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力更生的内循环正在把中国推向灾难

作者:张杰

习近平南下广东,14日出席深圳经济特区建立40周年庆祝大会。中国新华社报道,习近平周一下午到广东潮州三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视察。习近平说:企业要发展,产业要升级,经济要高质量发展,都要靠自主创新。现在我们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要走更高水平的自力更生之路。

2018年9月,习近平曾在视察第一重型机械集团公司时说,中国是有着近14亿人口、960万平方公里土地的大国,粮食要靠自己,实体经济要靠自己,制造业要靠自己。国际上,先进技术、关键技术越来越难以获得,单边主义、贸易保护主义上升,逼着我们走自力更生的道路,这不是坏事,中国最终还是要靠自己。

分析人士指出:从习近平最近一系列讲话可见,中国正在步入计划经济年代。“他现在想找出一条以国有企业为主,以国家资源分配制度为主的经济模式。说白了就是国进民退和计划经济,本质上没有任何差异。他所谓的改革也必须在国有资源绝对控制的前提下,进行资源分配的改革,这就是计划经济。”如何理解习近平的高水平自力更生?中国要回到毛泽东计划经济时代吗?带着这些问题,我们一起来分析一下。

第一,为五中全会经济发展转向吹风

5月23日,中国两会期间,习近平在出席政协的一次会议时称,“我们要把满足国内需求作为发展的出发点和落脚点......逐步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6月,习近平和副总理刘鹤分别在两次会议上重复了这一表述。7月21日的企业家座谈会和7月30日的中共政治局会议,习近平再次强调经济内循环。中共政治局会议不仅是中国下半年经济政策的风向标,还为10月末即将召开的五中全会制定“十四五”规划铺路。

我认为,习近平强调高水平自力更生的目的是为五中全会经济转向吹风。高水平自力更生也就是以习近平式自力更生,是他喜欢玩的文字游戏,并无特殊含义。中国的经济发展内循环的基础就是自力更生。中国“十三五”规划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十四五”的主线将以“建设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科技内循环和经济消费内循环,将是这轮转向的重点。

第二,经济内循环是迫不得已

有分析人士认为,中国目前之所以强调中国经济转型内循环为主体,是因为他们正在失去越来越多机遇,国际环境严重恶化,已陷入了与美国和西方国家“脱钩”的严重局面,实在是不得已之举,他们并不是想脱离于“世界经济一体化”。两年的中美贸易战,导致许多在中国的国际企业向周边国家转移,随后而来的武汉病毒疫情更加重了这一趋势,中国许多以外贸为主的企业或者失去了海外订单,或者得不到订单。美国、日本及其他西方政府已呼吁并采取措施,敦促本国在华企业撤离中国,并承诺提供全部撤离费用。6月29日,印度一口气封禁59款中国应用软件,呼吁抵制中国电力设备,印度还在进一步封禁中国其他应用软件。

中国经济以“内循环”为主,对应的是之前数十年以“外循环”为主的发展。中国改革开放后,制造业企业普遍采用“两头在外,大进大出”的经营模式。这种模式下,原材料大量进口,在中国加工后,成品全部运到海外销售。那现在经济内循环是要倒退到计划经济时代吗?我不赞同这种观点。我认为,经济内循环并非要回到计划经济时代,而是在对外经济发展严重受阻的情况下,不得已采取的应对策略。习近平不是要闭关锁国,近年来,中国对外开放的力度并不小,中共刚刚推出的《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综合改革试点实施方案(2020-2025年)》就包含众多对外开放的政策。习近平不是不要改革开放,而是要在保住中共执政地位基础上的改革开放,也就是发展国有经济,同时控制民营经济,加大对外开放力度,但极权主义政治制度坚决不改。

第三,中国经济内循环能成功吗?

事实上,面对以前的外部冲击,中国已在一定程度上向“内循环”过渡。2008年后,中国仰赖多年的外贸订单出现断崖式下跌,政府不仅推出四万亿计划,刺激“铁公基”(包括铁路、公路、机场、港口和水利设施等)基础设施建设拉动投资,还推出家电下乡补贴,刺激农村消费市场的发展。

有学者指出,仅从纸面数字而言,居民内部消费需求似乎颇具潜力——2017年占GDP的比重为39%,不仅远低于美国(69.5%),也低于日本(56.3%)和韩国(47.8%),甚至低于印度的居民消费支出水平(59.1%)。以汽车为例,美国的千人汽车拥有量是800台,德日是650台,中国到2017年末才刚140台,差距很大。但实际情况是,中国统一大市场,被一道“城乡二元结构”鸿沟一分为二。中国宏观经济学会副会长王建分析,中国目前约有3.3亿人口的人均GDP已在2.5万美元以上,而有10.5亿人口的人均GDP在4,500美元以下。这两部分人口分别集中在城市和乡村。两部分人收入差距巨大,使中国形成了M型消费结构,低端和相对高端的消费比较多;而健康的消费市场应该是橄榄形的,中间庞大的中产阶级形成消费市场的主体。可见,中国经济内循环并不能解决中国严峻的经济困境。

第四,内循环将把中国带入灾难

文渊在《内循环》一文中指出:1949年后,毛泽东统治中国大陆27年,直到他驾崩蹬腿,在其治下的大陆,不仅经济,而且包括政治、文化在内的整个社会生活就是在“内循环”,也就是闭关锁国。其特征就是以落后、低效的小农经济和自给自足生产方式,维系和推动社会经济的茍延残喘,结果造成了全社会的物资严重短缺,民众生活赤贫,大部分人挣扎在连温饱都无法保证的绝境。毛虽也当掉裤子去搞核弹,疯狂地输出过革命,从饥饿百姓口中夺食去撒币,似乎也曾结交和收买了几个小兄弟,自娱自乐地做过“世界革命人民心中的红太阳”,但整个国家基本上被孤立在主流世界体系之外。保权、保“江山”是中共的命门和头等大事,用毛的话来说就是“革命的根本问题是政权问题。……有了政权,就有了一切。没有政权,就丧失一切”。

川普总统去年2月18日在佛罗里达国际大学的演讲时就深刻指出:“社会主义承诺给你繁荣,实际给你的却是贫困。社会主义承诺要团结,实际给你的却是分裂和仇恨。社会主义承诺更美好的未来,但总是回到最黑暗的过去。社会主义就是人类的悲哀,臭名昭著的意识形态!不问历史,不讲人性。这就是为什么社会主义导致暴政,事实也是如此!社会主义宣称热爱多样性,事实上他们要的是绝对的服从。社会主义不讲公平和正义,也不是为了解决贫困。社会主义只关心一件事:统治阶级的权威。他们获得的权力越多,越渴望获得更多的权力。他们控制医保、交通、金融、能源、教育。他们要控制任何东西和所有的东西。他们用权力来决定谁输谁赢、谁上谁下、谁真谁假,甚至叫谁生,叫谁死。”

但习近平正在重走毛泽东的内循环老路。他不明白,没有民主自由和法治的中国,对外资而言,其环境存在巨大的经营风险,就是中国经济再开放也是枉然。习近平不理解什么是国际公平贸易规则,也没有认识到中国长期实施不公平贸易政策和侵犯国际知识产权的错误所在。他认为是美国逼着中国走自力更生内循环的路,反映出他的思想与当今时代格格不入。我一直说,中国面临的时代很新,但习近平却很旧。

中国一旦与西方脱钩,经济将会面临严峻危机。中国将会一夜间回到四十年前,甚至重演大饥荒的悲剧。习近平从毛泽东九阴真经里找出的“自力更生”旧夜壶,尽管贴上“高水平”的标签,不仅不能解决中国的问题,相反会让中国走上落后保守和四面楚歌的老路,将会使中国遭遇万劫不复的奇灾大难。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