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独立司法体系将被共产党废止

作者:张杰

11月17日,国务院港澳办副主任张晓明在“基本法颁布30周年”论坛上发表视频讲话。他声称,以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为基本标志的香港“一国两制”已经结束,“爱国爱港者治港,反中乱港者出局”已经成为新的法律规范,也将成为治理香港的新制度。张晓明希望港人认识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香港资本主义制度的保障。人大常委会日前撤销四名民主派议员的决定,是“一国两制”下所立的“政治规矩”。针对舆论的批评意见,张晓明将它们讥讽为“噪音”,并不乏得意的表示,“让这些噪音”成为香港新的治理模式出台的“背景音乐吧”。他说,中央主权是高度自治权的前提,香港发展愈来愈离不开、得益于内地,在谈香港“民主、人权、自由”等核心价值前,应先加上“爱国”一词。张晓明还表示,下一步改革的重点是司法体系。如何看待中共香港新的治理模式?香港将走向何方?下面,我谈谈自己的看法:

第一,香港新治理模式就是共产党绝对领导

张晓明所指的香港新的治理模式大致包括以下内容:1.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香港资本主义制度的保障。2.“爱国爱港者治港,反中乱港者出局”3.重塑香港司法体系。对于张晓明提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香港资本主义制度的保障,香港民意研究所副行政总裁钟剑华认为这只是中共常见的,空泛但有谬误的政治口号。香港中文大学客席教授林和立认为张晓明的话自相矛盾,“因为香港人一般所认识的资本主义制度,与(中国)大陆自文革以来推行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很不一样”。“但目前‘一国’已凌驾于‘两制’,因此重点还是要香港人服从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其次才可以享有法治、言论自由、集会自由等传统的香港价值。” 钟剑华博士认为,张晓明声称人大常委会的决定让“反中乱港者出局”成为“法律规范”,但这份决定本身并未提供撤销四名议员资格的明确法律理据,“爱国者治港”亦同样缺乏标准。

我认为,中共所谓新的香港治理模式就是香港大陆化,中共要对香港进行绝对领导。我们从港版国安法出笼到人大和港府取消四位民主派议员的资格,再到张晓明和林郑月娥的叫嚣就可以清晰地看到这个路径。中共不只是要清除所有民主派议员,压制反对派声音,而且是要把香港完全置于中共的领导之下。香港司法独立将是中共要摧毁的最后一道防线。随着外籍法官的被迫离去,英美法系将会被废止,中共极权主义法律将在香港全面实施。独立的司法体系被认为是香港作为世界的一个金融中心繁荣发展的重要基石和最后一块屏障,但它已经在中共炮火的射程之内,消亡只是时间问题。

第二,香港变成对抗西方的前哨

香港曾是中国瞭望西方民主自由和法治的窗口,但2014年雨伞运动和2019年返送中运动,使习近平和中共惊恐不安,担心香港的星星之火会在内地成燎原之势。为了保住红色江山,习近平铁了心要关闭这扇窗,不惜毁掉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因为在他的思维仍停留在毛泽东时代,认为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失去政权就失去了一切。习近平已经在打一场新的“抗美援朝”战争,只不过将战场从朝鲜搬到了香港,他要将香港变成对抗西方的前哨。

可以预料,随着香港治理新模式的推行,西方的制裁会不断加大,形成对抗中国的国际联盟。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的首席中国政策和规划顾问余茂春,11月12日在接受美国之音专访时指出:“不管谁当总统,他毕竟是美国的总统,他一定是按照美国人民的利益来考虑。这是美国民主共和两党的共识。”川普总统对华战略的三大理念是:抛弃打中国牌;抛弃以接触为中心;认清中共不等于中国人民。余茂春认为,这些理念是基于对中共政权本质的认识而作出的,基本上是不可逆转的。事实一再证明了中共当局为保住执政地位可以推翻曾经做过的许多国际承诺。最新例子就是北京直接剥夺香港立法会4名亲民主党议员的席位,再次揭示其香港一国两制“50年不变”的承诺是根本不可信的。

第三,香港治理新模式是中共的末日狂奔

应该说,习近平的心气很高,可谓神龙摆尾嫌海浅,大鹏展翅恨天低。他有一个宏大的治国构想和路线图。他计划通过反腐集权,将中国从后极权主义返回到极权主义,对内政治高压独裁专制,对外保持经济开发,继续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建设一个与西方相抗衡的帝国,收复台湾,取消一国两制,同化少数民族,使其成为名副其实的千古一帝和与美国分庭抗礼的世界领袖。

但习近平心比天高,却命比纸薄,因为他的狂妄和不识时务正在加速中共的灭亡。有网友写道:他是帝国主义和全世界的反动派安插在我们内部的人。他用最短的时间搞垮了中国经济;他用最短的时间搞坏了中国的国际环境;他用最短的时间让中国的外汇储备见底;他用最短的时间让一国两制的香港金融贸易和自由贸易中心不复存在;他用最短的时间使中国的国际产业链断裂;他用最短的时间让失业攀升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他用最短的时间让美帝国主义陈兵西太平洋,战火一触即发;他用最短的时间让台湾人对中国的认同率达到最低点。

当今世界,共产主义极权政权早已分崩离析,被世人唾弃,但习近平不好读书,不懂世界大势,仍沉浸在毛泽东的神话故事中。将中共的“回光返照”误读为“国运昌盛”。1989年六四大屠杀后,中共的命运本应与苏联和东欧一样土崩瓦解,但邓小平开启了市场经济改革,让中国改革开放改变航线,走向权贵资本主义,从此,共产党与人民的关系变成了功利的金钱关系,可谓饮鸩止渴。由于政治体制改革的停滞,2015年中国的经济发展进入衰退期。但习近平没有读懂国情,将“晚霞”误读为“朝阳”。习近平狂妄自大、蛮狠粗暴的德行使平民百姓怨声载道,官员官不聊生,知识分子不相为谋,民营企业家仓皇而逃,军人人心思变,可谓上得罪了天,下得罪了地,中间与自己过不去。

有学者指出:这个外表强大光鲜得红色帝国其实已患沉疴,赤裸裸的敛财和镇压所付出的代价是失去政治合法性。也许,我们不得不承认中国已经创造了一个奇迹:他的政权居然在“六四”大屠杀之后存活下来,并在全球化浪潮中攫取了巨大的收益。但是,历史经验告诉我们,一个失去了合法性的政权虽然可能活得超出人们的预料和忍耐,但它决不会长久存在,人类历史没有,也不可能有这样的奇迹。

目前,中共在台湾已经民心尽失,统一大业已渐成白日梦。试想一个独裁专制国家如何能与宪政民主的台湾融合?文明与野蛮如何相得益彰?北京当局十九大后,全面激化了民族矛盾。中共将百余万维吾尔人关押在再教育集中营。在西藏,中共拆毁了色达五明佛学院,至今已有150余名藏人为抗争中共的暴政而自焚。在内蒙古,中共禁止蒙古族学生说母语。中共正在实施纳粹化种族灭绝政策,但却将恐怖主义 、分离主义和极端主义的标签贴在少数民族的身上。一旦共产党退出历史舞台,苦共久矣的维吾尔人、藏人、蒙古人必将提出独立主张。但制造中国分裂的罪魁祸首恰恰是中共自己。在中共极权统治下,红色恐怖可以维持中国的统一,但它如同一个巨大高压锅,不断积聚着风险,爆炸只是一个时间问题。这是中共70年统治的罪恶使然,并且中共执政期越长,分裂的可能性越大,甚至成为必然。

香港市民的勇敢抗争已经赢得国际社会的广泛支持,也鼓舞着台湾和正在遭受中共人权迫害的维吾尔人、藏人和蒙古人。国际社会对香港抗争的支持使当权者成为“统一之父”的愿望成了水中月、镜中花。屠杀只能使中共政权加速崩溃。

2019年10月份访问香港的克鲁兹写道:“纵观历史,各种肤色和信仰的人民,都在寻求逃离共产主义的魔爪。独裁暴君们对此是知道的,这就是为什么要修建柏林墙,不是拒民于外,而是锁民于内”。“布满涂鸦的混凝土高墙在东德被推倒了,不过,各种现代的柏林墙依然还在。暴君们还在全世界压迫数十亿人民,特别是在中国。中共继续侵蚀香港的自治权,摧毁那里的民主惯例。今天的香港就是新柏林。”德国总理默克尔说,柏林墙已经成为历史了,但它告诉我们一件事情:限制民众自由的围墙不管多高多宽,都会被推翻”。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