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的对外开放

作者:张杰

亚太经合组织APEC年度峰会本周举行,备受瞩目的成员国领袖峰会11月20日晚间登场。受新冠疫情影响,此次峰会以视讯方式进行,今年由马来西亚总理穆希丁主持。APEC年度峰会,内容将聚焦全球对抗疫情和经济复苏等,启动“APEC 后2020愿景”。APEC集合了包括美国、中国等环太平洋地区21个国家,成员国经济产值占到全球GDP的60%。

11月19日,习近平出席亚太经合组织工商领导人对话会视像会议并发表演讲。习近平表示,人类正处在一个特殊的历史时期,新冠肺炎疫情全球大流行,推动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加速演进。世界经济深度衰退,全球产业链、供应链遭受冲击,治理赤字、信任赤字、发展赤字、和平赤字仍在扩大。单边主义、保护主义、霸凌行径上升,经济全球化遭遇逆流,加剧了世界经济中的风险和不确定性。习近平重申,和平与发展的时代主题没有改变,合作应对挑战是国际社会唯一选择,这场疫情再次说明,人类命运休戚与共,各国利益紧密相连,世界是不可分割的命运共同体。

习近平的发言够得上“高大上”吧,俨然世界领袖的架势。不仅如此,习近平还拿出了大手笔。在此次APEC峰会举行的一周前,中国与其他14个亚太国家刚刚签署了世界上最大规模的自由贸易协议RCEP(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习近平在APEC上首度表态,中国希望加入CPTPP,即“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的前身就是“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TPP),由包含日本、加拿大、澳洲等十一国于2018年签属。2017年1月,川普总统上任后退出了TPP。

对于中国的积极态势,旅美财经学者秦鹏则认为,从过往的案例已经证实,中国官方的承诺完全不可信:“以中国加入WTO的承诺来说,截止到2019年,中国的29项承诺只兑现了11项,没兑现比率是63%。而且其中有些还是2018年之后,中美贸易战开打,迫于外部压力才兑现的。”华盛顿智库传统基金会学者沃尔特斯说:中国又一次演出什么叫做“说一套、做一套”。这就是北京典型的双言巧语,这再虚伪不过了。澳大利亚现在的遭遇就是最好的例子,中国才和其它国家签署了RCEP,澳大利亚也是成员国,但现在中国因为政治因素,扬言要拿经济手段威胁澳大利亚……。中国自己又一次言行不一、自相矛盾。

据澳大利亚的《悉尼先驱晨报》报道,11月18日,中国政府官员在澳大利亚首都堪培拉接受媒体采访时,分享了一份中国驻澳使馆的文件,文件罗列了澳大利亚政府引起中国不满的14项行为,如要求调查新冠病毒源头和打击中共红色渗透等。之后,这位接受采访的中国官员称:“中国很愤怒。如果你把中国当成敌人,中国就是敌人。”近来,中国政府通过限制进口商品的方式对澳大利亚进行了打压。

我认为,习近平的确希望通过加大经济开放和参与国际经济合作促进中国经济的发展,缓解中国经济下行和外资企业、民营企业撤资所带来失业人口激增困境是事实。但习近平对内加大对民主异议人士的政治迫害,对维吾尔族等少数民族的种族灭绝和取消香港一国两制以及恐吓台湾,宣扬武统也是事实。习近平时代的一个显著特征就是经济开放和政治极权并存。习近平能够实现经济开放和政治极权的兼容吗?下面,我谈谈自己的看法。

如果我们批评习近平不改革开放,那也是委屈了他。因为他改革开放的口号没少喊,并许诺开放的大门只会越开越大。但越来越多的人认为习近平是在否定改革开放?因为习近平定义的改革开放与邓小平的改革开放不同。邓小平的改革开放是发展经济,党政分开,政企分开,保留适当的公民自由空间,淡化意识形态。而习近平的改革开放则是在共产党的绝对领导下发展经济,做大做强国有企业,党政合一,政企合一,严控舆论,压缩公民自由,强化意识形态。我们可以说,习近平的改革开放是毛泽东的极权主义和邓小平实用主义的结合体,或者说,毛泽东的极权主义为体,邓小平的实用主义为用,习近平要融合毛和邓,这本身就是一个解决不了的矛盾。习近平想用毛泽东的极权主义将中共官员和老百姓管起来,用邓小平的实用主义让国家富起来,从而完成中国人站起来,富起来和强起来的民族复兴梦想。有学者指出:习的新思想要论证的是,中共带领人民已经找到了一条使中国富强起来的道路,这是一条不实行西方式的自由民主而能实现民族复兴之路,它始于毛而终于习,对世界也具有推广价值。习是集毛和邓于一体的矛盾混合体,这就造成了无法克服的内在冲突。换言之,习近平不是不要改革,但毛的“体”决定了改革限度,即改革只能在毛的底色的基础上进行,同时只能以他的行事方式推进,这不但使改革无法落地,也导致体用冲突,使其政策和路线以一种反改革的面貌出现。

我认为,在习近平的治国道路上,有一个巨大的坑,那就是毛泽东极权主义,又有一个巨大的山,那就是邓小平的改革开放。习近平要从毛泽东的坑里爬出来,又要攀上邓小平的山,这是习近平无法逾越的巨大障碍。他要么跌在毛泽东的坑里,要么从邓小平的山上跌下来,下场都是一样的。

1949年执政以来,毛泽东执政27年,期间发动了无数次政治运动,把一个好端端的中国搅得天翻地覆,把中国人折腾得九死一生,什么镇压反革命、土改、三反五反、四清、反右和文化大革命等。毛泽东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直斗到生命的最后一息。毛泽东所施行的极权主义反传统、反人性、反法治、反人权,它同列宁、斯大林左翼极权主义和希特勒纳粹右翼极权主义具有相同的本质,但它又具有鲜明的中国特点,从而成为世界上第三个经典现代极权主义模式。看看今天习近平的个人崇拜和党领导一切的做法与文革时代何等相似;以反腐的名义清除政治异己的做法与斯大林的党内清洗何等相似。但习近平忘记了一个重要的事实,现在是二十一世纪,一个全球化的时代,同时中国人已经经历了四十年改革开放,民智已开。中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所建立起来的一整套官僚体系,包括管理经济的体系、管理社会法律体系,用独裁的方式来运转,很困难。习近平要进行独裁统治,必须要对意识形态进行控制,对信息进行控制并统一思想,但是,面对不再封闭的中国社会,这也很难做到。极权主义是靠谎言和恐怖维持的。在开放的社会,谎言和恐怖难以生存。所以,习近平是注定爬不出毛泽东的坑。

接着,我们在说说邓小平的山。客观说,习近平与邓小平有很多相似的地方。对邓习二人来说,共产党这条船绝对不能翻,必须挽回民心,必须救党。尽管邓习二人的救党方法不一样,但目的一样。在对付挑战共产党的领导,镇压异见者方面,邓习二人不分伯仲。但邓小平和习近平又有巨大的不同,邓小平为了救党,实行了有限的政治改革,如党政分开、废除终身制、集体领导、反对个人崇拜等等。习近平却在过去几年中,将这些改革举措逐一废除,反其道而行之。在对西方关系上,邓和习都亲西方。两人不同之处在于邓掩盖中国极权主义的意识形态,习毫不掩饰其走近世界舞台中央、出口中国模式的全球野心。也就是说邓柔习刚。

可以说,今天整个西方世界与中国对峙,习近平的张扬、无知、莽动以及对普世价值的憎恶难辞其咎。邓小平四十年改革开放固然造就了权贵资本主义,贫富悬殊、司法不公、道德沦丧和环境污染,但大部分中国人富起来了是事实。说毛泽东时代人民站起来了是谎言,人民一直跪着。习近平应该走的正确之路的是翻越邓小平的山,走上宪政民主的道路。

现在,我们总结一下。中国签署RCEP和希望加入CPTPP的愿望是真实的,因为习近平急于解决中国严重的经济危机问题。习近平执政八年并没有关闭中国开放的大门,只是对内实施极权,对外实施开放。他希望将毛泽东和邓小平的政策统一起来,极权为体,开放为用。用极权维护中共的政权,开放发展中国的经济,并最终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战胜资本主义。习近平处于极权和开放的矛盾之中,极权和开放无法并存。极权排斥民主自由、法治和人权,而它们却是开放不可或缺的基础。这个矛盾导致了习近平既无法满足中国人民的愿望,也无法与世界和平相处。他不得不在国际上和中国国内扮演两面人的角色。但已经看清极权中国本来面目的西方文明世界还会继续登上中共这艘贼船吗?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