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锡进喜欢什么样的意识形态?

作者:唐宋民

别看胡锡进在文章中常常代表国家或全体国民,认起真来,他资格不够。胡锡进充其量只能代表环球时报,连人民日报都代表不了。

几天前作者已经发文就胡锡进诅咒美国意识形态提了一句,然意犹未尽。

都知道,中共一再释放一种信号,那就是中美两国虽然社会制度和意识形态不同,但中国无意或从来就没想过要改变美国的意识形态,更没想要取代美国在这个世界上的位置。这种意思的话,由够资格代表中共(代表中共往往也就意味着代表国家)的人在多种场合表达过,我想,比普通网民更关注时事的胡锡进不会不知道。那么,他为什么还要“胡侃”呢?

美国务卿蓬佩奥的讲话,很多中国大陆网民原本并不知情,可由于胡锡进享有“翻墙”特权,墙外面的人说了什么,不管批评还是表扬,胡锡进翻墙过去后很快就知道了。知道就知道吧,他觉得还不够,还要告诉不知道的中国网民。这样一来,没有资格“翻墙”的普通网民就也知道了——估计很多翻不了墙的网民还在想着如何谢谢这个老胡哩。

比如,胡锡进11月11日这天的微博在微信上被大量转载。网民们为什么要转载胡锡进这天的微博,因为里面有蓬佩奥“迄今最恶毒的语言”。网民们大都好奇,想看看怎么个“最恶毒”法。胡锡进在微博中告诉人们:“蓬佩奥在一个最新讲话中使用了他迄今最恶毒的语言,骂中共是‘马列主义怪兽’”。因此,让他是可忍孰不可忍,于是要以牙还牙,在这天的微博结尾处,不仅诅咒“这个罕见的意识形态狂很快就要丢掉他的国务卿工作了”,而且大胆预言:蓬佩奥如果能活得足够长,他会看到“他今天炫耀的意识形态将被瓦解”。

被谁瓦解?怎么瓦解?胡锡进为何说得那么肯定?莫非他已知“决策层内情”?没听说他还是“预言家”。

当然,按人之常情,或叫“对等”,胡锡进这种人怎么骂蓬佩奥都没问题;即使像蓬佩奥一样也选用“迄今最恶毒的语言”骂过去,也是他的权利。但因痛恨蓬佩奥,就把美国人民包括成千上万移民者喜欢的美国意识形态扯进来加以诅咒,就有点过分。真不知胡锡进为何那么恨美国的意识形态。记得几年前,虽没有截图,想胡锡进也不会抵赖不承认,他曾在微博中说过:“如果一个早上中国能变成美国,当然好。”我们知道,喜欢一个国家,除了喜欢这个国家的社会制度,还包括它的意识形态,既如此,胡锡进现在为什么又要诅咒呢?

尤其让人搞不懂的是,胡锡进所指出蓬佩奥“今天炫耀的意识形态”,真的会因蓬佩奥的“炫耀”或胡锡进的厌恶“被瓦解”吗?反正我不信。意识形态与社会制度往往“配套成型”,可以说,有什么样的社会制度,就有什么样的意识形态,且是一整套系统观念。

如此这般,是说“被瓦解”就能被瓦解得了的吗?如果是先进的制度先进的意识形态,不论什么人,也不管如何炫耀,也不会就因此“瓦解”;而如果是一种落后的制度落后的意识形态,就算你“关起门来”操作,也未必就能万岁千秋。胡锡进那样说,很可能是在“听”到蓬佩奥“迄今最恶毒的语言”后把这个御用奴才气昏了头。

多少了解一点美国建国史的读者都不能不对他们那一批制宪者佩服得五体投地。胡适1952年12月6日在台湾有个题为《争取民主自由》的演讲,在这次演讲中,胡适举例,说美国最初只有十三个州。一七八七年的费城宪法会议,十三个州的代表,总数也不过几十人,闭门三个月,制成第一部成文宪法,用了一百多年(按:这是胡适就1952计算的。现在当然已经有200多年了),一直到现在。一个国家的宪法,往往是这个国家意识形态的基石和保障;而也正是这部宪法,被美国人民奉为“圣经”。

几天前本人在文章中提到托克维尔《论美国的民主》。别看美国建国史到今天还不到250年,可美国的民主早已名扬世界,而且早在建国只有五十余年之际,就有法国人去这个国家“取经”,这个人就是法国政治思想家德·托克维尔。

二十六岁那年,他和自己的好朋友德·博蒙几经周折,被批准去了美国。表面是考察当时受到欧洲各国重视的美国新监狱制度,其实“他们的真正目的是到这个国家去考察民主制度的实际运用”。他在那儿观察、研究美国的政治、经济、自由、民主,还有、地理、法律、民情等等,九个月后回来,三年后出版了让他成名的《论美国的民主》(先出上卷)。托克维尔在书中对美国很少批评,特别是高度赞扬了美国的民主——要知道那可是在近二百年前哦。

美国是什么样的社会制度、什么样的意识形态,且看《论美国的民主》第二部分第一章。这一章的大标题就是:《为什么可以严格地说美国是由人民统治的》。

本章内容很短,译成中文,不足300字符,第一段是这么说的:

“在美国,立法者和执法者均由人民指定,并由人民本身组成惩治违法者的陪审团。各项制度,不仅在其原则上,而且在其作用的发挥上,都是民主的。因此,人民直接指定他们的代表,而且一般每年改选一次,以使代表们完全受制于人民。由此可见,真正的指导力量是人民;尽管政府的形式是代议制的,但人民的意见、偏好、利益,甚至激情对社会的经常影响,都不会遇到顽强的障碍。”

这既是美国的社会制度,也是美国的意识形态。

从托克维尔考察到现在虽过去约190年,可美国最基本的社会制度以及形成的意识形态没有改变;“美国是由人民统治的”没有改变。因此,不知道隔着太平洋的胡锡进为什么不喜欢并诅咒这种意识形态“将被瓦解”。胡锡进能不能告诉我们,他到底喜欢什么样的意识形态?难道不喜欢由人民统治国家?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