于腾讯复杂的产权结构是否有中国政府或其白手套的成份,则是另外一个问题。

5·就目前收集的资料来看,您对胜诉有多大的把握?

虽然想我刚才讲的那样我们是和两个大魔鬼作战,他们有钱、有政府强力支撑,而且为了这样的法律诉讼做了长年的准备,但是打官司最重要的是事实,只要你做了恶,而且你的运作已经超出中国政府的袒护范围,你一定要为你的侵害行为付出代价。我很有胜利的信心。我希望广大微信用户继续支持,而且有耐心,因为这是一场攻坚战,不容易。 

6·集体诉讼在美国似乎一直都很受重视,但耗时颇长,费用也相当惊人,您对此作了哪些准备?

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我们目前是靠律师团队的正义感和慷慨,这一战也可以成就律师的名声,但是无论如何大量的资金需求是不可避免的,我们首先是寻求已经对我们的工作有信任的朋友的捐助,等官司真正打起来,我们建立了公众信任,再根据情况考虑公开募捐。希望愿意资助我们的朋友与我联络。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