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定宇是抗疫英雄还是掩盖疫情的罪人?

——电视剧《在一起》再次给追责中共提供证据

作者:王维洛

【摘要】2020年8月11日习近平授予张定宇等三位医生“人民英雄”国家荣誉称号,9月8日习近平亲自在人民大会堂给钟南山、张定宇颁授勋章。2019年12月27日晚武汉同济医院打来的电话,请求将一名冠状病毒肺炎患者转至金银潭医院,并通告说,第三方基因检测公司已在病例样本中检测出冠状病毒RNA。这是张定宇第一次接受新冠状病毒感染病人。29日夜金银潭医院又收治7例病患,张定宇再次确认这是类似萨斯的病毒,并委托武汉病毒所做基因序列对比。第二天上午张定宇确认是烈性传染。如果张定宇在那时能够公开说真话,也就没有后来的疫情流行中国、流行世界。不知张定宇是人民的英雄还是世界的罪人?

一、张定宇是隐瞒报告SARS病毒的关键责任人

笔者在《湖北省卫健委副主任张定宇是隐瞒报告SARS病毒的关键责任人》(《议报》,2020年5月8日)一文中指出,综合《健康报》和《人民日报》的关于优秀共产党员张定宇的报道,可以确认下列事实:

2019年12月27日晚,武汉同济医院打来的电话,请求将一名冠状病毒肺炎患者转至金银潭医院。武汉同济医院说,第三方基因检测公司已在病例样本中检测出冠状病毒RNA,但该结论并未在检测报告中正式提及。凭借职业敏感,身为武汉市金银潭医院党委副书记、院长的张定宇立即拨通了北京地坛医院专家的电话,得到的建议是接收患者,展开调查和研究。张定宇当晚就找到了这家第三方检测公司,通过沟通协调,由对方将相关基因检测数据发送给医院合作单位——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初步基因序列比对的结果提示,这是一种蝙蝠样SARS冠状病毒。”[1]

美国陆军从事病毒学研究的专家林晓旭博士在2020年5月4日《新唐人电视台》主持人方菲女士主持的《热点互动》节目中说:根据2005年《国际卫生条例》(International Health Regulations (2005)),在医院、在实验室测到发现萨斯病毒或者萨斯阳性,必须在24小时之内上报世界卫生组织,这即构成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2]

对此林晓旭博士认为,2019年12月27日基因测序公司提供的检测结果就已经知道是类SARS病毒。武汉病毒研究所只是做核实,再和蝙蝠冠状病毒序列做比较。所以,那时候就应该通报WHO了。序列都测出来了,没有什么更多需要确认的了。

可是张定宇并没有遵照希波克拉底誓言、没有按照《国际卫生条例》,在24小时内,以现有最有效的通讯方式,向世界卫生组织报告:中国武汉市出现严重急性呼吸道综合征(SARS)。

二、张定宇被授予人民英雄荣誉称号

2020年8月11日国家主席习近平签署主席令,根据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一次会议11日下午表决通过的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授予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斗争中作出杰出贡献的人士国家勋章和国家荣誉称号的决定,授予钟南山“共和国勋章”,授予张伯礼、张定宇、陈薇(女)“人民英雄”国家荣誉称号。[3]9月8日习近平亲自在人民大会堂给钟南山、张定宇颁授勋章。[4]

三、抗疫题材时代报告电视剧《在一起》

读者也许还能记得《大国战“疫”——2020中国阻击新冠肺炎疫情进行中》这本书,这是由中共宣传部和国务院新闻办指导、五洲传播出版社和人民出版社联合编辑出版的书,除汉语外还有英文、法文、俄文、阿拉伯文和西班牙文五种语言版本。这本书在2020年2月29日推出,一天之后,3月1日下架。也有说《大国战“疫”》这本书还未出版先下架了。十分可惜,如果《大国战“疫”》不下架,一定还能从中挖出更多的真相。因为中共在宣传英雄事迹和英雄人物时总是得意忘形而透露出一些真相出来。

《大国战“疫”》一书下架了,但是出来一部《在一起》的电视剧[5]。这部电视剧的部分内容应该来自那本《大国战“疫”》,只是如今电视剧的影响力大大超过书籍。

《在一起》是一部以抗疫为题材的时代报告电视剧,再现抗疫中的真人真事,于2020年9月29日开始在大陆播出。《在一起》由国家广电总局全程组织指导,国家卫健委和上海市宣传部、湖北省宣传部、武汉市宣传部大力支持,上海电视台、耀音传媒和上海尚视影业联合出品。《在一起》是时代报告电视剧,它和报告文学一样,虽有一定程度的文学艺术加工,但纪实的报告电视剧,展现的核心内容是真人真事。这部电视剧不但是由国家广电总局全程组织指导,而且还有国家卫健委的大力支持,所以在专业方面也是有人守城把关的。

2020年9月18日《在一起》在武汉举行开播活动,中宣部副部长,广电总局局长、党组书记聂辰席,湖北省委书记应勇看望了该剧主创人员,并为《在一起》启动开播。广电总局副局长、党组成员朱咏雷,湖北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许正中,湖北省副省长肖菊华参加了活动[6]。据说国家广电总局在2020年3月份就把拍摄大国战“疫”时代报告电视剧的任务交给了上海电视台等单位。

电视剧《在一起》由《生命的拐点》《摆渡人》《同行》《救护者》《搜索:24小时》《火神山》《方舱》《我叫大连》《口罩》《武汉人》等十个单元故事组成,据称大部分故事都有真实原型背景和人物,其中《生命的拐点》中的武汉江汉医院和老院长张汉清就是疫情最初来袭时的武汉金银潭医院和院长张定宇[7],《生命的拐点》所描述的时间应该是2019年12月29日至2020年1月25日。这里要增加一条,电视剧中的谭松林的原型应该是武汉金银潭医院副院长黄朝林,在国际上,他比张定宇更有名,他是全球第一篇在《柳叶刀》上发表的关于新冠病毒肺炎疫病文章的第一作者,后来也被感染。

根据维基百科,2003年萨斯疫情之后,武汉市决定加强公共卫生体系建设,计划成立新的医疗救治中心。2004年6月18日,武汉市医疗救治中心奠基,位于东西湖区金银潭大道以东,规模为600张病床,各类建筑面积约4.8万平方米,总投资2.1亿元。2008年7月18日,市传染病医院、市结核病医院和市第二结核病医院整合组成的武汉市医疗救治中心整体搬迁至东西湖,并正式开门营业。2016年12月医院改名为武汉金银潭医院。[8]请读者记住武汉金银潭医院的规模。

2019年末武汉新冠病毒疫情爆发初期,金银潭医院是武汉最早收治新冠病毒肺炎患者的定点医院,武汉市的所有新冠病毒肺炎患者都转入金银潭医院治疗。所以金银潭医院收治病患人数的发展基本反映了武汉市疫情爆发初期的情况。

党委副书记、院长张定宇,1963年生于武汉,毕业于同济医科大学,医学博士,1986年参加工作。2020年1月31日湖北省委发布《关于授予张定宇同志“全省优秀共产党员”称号的决定》;4月10日湖北省委破格提拔张定宇为湖北省卫健委副主任。

四、《在一起》电视剧中关于冠状病毒检测的描述

《在一起》电视剧的一开始并没有给出事情发生的时间。电视剧一开始,江汉医院传染科主任陆曼琪正在观看儿子的击剑比赛,江汉医院院长谭松林的电话一个接一个的打来,让她赶紧回去,说出大事了。此时正在骑车锻炼的老院长张汉清也接到电话,让他赶紧回去。当他们到达医院时,7位病人正从别的医院转到江汉医院。

这应该是描写2019年12月29日晚金银潭医院发生的事情。2019年12月26日至27日,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呼吸内科主任张继先共接诊发现7例不明原因肺炎病例,其中3个病人是一家人,一对老夫妇和年轻的儿子。27日中西医结合医院将病情报告武汉市江汉区疾控中心。2019年12月29日晚上,传染病定点医院——武汉市金银潭医院业务副院长黄朝林和ICU主任吴文娟抵达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逐一查看了7例病患。随后7例病患转入金银潭医院。其实其中一位病人(年轻的儿子)并未去金银潭医院。

所以电视剧发生的时间是2019年12月29日晚上,金银潭医院收治从其他医院转来的7例患者。

张汉清在谭松林等陪同下视察了病房,期间抢救了一位突发病危的患者。接下来就是下面的场景。时间2019年12月29日半夜11点50分之前。

谭松林向张汉清汇报,七个病例的症状与前天同济医院转来的病患很相像,可以断定病毒性肺炎。张汉清询问是否已经向疾控中心汇报,得到了否定的回答。张汉清强调要查找病源,有再大困难也要查找病源。张汉清继续询问与那位同济医院病人的基因序列对比结果。谭松林回答说,病毒所出了一份报告,象是萨斯。张汉清立即命令陆曼琪查找病源[9]

上面一段对话有一个重要的看点:

从对话中流露出同济医院转来的病人,与笔者《湖北省卫健委副主任张定宇是隐瞒报告SARS病毒的关键责任人》一文中的时间、地点、人物、事情完全吻合。两天前(2019年12月27日)从同济医院转来的一个病人。江汉医院委托病毒所做了基因序列对比,2019年12月29日已经有结果出来了:象是萨斯。所以起码在2019年12月29日或者在12月27日或者更早,中国已经做了病毒基因序列测试。起码四个单位知道这个病毒基因序列测试结果:武汉同济医院、武汉金银潭医院、武汉病毒所和完成病毒基因序列测试的第三方检测公司。武汉病毒所所长王延轶称,武汉病毒所是2019年12月30日第一次接触到新冠病毒[10],这是谎言。中共并没有遵照《国际卫生条例》向世界卫生组织报告武汉同济医院发生一例不明肺炎病毒,两天以后也没有报告又发生的七例病例。2019年12月27日武汉金银潭医院收治1例、29日晚再收治7例不明原因肺炎病人,并没有按照规定,输入中国传染病网络直报系统,致使投资数亿元的网络直报系统的警报(一个地方累计上报5个病例)未被触发。

据此推测,对于电视剧原型张定宇的描写是基于事实的。

五、烈性传染

电视剧下一个镜头的时间2019年12月30日上午。还是谭松林向张汉清汇报。谭松林说,疾控中心根据他们提供的肺泡灌洗样本,测出来两个跟萨斯冠状病毒相关,是阳性的,跟病毒所检测结果一致。其他几个医院也都出现这种病人,他担心是出现了群发性感染。此时陆曼琪来电话汇报病源调查的初步结果,从地点的重合率上来看,共三十次,其中华南海鲜市场十八次。接着女护士长询问此病的危险性。张汉清以昨晚一个病患差点没抢救过来为例予以回答。女护士长追问传染性,谭松林推说疾控中心还没有正式通报。张汉清斩钉截铁地说:烈性传染。谭松林对张汉清的回应感到很诧异,委婉地说:一切要等疾控中心。但是张汉清接着说:是我的定论。[11]

图1:问:传染性呢?张汉清答:烈性传染。时间2019年12月30日,图片来源:网络截屏

石破惊天!

笔者以为这是这部电视剧的最高点:2019年12月30日上午,武汉疾控中心根据医院提供的肺泡灌洗样本,测出来两个跟萨斯冠状病毒相关,是阳性的,跟病毒所检测结果一致。对于病毒的危险性,张汉清确认烈性传染。

如前所述,2019年12月27日从同济医院转入金银潭医院一个病人,并已完成病毒基因序列检测,结果是和萨斯一样的病毒,和电视剧所展示的完全一样,相信电视剧中张汉清确认烈性传染也是基于事实。

这里要提请读者特别注意的是,谭松林在2019年12月30日的领导、专家会议上提到:所以我们推测,可能病毒的暴露源不只是华南海鲜市场。很有可能跟存在多源性感染的情况。

目前疫病肆虐世界已经10个多月,但是病毒源自何方这个最重要的问题一直没有得到回答。《在一起》电视剧中又引进了一个“多源性感染”的说法,十分令人寻味。

如果“人民英雄”张定宇在2019年12月30日公开说这是类似萨斯的病毒,已经获得病毒基因检测证实,烈性传染。那么就没有疫情流行中国、流行世界。

按照钟南山团队的预测模型,如果提前五天采取措施,感染人数减少三分之二。从2019年12月30日到2020年1月20日国务院确认这是乙类传染病,起码间隔四个五天。如果当时采取措施,感染人数只有实际的八十一分之一。如果当初通报世界,也就没有疫情传播世界,也就没有将发生的追责。

如果张定宇公开真相,那么他就不会是“人民英雄”,而将和李文亮等其他八位一样,用新华社记者廖君的话来说,就是得到依法处置。“人民英雄”和罪犯之间只有咫尺的距离。这种模糊的界限,造成了人们的恐惧,特别是武汉医务人员的恐惧。

关于新冠病毒的人传人、医务人员被感染的情况,电视剧也有很多描述,与中共官方媒体宣传有很大差别。比如2019年12月底武汉医务人员就出现疑似感染,2020年1月初出现数名医务人员感染,就是张汉清的好友刘一鸣院长也死于疫病,谭松林也被感染。

六、武汉新冠病毒爆发初期患者人数的隐瞒造假

《在一起》电视剧用大量篇幅来赞美人民英雄,但是不小心露出了狐狸的尾巴。

6.1官方报告

2019年12月31日武汉卫健委发布《关于当前我市肺炎疫情的情况通报》:目前已发现27例病例,其中7例病情严重,其余病例病情稳定可控,有2例病情好转拟于近期出院。[12]

图2:2019年12月31日武汉卫健委发布《关于当前我市肺炎疫情的情况通报》,图片来源:网络截屏

武汉市卫生健康委员会在2020年1月11日发布新闻发布会指出:“在‘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病原体初步判定为新型冠状病毒之后,国家、省市专家组立即对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诊疗、监测等方案进行修订完善。武汉市卫生健康委组织对现有患者标本进行了检测,截至2020年1月10日24时,已完成病原核酸检测。国家、省市专家组对收入医院观察、治疗的患者临床表现、流行病学史、实验室检测结果等进行综合研判,初步诊断有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41例,其中已出院2例、重症7例、死亡1例,其余患者病情稳定。所有密切接触者739人,其中医务人员419人,均已接受医学观察,没有发现相关病例。”[13]

图3:2020年1月11日武汉卫健委发布《关于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情况通报》,图片来源:网络截屏

从2019年12月31日到2020年1月10日病例数由27例增加到41例,增加了14例。这给中国人民、给世界人民提供了绝对错误的信息。

6.2《在一起》电视剧

时间2019年12月30日上午。张汉清告诉谭松林:“妇幼保健院有十三个病人,正在转来的路上,做好准备。”谭松林问:“又来十三个啊?我们医院不是已经收二十个了?重症室已经满了,住不下了。咱们病区有几个轻症病人,毫无症兆就转为重症了。”张汉清果断地下达命令:“重症监护室住不下,征用传染病区,传染病区住不下,征用普通病房。通知行政,今天所有预约门诊全部取消,全额退款。从现在起门诊、急诊全部停止挂号。”谭松林说:咱们现在连病源是什么都还不知道。”张汉清说:正是因为不知道病源,放在普通综合医院,风险更大。这里是想表现张汉清勇挑重担的精神。

这段对话中可以看出,2019年12月30日上午汉江医院已经接收33位患者,超出武汉卫健委2019年12月31日发布的27例。

在《在一起》电视剧中,在12月30日举行的有领导、专家参加的会议上,有一位专家说:“综合市区传来的信息,现在感染人数还在持续地增长,我们务必尽快查出感染源和感染路径。”可见当时真实的情况是感染人数还在持续地增长,而不是武汉卫健委所公布的在2019年12月31日到2020年1月10日之间只增加了14例。

同样在这次会议上张汉清要求上级增拨100台呼吸机,两台体外膜肺氧合系统等设备。

在2020年年初的医院中层干部会议上,谭松林报告说,病房已经住满。张汉清建议让已经痊愈的病人出院,减轻压力,痊愈的标准是两次检测呈阴性。

电视剧用大量的篇幅来描写张汉清如何果断、镇定地指挥江汉医院的所有职工、特别是共产党员,将所有普通病房改造成新冠肺炎病房、重症监护室。不要忘记,金银潭医院一共有600张病床,各类建筑面积约4.8万平方米。就算三分之一的病床收治新冠病毒肺炎病患,也有200位病患。如果三分之二的病床收治新冠病毒肺炎病患,就有400位病患。

从上可以看出,武汉市卫生健康委员会在疫情初期发布的疫情情况都是彻头彻尾的谎言。

七、为追责提供证据

尽管中共政府极力隐瞒武汉疫情早期真相,如病患人数的发展、病毒的来源、人传人现象和医务人员的感染等等,但是中国学者在国内外发表的大量论文,其中的部分内容透露了一些真相,并给追责中共的提供了依据。笔者以为,其中四篇论文最为重要:

一是2020年1月24日,武汉金银潭医院副院长黄朝林等发表在世界著名的医学杂志《柳叶刀》(TheLancet)上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患者的临床特点》(Clinical features of patients infected with 2019 novel coronavirus in Wuhan, China)论文;[14]

二是2020年1月29日,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等在世界顶级的学术期刊《新英格兰医学杂志》(NEJM)官网上发表了论文《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在中国武汉的早期传播动力学》(Early Transmission Dynamics in Wuhan, China, of Novel Coronavirus–Infected Pneumonia)[15]

三是2020年3月初钟南山院士团队在世界著名的《胸腔疾病杂志》第12卷第3期2020年3月(《Journal of Thoracic Disease》)发表了题为《基于 SEIR 优化模型和 AI 对公共卫生干预下的中国 COVID-19 暴发趋势预测》(《Modified SEIR and AI prediction of the epidemics trend of COVID-19 in China under public health interventions》)的文章[16]

四是中国疾控中心副主任冯子健等发表在在《中华流行病学》杂志2020 Vol41上发表题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流行病学特征分析》的论文(收稿时间2020年2月12日)[17]

现在又有抗疫题材时代报告电视剧《在一起》,再次透露了中共早期隐瞒武汉疫情的一些真相,揭露了中共的谎言,为追责中共的提供了有力依据:

——从2019年12月29日晚至2020年1月10日武汉金银潭医院收治的新冠病毒的病人人数持续增长,而不是武汉市卫健委所公布数据的2019年12月31日27例,到2020年1月10日41例。

——2019年12月27日武汉金银潭医院收治1例、29日晚再收治7例不明原因肺炎病人,并没有按照规定,输入中国传染病网络直报系统,致使投资数亿元的网络直报系统的警报未被触发,网络直报系统未起到预警作用;

——2019年12月27日武汉金银潭医院收治了由同济医院转来的一位病人,并已经做了病毒基因序列检测,结果是与萨斯病毒相似。知道这个病毒基因序列的除第三方检测公司外,起码还有武汉同济医院、武汉金银潭医院和武汉病毒所。中共并没有遵照《国际卫生条例》向世界卫生组织报告武汉同济医院发生一例不明肺炎病毒,两天以后也没有报告又发生的七例病例;

——武汉病毒所所长王延轶所说,病毒所是2019年12月30日第一次接触到新冠病毒。《在一起》透露,病毒所起码在2019年12月27日已经接触到新冠病毒;

——2019年12月底武汉金银潭医院的医生已经认定这是一种和萨斯十分类似的新型冠状病毒,并且确认是烈性传染性病毒。而国务院常务会议在2020年1月20日才确认武汉新冠肺炎是II类传染病新冠肺炎纳入法定传染病,实行“乙类甲管”等措施。两者时间间隔超过20天;

——2019年12月底已经武汉医务人员在医治护理病人过程中被感染,人传人现象已经出现,2020年1月9日有武汉市医院医务人员被确诊,人传人现象已经被证实。不久即出现医院医务人员死亡。而钟南山在2020年1月20日才承认人传人和医院医务人员被感染。

2019年12月29日夜张定宇确认这是类似萨斯的病毒,第二天上午张定宇确认是烈性传染。如果张定宇在那时能够公开说真话,就没有后来的疫情流行中国、流行世界。

(感谢林晓旭博士的指导)

【注释】

[1]王维洛:湖北省卫健委副主任张定宇是隐瞒报告SARS病毒的关键责任人,议报,2020年5月10日,http://www.yibaochina.com/article/display?articleId=8538

[2] 五眼聯盟最新報告信息量超大!蓬佩奧指大量證據指向武漢實驗室;美調查病毒起源能否找到實錘證據?| 橫河蕭恩 | 熱點互動,嘉宾蕭恩即美国陆军从事病毒学研究的专家林晓旭,2020年5月4日,https://www.youtube.com/watch?v=9I080i_a_kA/《国际卫生条例》第二编-信息和公共卫生应对,第六条通报规定:一、各缔约国应该利用附件2的决策文件评估本国领土内发生的事件。各缔约国应在评估公共卫生信息后24小时内,以现有最有效的通讯方式,通过《国际卫生条例》国家归口单位向世界卫生组织通报在本国领土内发生、并根据决策文件有可能构成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所有事件,以及为应对这些事件所采取的任何卫生措施。

[3]习近平签署主席令,授予钟南山等4人国家勋章、国家荣誉称号,澎拜新闻,2020年8月11日,https://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8674185

[4]记者徐婷婷:钟南山、张伯礼、张定宇、陈薇:国家级荣誉的背后,健康时报,2020年9月8日,http://www.jksb.com.cn/html/news/hot/2020/0908/165598.html

[5]《在一起》,https://www.youtube.com/watch?v=8bWxRp4XGFY

[6]抗疫“时代报告剧”《在一起》开播活动在武汉举行,澎湃新闻,2020年9月19日,https://www.sohu.com/a/419452241_260616

[7]参见:蔡慕嘉:《在一起》录特别节目 了解原型后主创满是钦佩,信息时代,2020年9月21日,刊登在新浪娱乐,https://ent.sina.cn/tv/tv/2020-09-21/detail-iivhuipp5604615.d.html?oid=4067831211849439&vt=4&wm=3292_9017&cid=34977&node_id=34977

[8]维基百科,金银潭医院

[9]电视剧中对话如下:谭松林说:这七个病例都差不多,与前天同济那个很相像,都有发热、乏力、干咳的症状,其中三例有腹泻,重症患者有呼吸窘迫,所有他们几例病患,这血常规检查都显示,淋巴细胞减低,CT扫描(字幕为:胸部电子计算机断层扫描),呈现磨玻璃样改变,且都在肺部四周,这个可以断定,这是病毒性肺炎。张汉清问:疾控中心那边……谭松林回答说:还没有正式通知,还没呢。估计最早也得明天了。张汉清说:不等他们了。我们自己先出措施。要紧的无非就那几点……张汉清说接着说:刚说漏一点,加上,查找病源。谭松林回答说:可是现在,这几个都是属于危重的,没办法问话啊。张汉清说:遏制传染病,就是和时间赛跑,宁早勿晚,大年三十去埃塞俄比亚的机票,我都订了,打折票,不能退。……张汉清问:同济医院那个病人,基因序列对比,结果出来了吗?谭松林答:病毒所那边,出了一份报告,有点象是……张汉清问:象什么?谭松林答:萨斯(字幕为:非典)。张汉清说:不用再等了,查传染源。马上。谭松林答:可是好几个病人还没有醒呢。陆曼琪说:我来联系。陆曼琪用电话命令:配合疾控中心尽快调查传染源。张汉清说:不能全指望疾控中心和病毒所。我们自己要先进行病毒取样。谭松林答:是。我已经安排了咽拭子测试。张汉清说:先进行支气管内镜检查,再做肺泡灌洗。谭松林说:还是先等检测的结果吧。张汉清说:病人都是从下支气管先感染,直接感染到肺泡,要等到逐渐发展到把肺泡灌满,从肺泡中漫出来,咽拭子才能检测得出来。那些已经从肺泡漫出来得病人,做咽拭子测试是可以的,可那些没有漫出来的病人呢,谭松林说:师傅,肺泡灌洗毕竟是有创的,病人和家属未必会同意啊。张汉清反问道:不同意就不检查了?就不治疗了?你首先是医生,然后才是院长。谭松林不语。

[10][10]武汉病毒研究所所长王延轶回应病毒起源阴谋论,央视新闻客户端 CGTN 2020年05月24日,http://m.news.cctv.com/2020/05/24/ARTI22BmCs7zXQ9TLLee2ro0200524.shtml

[11]电视剧中对话如下:谭松林说:疾控中心根据我们提供的肺泡灌洗样本,测出来两个跟萨斯冠状病毒相关,是阳性的(字幕为非典冠状病毒相关,是阳性的),跟病毒所检测结果一致。张汉清说:马上要送过来的病人,有条件的要做CT扫描(字幕为电子在计算机断层扫描),做不了的补拍床边片。再复查一下血常规。复查一下生化和炎症指标。谭松林说:好。现在有几个医院都出现这种病人,我担心会不会是群发性感染。张汉清说:问一下陆曼琪,病毒源查得怎么样?还有,让所有人做好防护工作,口罩必须戴。陆曼琪来电话汇报说:查实的病人和病人之间,没有实际的人际接触。疾控中心现在列出了两周之内所有病人的行踪。从地点的重合率上,东湖公园两次,楚河汉街三次,武汉天地三次、群光广场四次,华南海鲜市场十八次。张汉清拿起电话下令:我建议对所有类似症状的患者进行一次排查,两周内华南海鲜市场的接触史。护士长说:这都小事。我就想问两位院长大人。能给我交个底,这到底是个什么病?张汉清回答说:不知道。护士长问:危险吗?张汉清问谭松林:你说呢。谭松林不答。

张汉清说:昨天晚上的病人,差点没就过来。我们到现在连什么病都不知道,你说危险不危险?护士长问:传染性呢?谭松林答:疾控中心那边还没有正式通报。张汉清接着肯定地说:烈性传染。谭松林惊异地问:师傅?张汉清不接话。谭松林解释说:这只是推测。还不是定论。护士长问:是吗?张汉清说:这是我的猜测。谭松林说:一切还是要等疾控中心。张汉清接着说:也是我的定论。

[12]武汉市卫健委关于当前我市肺炎疫情的情况通报,2019年12月31日,湖北省卫生健康委员会网,http://wjw.hubei.gov.cn/fbjd/dtyw/201912/t20191231_1822343.shtml

[13]武汉市卫生健康委关于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情况通报,2020年1月11日,武汉市卫生健康委员会网站,刊登在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网,http://www.chinacdc.cn/jkzt/crb/zl/szkb_11803/jszl_11809/202001/t20200119_211274.html

[14]黄朝林等:新型冠状病毒感染患者的临床特点(Clinical features of patients infected with 2019 novel coronavirus in Wuhan, China),柳叶刀(The Lancet),2020年1月24日,https://www.thelancet.com/journals/lancet/article/PIIS0140-6736(20)30183-5/fulltext

[15]高福等: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在中国武汉的早期传播动力学(Early Transmission Dynamics in Wuhan, China, of Novel Coronavirus–Infected Pneumonia),新英格兰医学杂(NEJM)志,2020年1月29日,https://www.nejm.org/doi/full/10.1056/nejmoa2001316

[16]钟南山院士团队:基于 SEIR 优化模型和 AI 对公共卫生干预下的中国 COVID-19 暴发趋势预测(《Modified SEIR and AI prediction of the epidemics trend of COVID-19 in China under public health interventions》),胸腔疾病杂志》(《Journal of Thoracic Disease》)第12卷第3期,2020年3月初,https://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7139011/                                                        

[17]冯子健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流行病学特征分析,中华流行病学杂志2020 Vol41(收稿时间2020年2月12日),http://html.rhhz.net/zhlxbx/004.htm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